尊宝国际娱乐

庶女攻略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庶女攻略  作者:吱吱 书号:23268 更新时间:2013-8-21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到了三月十八那天。大老爷天没有亮就起来了,祭拜了祖先,又说了一些下场考试应该注意的事。然后和大太太、大*、五娘、十娘、十一娘还有丫鬟婆子浩浩一大群人送罗振兴到了门口。

  外面的车马早就备齐了,小厮打着灯笼扶着罗振兴上了车,直到看不见了,大太太还站在那里张望。

  “回去吧!”大老爷看着笑道“还有几天功夫呢!”

  大周科举,三场连考,要到二十一号罗振兴才考完。

  大太太点头,随大老爷回了屋,路上还在叨念着:“也不知道钱公子身边有没有人照顾。”

  “你就不要这么多心了!”大老爷道“这种事也讲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要不然,怎么有那么多鸿学才子曾经落第。”

  大太太听着也有道理,不再唠叨。只是吃完早饭后,就开始念经。大*也很是不安,跟着大太太一起念。

  屋的人都静气屏声,蹑手蹑脚。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四爷罗振声来了。

  大老爷听着脸就冷了三分,待罗振声进来,他手里的筷子就丢在了他的脸上:“…你总算知道来了。你大哥今下场。你知道不知道?”

  十六岁的罗振声正处于发育期,个子高高的,白皙消瘦,像站不直似的总含着,给人感觉有些畏首畏尾的。

  看见父亲发怒,他立刻吓得脸色苍白,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太太就朝着一旁的许妈妈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笑着起身劝道:“好了,好了。孩子没出过远门,晚来几天也是常事。今天是兴哥的好日子,你就别发脾气了,小心触了…”霉头两个字就咽了下去,改口道“不妥当。”

  大老爷就瞪了罗振声一眼,大太太忙吩咐一旁的吴孝全…罗振声是他去通州接回来的:“四爷赶路也累了,下去吃午饭吧!”

  罗振声忙给大老爷和大太太行礼,由吴孝全带着退了下去。

  那边五娘听到消息已派了丫鬟紫薇来:“四爷,您可来了!”

  罗振声却急急拉了紫薇的手:“紫薇姐姐,你快去跟五姐说一声,地锦病了。”

  紫薇一怔,又看着罗振声头大汗,应了一声,匆匆去了五娘那里。

  地锦比罗振声大两岁,从小就在他身边服侍,对他忠心耿耿,是三姨娘和五娘最信任的人,现在听说她病了。五娘也很急,忙趿鞋下炕:“四爷住哪里?”

  “住正院的东厢房!”紫薇迟疑道。

  五娘的动作就慢了下来。想了想,道:“你去看看地锦是哪里不舒服,我这里还有些百合固金丸、枳实寻滞丸、五苓丸…”

  紫薇应着去看地锦。

  地锦脸色苍白,人怏怏的:“都是我不好,耽搁了四爷的行程。我没什么事,你跟五小姐说一声,就是晕船。”

  紫薇见她只是精神不好,安慰了几句,回了五娘。

  五娘还是有些不放心,让紫薇带了些百合固金丸去。

  她们这样进进出出,十一娘那里也得了消息,派了琥珀去问候了一声,回来道:“地锦姐姐也晕船。”

  十一娘就让琥珀送了一包龙井去:“喝点清淡的茶,人感觉舒服些。”

  地锦谢了十一娘的好意,琥珀就坐在那里和她闲聊了半天,期间有小丫鬟送了面汤进来,地锦闻一口都觉得难受,又晕晕地要睡,琥珀见着就告辞了。回去告诉十一娘:“…家里出了事,五姨娘一开始常常哭。后来吴孝全家的常去开导五姨娘。地锦他们来的时候。五姨娘好多了,开始跟着慈安寺的师傅吃长斋了。”

  十一娘不由眼神一暗。

  五姨娘还不到三十岁呢!

  琥珀知道十一娘担心生母,可担心有什么用,除非是能嫁了…

  心念一转,自己到吓了一跳,遂逃也似地转移了话题:“小姐,四爷去大老爷那里回话了。也不知道大老爷会怎样处置四爷?”

  “事已至此,不过是训戒两句罢了。”十一娘打起精神来应付了几句,然后让人拿了针线来做。

  琥珀见状不再说什么,端了小杌子在十一娘身边坐下,帮着给五娘做出嫁的鞋袜…大*拿了单子来,让十一娘屋里的人照着单子做针线。

  大老爷果如十一娘所说,把罗振声大骂一顿后,气消了不少,又看着他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长叹一口气,让他退了下去。

  他就去看五娘。

  五娘少不得把他说一顿:“…你留了人在通州照顾地锦,自己带人赶来不就成了,偏偏要拖上这些日子。父亲只是丢了你一筷子,已是轻的了。”

  罗振声唯唯诺诺地笑。

  五娘看着摇头,只好笑道:“你哪天才能让人不心啊!”又问“三姨娘可好!”罗振声笑道:“你们走后没多久受了点风寒,我到杭州府请了大夫来给姨娘看病,还用了上好的人参、燕窝,姨娘的病很快就好了。”

  五娘听了不由瞪眼:“你怎么能到杭州府给姨娘请人看病,余杭就没有大夫了吗?还用上好的人参、燕窝,是从库里拿的,还是在外面买的?要是从库里拿,你来之前还上了没有?”

  罗振声听姐姐这么说不免有些失望。低声道:“你怎么和姨娘说一样的话…”

  五娘就轻轻拍了一下桌子:“那些人参燕窝从什么地方来的?”

  罗振声吓了一跳,忙道:“从库里拿的。不过,姨娘都给我补上了。”

  五娘这才松了口气。然后脸上飞起霞:“你好好的,别惹事。要是你姐夫这次高了,我让他带你去任上,做个师爷之类的…你也不用这样拘谨了。”

  罗振声听着愕然:“什么姐夫?四姐夫吗?他要请师爷也只会请三哥,怎么会轮到我?”

  紫薇在一旁掩嘴而笑:“是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前几天刚刚订了亲,姑爷是大爷在国子监的同窗,今天也参加会试。”

  罗振声听着精神一震:“真的,真的!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五娘笑着没有做声。

  姐弟俩正高兴着,有罗振声那边的小丫鬟进来道:“四爷,地锦姐姐刚才又吐了。”

  罗振声听着脸上立刻出惊慌的表情,匆匆和姐姐说了一句“等会再来看你”就随着那小丫鬟去了。

  五娘看着不由皱眉:“这个地锦,什么时候这样娇了!”

  正说着,紫薇进来道:“小姐,永平侯府的人又来请大太太了。”

  五娘不由微怔,喃喃地道:“难道是拖不得了…”

  ******

  大太太脚步匆匆地跟着嫣红去了元娘的住处。一进门,吓了一跳。

  屋子里鸦雀无声地立了人,三夫人、五夫人还有姨娘和那个新进门的乔姨娘都在,个个拿着帕子在擦眼角。

  大太太看着心里“咯噔”一下。

  正要开口问,太夫人身边的魏紫已神色肃然地了过来:“大太太,请您跟我来。”说着。转身就朝内室去。

  大太太只好跟了进去。

  就看见太夫人正坐在边的锦杌上垂泪,身边还立了个前背后有葵花花纹的圆领衫的内侍。

  看见大太太走了进来,那内侍的眼就有了同情之

  大太太已有几分明白,两腿一软,竟然迈不开步子。

  一旁的许妈妈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大太太。

  听到动静的太夫人站了起来,一面轻轻擦了擦眼角,一边轻声地道:“亲家太太,你这边坐吧!”声音里已有了哽咽。

  大太太只觉得自己浑身发虚,由许妈妈扶着,跌跌撞撞地到了元娘的前:“元娘,元娘…”

  元娘面如素稿。青灰,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连口的起伏都感觉不到。

  大太太不由握了女儿的手,刚喊了一声“元娘”元娘眼睑微动,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没有焦点的眸子,目光焕散,没有生气。

  “娘!”她轻轻地喊了一声。

  大太太眼泪已如雨般落下来:“是,是我。”

  元娘嘴角就扯了扯,想笑,却没有笑出来。

  “我死了以后,谆哥就交给我妹妹十一娘。”她锵铿地说出这句话,人就开始大口地气。

  这是女儿在待遗言…

  大太太忍不住哭起来,却还要大声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一时间,屋里屋外一片低低的泣声。

  元娘就吃力地喊了一声“绿萼”

  绿萼含着眼泪应了声“是”然后从元娘的枕头下面摸出一个雕红漆的匣子。

  “给贵人。”元娘声若蚊蚋“请贵人帮我交给皇后娘娘。”

  绿萼恭敬地递了过去。

  那内侍躬身应“是”屋里立刻安静下来,依然可以听到有人倒冷气的余音。内侍就恭敬地笑道:“夫人放心,奴家一定带到。”

  “是我给皇后娘娘的奏折,”元娘嘴角微翘“请皇后娘娘体恤我爱儿的慈母心肠。”

  “放心,放心。”太夫人啜泣起来“这件事,我为你做主。”

  元娘整个人就松懈下来:“娘,我想见见谆哥!”

  太夫人听了忙吩咐人去抱谆哥。

  不一会,娘就抱了谆哥来。

  谆哥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慌张,看见母亲,就要扑过去。

  娘不敢放手,谆哥挣扎着:“娘,娘…”

  元娘抬手,半空又落下。

  太夫人低泣:“让他去…”

  娘这才敢把谆哥放在地上。

  谆哥立刻朝母亲小跑过去。

  “娘,娘…”他熟练地爬上母亲的“您不睡觉了吗?”

  元娘笑:“我要睡觉。不过,我睡觉的时候。你要听你十一姨的话。”语气轻的像羽般。

  “十一姨是谁?”谆哥很是不解,歪着头望着母亲“我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我听娘的话不好吗?”

  大太太忍不住,大哭起来。

庶女攻略_第六十六章 凋零(下)

  大太太这么一哭,其他人想到元娘年纪轻轻,正是如中天的时候却这样就要没了,不免生起世事无常之感,跟着哭看起来。

  或者是母子连心,谆哥本能地感觉到了害怕,吓得哭了起来。

  娘忙上前安慰他,还有妇人上前给谆哥擦眼泪。

  谆哥打着那妇人的手,躺进了母亲的怀里。

  那妇人表情尴尬,喃喃地退到了墙角。

  娘就道:“谆哥,秦姨娘要给你擦脸呢!”

  大太太闻言猛地抬头来朝那妇人望去。

  就见那妇人三十来岁的年纪,中等身量,穿了件丁香素面妆花褙子,生的面如银盘,眼若杏子,白白净净,让人看了十分舒服。

  想到女儿的苍白憔悴,再看着这位生了庶长子姨娘的珠圆玉润,大太太更觉得伤心,哭得更大声了。

  谆哥吓得躲在母亲的怀里睃着自己的外祖母。

  元娘听着,眼泪就无声地划落在枕头上。

  “罗家大太太别哭了!”有个温和的声音劝大太太“四夫人一向刚强。这些年,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凶险的时候都了过来,相信这次四夫人也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

  大太太抬头,竟然是那位内伺。

  那内伺就朝着大太太微微笑了一下,又去劝太夫人:“您这样一哭,可把谆哥也吓坏了。不顾大人,也要顾着孩子才是。”

  说得大太太脸上一红,捂着嘴巴强忍止住了哭。

  太夫人听着也收了眼泪:“雷公公说的是。”

  外面的人听着,哭声也渐渐小了。

  那内伺就趁机告辞:“…时候也不早了,奴家还要回去给皇后娘娘回话。”

  太夫人亲自送雷公公,到了门口,雷公公就停了脚步步:“怎敢劳烦您!”执意不让太夫人再送。

  五夫人就自告奋勇地帮太夫人送客。

  “那可好。”雷公公笑道“咱家也很久没有见到丹县主了。”

  太夫人见状,和那雷公公寒暄了几句,由着五夫人代自己去送客。

  待雷公公走远了,一群人簇拥着太夫人回了屋。

  刚进门,就有小丫鬟禀道:“二夫人来了!”

  大家转过身去,就看见二夫人穿着一身漂衣裙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娘,四弟妹还好吧!”她眼睛红肿,像是哭过了似地“我刚才得了信…”

  太夫人擦了擦眼角:“本来不想惊动你…”二夫人听了忙道:“我知道娘担心我伤心,可我也担心着四弟妹,怕您伤心…您还好吧?”

  “好孩子。”太夫人就携了二夫人的手“我还好,我还好。”

  二夫人就扶着太夫人进了屋。

  大家往内室去,就看见谆哥伏在元娘的怀里,元娘瘦骨嶙峋的受吃力地搭在儿子头上,正喃喃地和谆哥说着什么。

  众人看着伤心。

  “四弟妹。”二夫人有些哽咽着上前和元娘打了声招呼。“二嫂来了!”元娘目光微转,却没有目标,就出了一副侧耳倾听的模样。

  二夫人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丫鬟们就端了锦杌过来。

  太夫人,大太太、二夫人、三夫人几个就围着元娘坐了,其他人则围立在一旁。

  元娘就轻声地吩咐谆哥:“去,跟贞姐玩…娘和祖母,外祖母说话。”

  谆哥见母亲和以前一样,乖顺跟着娘走了。

  元娘就很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太夫人吓了一跳,二夫人忙上前给元娘把脉。

  元娘突然睁开了眼睛:“我累了,想睡一会。”

  大家听她这么说,不好再问什么,三三两两地出了内室,只留大太太和太夫人在屋里守着。

  二夫人就有些担心地问姚黄:“太夫人今都吃了些什么?家里还有没有羊,给太夫人和大太太端一碗去,养养精神。”

  姚黄正要答话,就有小厮进来禀道:“侯爷回来了!”

  大夫人刚说了一声“快请进来”就看见徐令宜一身三品的大红官服急步走了进来。

  他表情凝重:“元娘怎么样了?”说着,已大步朝元娘边去。

  只看一眼,徐令宜脸色大变。

  他在战上不知道看过多上濒临死亡之人…

  默默地站在前,过了好一会,徐令宜才轻轻地问太夫人:“她有什么代?”

  他的话音一落,屋子里已是鸦雀无声。

  太夫人轻轻叹口气,道:“元娘想让自己的十一妹帮着她照顾谆哥。”

  徐令宜扭头望着屋子的人,神色肃穆,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大太太就看见乔姨娘身子颤了颤。

  她不由心里一阵痛快。

  那天晚上,大太太留宿在徐家。第二天天没有亮,徐家有管事来拍罗家的大门。

  “夫人已经去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当这句话实实在在的在大耳边响起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愕然。

  丈夫在考场还没回来,四叔罗振声又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再看大老爷,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呆呆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没有一个当家做主的人。

  大只好那管事的:“夫人是什么时候去的?走的可还安详?”

  管事忙道:“是早上寅时去的。侯爷、二爷。四爷还有大小姐都在旁边守着,走的安详。”

  大老爷听着,眼角有水光闪现。

  大叹一口气,喊了吴孝全陪那管事去吃早饭:“…家里的事我代就随您去。”

  管事应声随吴孝全家去了。

  大老爷就捂着脸哭了起来。

  大吓一跳。可毕竟是媳妇,有些话不好说,忙让人叫了六姨娘:“…大姑去了。你在家里好好照顾爹,我带四爷、三位小姐去吊丧。”

  六姨娘听着落了几滴泪,然后过去馋了大老爷:“您可要节哀顺变…大太太已经够伤心了,您要是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家可怎么办啊!”她一边劝着大老爷,一边和大爷回了屋。

  大回屋换了件月白色的褙子,吩咐杭妈妈快去报了三位小姐,然后又派人给二老爷和三老爷那边报丧。

  五娘听了就拉着来报信的杏林问:“大姐可有什么话留下来?”

  杏林那里知道,答非所问地道:“听说大姑死的时候侯爷和几位少爷小姐都在。”

  五娘不免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心。

  万一罗家没有人坐元娘的位置,那以后钱公子的仕途就少了个得力的人…

  而十娘听说元娘死了,当着去给她报信的丫鬟就冷冷得笑了一声:“她还走得快!”

  那丫鬟唯唯诺诺,不知道答什么好。

  十一娘听了却怔了半天。

  她想到了初见元娘时元娘那温柔的笑容,还有小院里元娘的自嘲的笑容…好像很熟悉,却又那样陌生…

  不知道为什么,十一娘泪盈于睫。

  她不知道是为自己悲伤,还是为元娘悲伤…或者,为她们悲伤

  待十一娘和五娘、十娘一块去了大那里时,杭妈妈的纸钱、花烛刚买来,大还在等二房和三房。看见她们来,忙问:“吃了早饭没有。”

  大家摇头。

  大忙吩咐厨房的做些馒头饼子:“…二婶和三婶一到我们就走,吃完就罢了,吃不完,你们带着马车上去吃。”

  十一娘见大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行事却有条不紊,心里十分的佩服。

  大家吃了一半,有小丫鬟跑进来:“二太太和三太太来了。”

  二房来的是二太太和三、七娘,三房只来的是三太太。大家见面,少不了唏嘘感叹,潸然泪下一番。

  二太太就催:“时辰不早了,大家还是快点过去吧!迟了让人说闲话,总是不好。”

  大家各自上了各自的马车,浩浩往荷花里去。

  路上,十一娘透过十娘开的帘子看到有两、三拨人始终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的马车后面。刚开始她还有点奇怪,片刻后才醒悟过来。

  原来大家都是往一个方向去…

  待马车过了太池,已是白茫茫一片。

  待进了永平侯府,只见大门起至内宅门,扇扇大开,孝棚、楼牌早已树立,管事小厮都穿起了白直裰,或站在一旁临时搭起的帐房处后者,或进进出出地忙着事。

  见了罗家的马车,立刻有管事了上来,叫了引客的媳妇子带她们去了内院。

  还没进院子,十一娘就听到了谆哥的哭声。

  “你们来了!”接她们的是憔悴的三夫人。

  大点了点头,向二房和三房介绍三夫人。

  大家行了礼,三夫人眼睛里已噙泪水:“快进去看看吧!

  大应了一声,和三夫人进了内室。

  元娘睡在一张罗汉上,带着一品夫人的九珠花钗,穿大红色翟衣,表情安详,神色温和,像睡着了一般。

  她头顶点了一盏灯油,脚尾围坐着四、五个面生的夫人,正低声啼哭。谆哥和贞姐儿,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都穿着孝衣站在元娘的身边。贞姐和那男孩都低头抹眼泪,只有谆哥,长着嘴嚎啕大哭。

  十一娘看着,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大等人看着也都哭了起来。

  一时间,屋里哭声一片。

  不知道谁就说了一句:“谆哥,你十一姨娘来了。

  谆哥一听,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还一边泣道:“我要我娘,我不要十一姨。”

  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十一娘。

  有人面面相觑,有人若有所思,有人惊愕不已…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十一娘很是震惊。但同时,她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想以此告诉大家自己的诧异。但心里却不嘀咕:谆哥怎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好在三夫人十分的机灵,见气氛不对,立刻叫了引客的媳妇子送她们到大太太那里去:“…现在在丽景轩休息。想必几位太太、和小姐都十分挂念。”

  大也的确是惦记着大太太。

  道了谢,大家跟着引客的媳妇去了丽景轩。

第六十七章 葬礼

  末的丽景轩,繁花似锦。

  大太太面如白纸地躺在临窗的大炕上,和风徐徐,有柳絮落在她的被褥上。

  “大嫂,您要节哀。”二太太坐在头安慰大太太“逝者已逝!”

  三太太也符合:“是啊,大嫂。你千万要保重!”

  大太太嘴角微翕,泪珠又滚落下来。

  一旁的许妈妈也含着眼泪:“大太太,您从昨天夜里一直哭到现在…可要仔细眼睛。”

  其他人也都纷纷安慰大太太。

  大太太的情绪终于好了些,挣扎着坐起来,和二太太、三太太客气道:“把你们都惊动了!”

  “大嫂这可是说了句见外的话。”二太太笑道“我们也是元娘的娘家人啊!”大太太听着提起元娘,眼神又是一暗。

  三太太正说两句话岔过去,有小丫鬟进来禀道:“四姑『』『』来了。”

  二太太就笑道:“我说怎么还没有来…让人去给她报了信的。”

  话音未落,四娘穿着一身月华『』的褙子走了进来。

  她未语先垂泪:“大姐怎么就这么去了呢?丢下了侯爷和谆哥,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说着,拿了帕子拭泪。

  三太太就笑道:“我们刚把大嫂劝好,这又要来劝你了。”

  四娘听了,就收了泪,和大家见礼。

  二太太就道:“既然人都来齐了,大家去给太夫人问个安吧?”

  大太太点头,道:“我精神不济,就不陪你们去了。”

  二太太和三太太又说了些让大太太宽心之类的话,然后叫了引客的媳『妇』子进来,去了太夫人处。

  太夫人听说是元娘娘家的人来了,亲自了出来。

  大家给太夫人行了礼,太夫人就睃了十一娘一眼。

  看见她眼睛、鼻头红红的,神『』间也略见郁『』,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进了屋,大家这才发现太夫人这边还有四位女客。

  十一娘认识其中的两位——忠勤伯府的甘夫人和威北侯府林夫人。

  那林夫人正和身边的一位四十来岁的美『妇』说话:“…听见云板敲了四下,知道这边出了事,立刻就差了人来问。这才知道侯爷夫人没了!”说着,拿出帕子擦了擦眼角。

  那美『妇』就叹了一口气:“只可怜了孩子少了照顾。”

  “谁说不是!”林夫人应合着,看见是罗府的人进来,就笑着收了音,端起茶来啜了一口。

  太夫人给她们引荐众人。

  那和林夫人说话的美『妇』竟然是陈阁老的夫人。

  陈阁老现在是大周的首辅,没想到,陈夫人这么年轻…她微微有些惊讶。

  另一位面生的『妇』人是姜柏的夫人。

  十一娘不由仔细打量她。

  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相貌很平常,可举止温柔,笑容亲切,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而三夫人知道那美『妇』是陈夫人后就有些不自然起来,陈夫人却落落大方地和三太太行了个礼。

  十一娘开始还以为这是胜利者的宽容,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发现,这位陈夫人却是事事处处都既不在人前,也不落人后,守着中庸之道的人。而姜夫人却有些不同,什么事情都把自己摆在最后。加之甘夫人一向不出风头,那林夫人就成了那个领头的人。十一娘就听着这位林夫人说话了。

  好在林夫人说话也不俗,又有二太太时不时的符合一下,也算得上气氛融融了。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功夫人,二夫人来了。

  她拿了钦天监司择好的日子来给太夫人过目:“…您看看。还可以不?”

  太夫人却没有接,道:“你做主就行了。”

  二夫人听着就将那帖子重新放到了衣袖里,道:“原没有想到客人这样多,只怕外花厅那边要用屏风隔出来摆水席。想借您库里的那三架黑漆云母石的屏风用一用。”

  太夫人就叫了魏紫来:“去把黑漆云母石的屏风给二夫人。”

  魏紫应“是”二夫人和众人客气了一番,然后带着魏紫去取那屏风。

  十一娘不由暗暗吃惊。

  没想到,元娘的丧礼是由二夫人主持的。她以为会是三夫人…

  念头闪过,她就听见林夫人叹了口气:“这样能干的一个,可惜…”

  可惜没能成为永平侯府的女主人?

  十一娘在心里暗忖着,就看见太夫人望了自己一眼。

  有陈夫人在,三太太到底是不自在,二太太虽然没有走的意思,可三太太站起来说要去看看大太太,二太太不好多坐,只好起身向太夫人告辞。

  太夫人那边正好又有几位尚书夫人来了,见留她们不住,就亲自送她们到了院门口。

  十一娘就和七娘附耳说了几句,七娘目光微转,和正与太夫人道别的二太太低声说了两句,二太太目光微闪,略略颌首,就笑着问太夫人:“不知道二夫人在哪里起坐,我想问问大姑『』『』停几天灵?哪天发丧?我们回去说与大伯听,也好让他放心。”

  太夫人看了十一娘一眼,笑道:“就在点堂旁的花厅,二太太可能不知道,但几位小姐是知道去处的。”

  二太太听了,和太夫人客气了几句,就去了点堂旁的花厅。

  一溜的媳『妇』子都站在檐下等着回事。

  看见二太太,忙去禀了二夫人。

  二夫人由丫鬟媳『妇』子簇拥着了过来:“亲家太太可是稀客,快到屋里奉茶。”

  大家见了礼,二太太就把来意说了。

  二夫人立刻道:“择了停灵五七三十五,三后开丧送讣闻。由护国寺的高僧念大悲忏,白云观的高道打醮。五月初六辰正发丧,未正下葬。”

  二太太就笑道:“我回去也好说与大老爷说。”

  两人寒暄了几句,二太太就向二夫人告辞:“…还要去看看大嫂,您这边也忙着!”

  二夫人客气了几句,然后送二太太到了夹道才回去。

  一路上,七娘不住地和十一娘低语:“大姐家里真漂亮。我上次来给大姐请安的时候,正下大雪,后花园没来成!”

  十一娘却想着自己的心思。

  刚才和七娘低语,她就感觉到太夫人在看自己,后来七娘向二太太进言,太夫人眼底就闪过一丝不愉。

  太夫人为什么不愉呢?

  是因为问了七娘葬礼的安排,太夫人认为罗家做为娘家人太失礼了呢?还是太夫人不喜欢自己这样绕着弯子行事的作派呢?

  她就想到二夫人、三夫人和五夫人…

  很显然,沉默的二夫人和活泼的五夫人都很讨太夫人的喜欢,而伶牙俐齿的三夫人太夫人却不大喜欢…是因为嫡庶之别呢?还是仅仅是个人喜好呢?

  还有二夫人,见礼的时候她盯着自己看了半天…加上之前谆哥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徐府的人都知道了元娘想自己成为徐令宜继室的事呢?

  这样一来,自己到徐府来却有尴尬…

  胡思『』想着,她们很快回了丽景轩。

  大太太正拥被而坐,由许妈妈服侍着吃粥。

  看见大家回来了,许妈妈忙解释道:“大太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才吃了这碗粥——太夫人特意嘱咐厨房用黄梁米小火慢慢熬得。大家也尝尝吧!”

  谁又好意思吃徐家特意为大太太开的小灶,纷纷婉拒了。

  二太太就把徐家对葬礼的安排告诉了大太太。

  大太太听着道:“既然是钦天监司择的日子,那就这样吧!”好像还有所不似的。

  请了钦天监择日子,和尚、道士做三十五天水陆道场…这样还不满意?或者,这只是个借口?

  十一娘不由暗暗思忖着。

  晚上,他们回到家中,大老爷忙出来问情况。

  大太太就按照二太太的话把什么时候发丧,什么时候下葬说了。又想起还在考场参加考试的罗振兴,她不由双手合十喃喃祈褥:“元娘,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你弟弟高中,还有你妹夫…”

  大老爷听着沉默了半晌,才黯然地道:“你也累了,早点歇了吧!这几还有得忙。”

  大家应声,各自散了。

  第早一起来,大太太怏怏的,感觉不太舒服,以为是这几天伤心气郁于心,吃了一粒柏子仁丸,略好了些了,也没有在意。过了晌午派了吴孝全去考场接罗振兴,两人到了酉初才回来。

  大太太拉着儿子上下打量:“…可瘦了不少。”

  罗振兴笑道:“我在里面吃的好睡得好,没有瘦。”又问来他的罗振声“你什么时候来的?”

  罗振声忙上前答话:“昨天刚来!”

  罗振兴这才发现大家都穿着白『』的衣裳,自己子头上还戴了两朵小白花。

  “这…”大太太泣起来:“你大姐,她,她…”

  罗振兴的表情从喜悦愕然:“怎么会这样…”眼角已有了泪光“我要去看看大姐!”

  他抬脚就要去荷花里。

  大太太心痛女儿,也心痛儿子。拦着罗振兴:“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明天一早再去也不迟!”

  罗振兴却不依,叫了小厮套车,回房去换了件素『』的衣裳。

  大太太只得让罗振声陪着罗振兴一起去。

  两兄弟很晚才回来,刚躺下,有人叩门。

  值夜的提着灯笼问是谁,没想到来人是钱明。

  罗振兴让人开了门,钱明就嗔怪他:“大姐去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我有同窗的父辈去给大姐吊丧,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今天太晚了。”罗振兴了钱明进来“准备明天通知你的。”又见钱明一身『』水,道:“今天你就睡这里吧?明天我们一起去徐府。”

  钱明应了,眼里不闪过喜悦之『』。

  罗振兴此刻不由怀疑,自己撮合了五娘和钱明,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Www.N6Xs.COm
上一章   庶女攻略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庶女攻略》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庶女攻略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庶女攻略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