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现代修真史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发动攻击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娱乐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发动攻击
  第一百七十五章发动攻击

  一行人终于走出拥挤不堪的人群,也摆了追逐的人,这才慢悠悠的向前方走去,每一个人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个气氛还真叫受不了,听说圣者要走了,想送圣者的人,想一睹圣者风采的人蜂拥而来,将大家围在一起,如果不是龙卫暗中用气劲将想挤过来的人阻止,不被挤死就会被踩死。

  在像蜗牛般走出汇间城以后,人群还是在后面跟着不想放弃,但马跑的毕竟比人快,逐渐将人群丢在后面,见不到影子,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好奇宝宝瓯花蕾一轻松的兴奋道:“师傅,我们终于摆他们了,哇,真受不了,那有对人这么热情的,我还第一次见。”

  合夜猛点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大家这么热情,王公子真威风,比禾折陛下都威风,就是大家对王公子太热情了,走一步路也难,这点不好。”

  瓯花蕾不兴道:“不要提禾折卢那个讨厌鬼,他儿禾莲也不是好东西,我看见就不顺眼,他们禾折王室一个个都是讨厌的人。”

  合夜不敢得罪瓯花蕾,但在内心却不以为然,禾莲得罪了你,禾折卢却没有,不能一子打翻所有的人,口里却附和道:“是是是,他们都是讨厌的人。”

  虎巨空瞪了一眼合夜道:“他的,别那么没出息,有话就说出来,像个男子汉一样膛,我一看你小子那没出息的样子就气。”

  合夜哭笑不得道:“虎爷,我现在没有得罪你吧?”

  虎巨空不以为然道:“你刚才得罪了。”意思是说,只有你像个男子汉就没得罪我。

  合夜不敢大声说出来,小声嘀咕道:“这是什么鬼道理,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呸,他的,我以后要有出息,要像个男子汉一样。”不由得的膛,自己觉还真不错。

  和瓯花蕾双马并行的樱樱姑见状笑道:“合夜,是不是觉不错?”她在这段时间和瓯花蕾,合夜混的很,年轻人嘛,大家容易谈的来。

  合夜没想到一个小动作就会被人发现,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

  瓯花蕾横了一眼合夜,不以为然道:“他?我看算了吧。”

  而在他们几个后面,和王冰并行的还有呐洛,他是王冰这一行人中新增加的一个,本来王冰劝说他到中门或者王城去看看,但他要求和王冰同行,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变的怎么样,因此王冰一行人中多了一个他,王冰知道他心里好奇,想知道王冰这么大张旗鼓的想做什么,因此也不再反对,让他跟着一起走。

  呐洛在马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深有触道:“很多年没有出来了,外面变的真让我陌生啊,难得出来这么走一回,这对我们修真者来说是异数,那个修真者会对这些微妙的变化放在心里上,哈哈,我是不是也入俗了。”

  王冰笑道:“前辈,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现在可是这个星球上的圣者,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了解情况也好,不需那么多的慨,你说是不是?”

  呐洛哈哈一笑,接着道:“说实话,我这一趟出来,主要是看你要做什么事,这段时间以来,这个星球上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让这里的人又害怕又好奇,他们的心情以翻江倒海来形容也不为过,这都是你一手掀起的,不过,这也不是坏事,似乎给他们带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刺,用气蓬来概括最恰当,我就不明白了,按理说,这些世俗界的事情,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屑一顾的,哎,还怪了,偏偏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你不但手世俗界中的事情,而且还暗中策划,这就让我想不通了。”

  王冰哈哈笑道:“那你就看着吧,不过,也难说我想独霸世界想做大王,到时候,前辈,你就四海有功之臣,你想要个什么职位,我都给你。”和呐洛谈起来到很轻松,忍不住开了一句玩笑话。

  呐洛看着忍不住道:“你?你想独霸世界?我看还是算了吧,圣者你也不干,毫不犹豫的推给了我,你会是独霸世界的人?”

  王冰颇有深意的笑道:“那就很难说了。”心里暗道,事实上我现在做的事情和独霸世界也差不多,只不过是方式不一样罢了。

  呐洛不以为然的笑道:“我还真是好奇你怎么独霸世界,就让我当一个见证人吧,你在修真界有九天血魔神的美名,你就不怕独霸世界的时候被干涉,哈哈…”王冰笑道:“怕啊,怎么能不怕,我只好小心一点了。”内心中却对这句话深有触,不要说黑魔门和飞鹰山庄挡住在前面,更怕的是另一界的人干涉,那才是实力最强的人,他们一旦出面,真不敢想象后果会是怎么样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想那么多也没有用。

  呐洛盯着王冰,说道:“能够大战黑魔门,飞鹰山庄,龙剑城的九天血魔神应该没有什么怕的吧,攀江小子,你说是不是?”说着望向后面紧跟着的攀江,攀江也是新加入的伙伴,以中门的联络人份加入。

  攀江连忙点头道:“那当然,王公子还怕谁?我对王公子有信心,听我师祖说,飞鹰山庄在修真界的势力很大,没有一个门派轻易敢得罪,黑魔门很久以前比飞鹰山庄还要厉害,龙剑城在修真界有独一无二的威望,这几个门派在修真界最了不起,那些在修真界很有威望的人也不敢得罪他们,除非是四大魔君和五邪神,或者是传说中的逍遥二仙,但是这些人都很久不见了,除了他们再也没人有敢出面,可是王公子就敢,而且,王公子将克制黑魔功的功法无私的公开传授给修真界的人,单这一点就让大家很佩服,我师祖还说,当今修真界,以王公子的威望最,无人能比,王公子的来历,世,师门都是大家心中的一个,对于王公子的各种猜测众说纷纭,争论很大,但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攀江以极为佩服大语气将他师祖菩拉的话告诉了呐洛。

  呐洛听说过黑魔功的霸道,对王冰的这一手也很佩服,奇怪的道:“王公子的份,师门是一个?大家都不知道?不会吧,修真界就没有知道?”

  攀江望着我道:“我师祖是这么说,不过,也没听说有人知道,王公子在修真界出现的时间极短,一亮相就扬名修真界,之后突然间消失,如果不是来到这个星球,大家还不知道呢。”

  呐洛赞叹道:“看来我这一趟出来的好,像这么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还是托王公子的福,才让我有这个机会,不过想起永远不能离开这个星球,心里就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哈哈…”好奇宝宝瓯花蕾听到几个人的谈话,忍不住回头道:“师傅,他们说的可都是真的?”

  王冰笑道:“嘴长在别人的脑袋上,我也没办法,你就不要听这些无聊的话了。”

  瓯花蕾翘着嘴道:“师傅,你就是这样,什么事情我这个当弟子的最后一个知道,太气人了,师傅,可不可以给我说说你和什么飞鹰山庄,黑魔门,龙剑城打架的事,那一定很刺很威风凛凛的。”

  王冰笑道:“那些事情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打架吗,还不都一样。”

  瓯花蕾不兴道:“不说就算了,我问别人去,反正有很多人都知道,攀江就是一个,我问问他不就知道了。”说着望向攀江道:“攀大哥,那你告诉我师傅的事情好不好?”

  攀江一笑道:“当然可以,只是我知道的不多,也是从师祖他们口听到了一些,不是很完整…”

  瓯花蕾喜道:“管那么多干什么,知道一些就给我说一些。”

  攀江被瓯花蕾拉到前面一排,合夜,樱樱几个围着攀江,想从他的口中知道王冰的事情,连兵元龙等人也第一次听到九天血魔神几个字,也从攀江和呐洛的谈话中知道王冰在修真界有至无上的威望,这时候也忍不住拉长耳朵想听攀江说些王冰的事情。

  攀江道:“当年在凼腊星球天突峰下,王公子大战飞鹰山庄凼鹰分院十大护法的时候,突然间,紫炎派喊叫王公子为师祖,还跪在地上行礼,接着也有其它门派称呼王公子为他们的长老院掌令,还有什么龙凤阁好像也与王公子关系非浅,总之,王公子在修真界看是有很多令人羡慕的份,大家都不知道这些门派为什么称王公子为师祖掌令的,问那些门派,他们也不说,知道现在也和王公子的师门来历一样是一个。”

  众人听的羡慕不已,这也太神奇了,他们虽然早就想到王冰不是简单的人物,但没想到在修真界有如此的威望,那个羡慕就不用说了,看他们望王冰上一个劲的瞅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王冰内心暗道,人的嘴真是厉害,将我形容的太过夸张,事实上其中所经历的种种危险他们又了解多少,经攀江这么一说,我想起还没有将紫炎等派的信物还他们,自己也一直没有空,应该在这里的事情有了进展以后走一躺紫炎等派,对了,还要寻找四大魔君中的三人,以及五大邪神,冰星总部也等着我回去,地上父母虽然没有说,一样在等着我回去,哎,还真是忙,什么时候有时间静下来

  瓯花蕾和其他人一样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自己的师傅这么厉害,还不是普通的厉害,她这个弟子那岂不是也跟着沾光了?突然间大喊道:“哇,厉害,师傅是他们的师祖,那我呢,我岂不是成了他们的长辈?嘻嘻,这下好玩了,以后在外面谁有我的威风,那个敢得罪我,我只要一报出师傅九天血魔神的大名,乖乖,那不是没有一个人敢动我?师傅,你真是太好了。”

  王冰笑道:“只怕不是师傅好,是师傅的名气对你太好了吧?不过,你也兴的太早了,师傅本就没打算在修真界行走,修真界的人你很少碰到,一般的人谁又知道师傅是老几,还有,不要听他们说的那么好听,师傅有很多的仇人,一旦听说你是我的弟子,为了对付我,他们会将你抓到手来威胁我,那时候你还能兴的起来吗?”

  王冰说的也是实话,飞鹰山庄一旦知道她是自己的弟子,一定想方设法将她抓到手,这一点王冰敢肯定,所以,王冰现在才出言警告吓唬她,希望让她打消以利用的自己份的意图。

  可惜,瓯花蕾以为王冰故意不让她利用关系在外面招摇,本没有将王冰的话放在心上,笑道:“我才不干,有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玩,谁叫你是我师傅,又这么厉害呢,攀江,还有什么事情你快说?”

  不但瓯花蕾这么想,其他人也这么想,以为王冰无所不能,是故意跟瓯花蕾在开玩笑,师徒间开玩笑是正常的事情,本就没有想到王冰说的是真话。

  攀江看了一眼桑珂倩和龙凤卫,接着道:“还听说王公子与龙剑城的白云仙子及龙剑城的大小姐打了一场,最后龙剑城好像没赢,还有,有几十位修真界的青年俊杰对王公子很佩服,发誓要永远跟着王公子…”

  他没有说出桑珂倩的名字,也没有说出龙凤三十六子,说的含含糊糊,不过,即使这样也让众人的听的津津有味。

  但是众人也不是傻子,望了一眼冷冰冰的龙凤卫,不敢在表面上说出来,至于桑珂倩除了攀江,其他人将她与龙剑城联系起来。

  瓯花蕾迫不及待的催促攀江道:“还有什么事情快说,我都想知道…”

  就在一行人以正常的速度向着达龙帝国前进,一边轻松的谈着自己喜的事情时,汇间城内,龙火军团的军团长亥妄派出自己的步兵团围住了刚刚成立的商业联盟大楼,派出兵团重兵团等主要的兵力迅速向王冰这个方向追来。

  这是禾折卢在知道呐洛无法完成自己的任务以后想出来的办法,但是,他在这三个月中一直在考虑中,衡量着得失,犹豫不决,拿不定是不是向王冰发动攻击,如果将王冰一举成擒,圣者的事情就会成为过去,大家心目中的神不会这么不经打击,一定是假冒的,他可以慌称圣物也是假的。

  同时,将刚刚成立的商业联盟摧毁瓦解,他不能让这些民抬起头来在贵族的上,贵族是贵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这些民算什么东西,怎么能让他们爬到贵族的上,他相信,只要将王冰擒住,圣者的事情不攻自破,他不会承担责任,那个时候他也不怕,谁能说像神一样的圣者会这么不经打,一定是假的。

  商业联盟的事情他更放心,因为圣者的关系,商业联盟的事情各国贵族一直在观望中,但是,在背地里却否认这种做法,没有一个国家或者贵族承认,圣者消失之后少了威胁,他们怕谁?禾折卢也是分析到这种情况后公然发动,他相信,随着圣者的消失,商业联盟的瓦解,其它各国不但不谴责自己,反而会依照自己的方式迫不及待的向商业联盟发动。

  但关键的前提是,王冰这个圣者是不是真的?就说是真的,能不能顺利的将抓住或者击毙,如果能击毙王冰,一切事情顺理成章的如禾折卢的意,如果不能击毙,禾折卢就会墙倒众人推,今后他会步上西林崴的后路,不但成为各国攻击的对象,也是成为本国的攻击对象。

  但禾折卢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也相信呐洛警告他的话是真的,不过他另有想法,再厉害也双手难敌四拳,以一个军团的实力,牺牲一些人也能将王冰拿下,哪怕是牺牲所有的龙火军团的人他也在所不惜,只要能让王冰倒下,他也相信以一个军团的实力,王冰再厉害也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龙火军团步团的团长是一个年龄在四十左右,材魁梧,脸上冷酷的汉子,叫舟山,有着不可忽视的个人实力,而且是一个难得的军事人才,在让步兵包围了商业联盟的三层楼后,让士兵撞开了前面的大门,然后带着二十个近卫兵大步踏了进去。

  楼下花百羊已经带着商业联盟内其他只要负责人站在那里,看到踏着大步走进来的,怒道:“舟山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没有通知我们之前肆无忌惮的闯进来,虽然你们是有名的龙火军团的人,但也不能这样目无法纪,肆意而为,如果你今天不说出一个道理来,天下所有的商业联盟会向陛下质问,圣者也会出面询问这件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商业联盟的成立是圣者发动起来的,你这是想与天下人为敌。”

  花百羊一口就将几个大帽子盖在舟山上,他经过王冰的提醒,对这些政治上的事情再也不敢掉以轻心,这番话是他这段时间深思虑想出来的,现在也用上了。

  舟山也被花百羊的发帽子不气来,圣者是他心目中的神,这一点他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现在他虽然不解亥妄团长为什么这么做,但命令下来他只好服从。

  舟山在内心不管怎么想,现在他是一名军人,需要扮演军人的本,望了一眼花百羊等人道:“在我个人而言,我不想与各位为难,但是我一个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上面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否则就抗令,对不起了各位,希望你们能理解,现在你们必须受缚等待上面的处理,如果反抗,我将会采取武力,那是我最不想的,希望各位还是配合我比较好。”

  花百羊毕竟是一个生意人,被舟山用军令一扣,以前想好的说词又用不上了,半晌后道:“你们有什么理由来抓我们,任何事情都要讲道理,我们是违反了成猛国的那一条法令?”

  舟山摇头道:“这不是我要管理的范围了,要讲理,你们去找相关的人去讲,我的职责是将你们拿下,是什么道理我也不知道。”

  花百羊一怔之后不服气道:“天下的事情抬不过一个理字,你们怎么说也不能不讲理吧,这让天下人知道了多寒心。”

  舟山耐着子道:“那已经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事情,到时候自然有人会出面,那不是我的职责,花先生,我是尊重你的为人才跟你讲了这么多,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职责。”

  花百羊没词了,他后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道:“商业联盟是在圣者的支持下创建起来的,难道你不怕圣者,还是不将圣者放在眼里。”

  舟山脸上一凝,圣者是他最尊重的神,可是现在,他要服从军令,一咬牙道:“你们不用说了,现在我只有服从军令,即使圣者当面我也一样,既然你们不配合,我只好自己动手了,来人,给我拿下。”

  “是,”舟山后的近卫一挥手,近百士兵立即将花百羊等人围住,在花百羊等人的反抗中被带出商业联盟,然后三层商业联盟在大火中化为乌有,惊骇的汇间城百姓疑惑不解,这是圣者支持下建立的商业联盟,怎么会在圣者离开之后就被官兵烧掉,还将花百羊等人捉拿了,一时间众说纷纭,接着又得到消息,说圣者是假的,本就是在骗人,这让汇间城的百姓难以置信,很多来汇间城一睹圣者风采的人还没有离开,对于这个消息到极为吃惊,怎么说假的就假的,本来要离开的他们又住了下来,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汇间城五十里外,王冰等人在一个较为平坦的地方休息着,瓯花蕾和樱樱姑带着两小在树林中玩着,笑声不时的传到王冰这边。

  王冰和呐洛,兵元龙几个在一起聊着,虎巨空发着牢道:“小公子,你怎么突然间要在这里休息,真想不通,我们刚刚出来,又不累,有必要休息吗?”

  王冰望了一眼周围环境道:“你们看,这里两面环山,地势比较峻险,只有中间的大路可以走,但是,如果在这里埋伏一支兵,然后将敌人在两面堵住,你们说,结局会怎么样?”

  虎巨空不解道:“小公子,你…你怎么说到这上面去了,对我们有什么关系吗?不过,这个地方如果埋伏下兵的话,对方需要以几倍的兵力才能突破出去,但是,损失会很大,可是,出去也是溃不成军,还有被对方吃掉的危险。”这人虽然枝大叶的,但这几句话还说的很在行。

  呐洛似乎若有所思的望着王冰没有说话,他对王冰了解的不多,但知道王冰不会无的放矢,这么说必然有一定的道理。

  在众人中桑珂倩对王冰最了解,已经猜测到王冰想着什么,不由道:“冰,他们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吧,再说,我们才刚刚离开,这里距离汇间城不到五十里,他们不怕别人知道吗?”

  王冰笑道:“他们如果能将我在这里拿下当然不会怕别人知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花百羊已经被他们拿下了。”

  这时候众人已经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了,王冰说的已经够清楚的,还不明白,那就是笨到家了,而王冰既然这么说,这里将会是他们埋伏攻击的好地方,也明白王冰早就知道对方会这么做。

  虎巨空摇头道:“小公子,你既然知道对方会这么做,为什么不做准备,让他们将花百羊等人拿下?这么一来,其他国家也会学着将他们国内的负责人拿下,他的,这不是故意跟小公子过不去吗?”

  度飞略一思忖,之后道:“我想小公子也不是没有准备,既然知道对方要这么做,肯定有了对策,不知道小公子接下来怎么做?”

  虎巨空毫不犹豫道:“他的,还能怎么做,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两个,那个想找小公子的麻烦,想要过了我老虎这一关。”

  呐洛有些迟疑道:“他真有这么大的胆子?会冒着天下人的指责做出这种事情?王公子,你会不会是错了,我想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兵元龙笑道:“前辈,我相信小公子不会错,小公子料事如神,应该会是这样,禾折卢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你应该比我们清楚,你想他会不会这么做?”

  呐洛皱着眉头道:“不错,我对这个狂妄的家伙多少有些了解,知道他雄心,将眼光望在成猛国以外的地方,他多次找我希望能帮助他,但我看出他的心意,拒绝了他,不过,这次我离开之前特意警告过他,他难道还不死心?”

  王冰笑道:“是不是死心我们先不说他,反正等一下事实会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假设他这么做了,你们有什么计策?”王冰想听听他们的意见,这也是对他们的一次锻炼,不用王冰特意给他们找地方锻炼,对方会直接找上门来。

  虎巨空大吼道:“他的,没什么跟他们好讲的,一个字,杀,杀的他的叫苦连天,让禾折卢那小子吃些苦头才过瘾。”他最干脆,懒得动脑筋,以最直接的也是最有效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思。

  呐洛毕竟对成猛国有些情,摇头道:“以王公子的能力,瞬间可以让成猛国消失,但我想,现在还不用这么做吧,只给他们一个警告就可以了,极端的手段不适合,那很不好。”

  虎巨空不同意,瞪着眼睛道:“警告?你不警告了他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没起到什么他的效果,以我看,不给这小自子一点教训,他会记不住的,以后会制造出更大的麻烦。”

  度飞道:“你们两人说的都在理,我们既要给他们一个难忘的警告,也不能对那些无辜的士兵伤害太大,毕竟他们也是听令行事。”

  虎巨空反对道:“他的,搞这么麻烦做什么,他手里有实力,不达到目的他不会死心的,要断绝了这小子的野心。”

  兵元龙笑道:“老虎的这句话有道理,只要手中有实力,他是不会放弃自己的野心的,我看,不如让王公子将这些人收归己用,让他的希望落空,这样一来他不得不暂时放下野心。”

  王冰笑道:“既然你们这么说,那好办,这件事情就给前半辈来处理,你是他们的守护神,在汇间城多年,相信你有办法让他们放下手中的兵器,归属我们。”

  呐洛一愣道:“你真的想采取这个办法,就不能换个方式?”

  王冰摇头道:“你想,禾折卢这次不成,必定有下次,死的人是谁?都是那些可怜的士兵,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在不牺牲士兵的情况下解除了禾折卢的一部分兵力,这样一来不是让他可以安心的着,暂时打消发动战争的念头。”

  呐洛迟疑道:“但是,这样一来他的兵力就减少,会不会让其它国家趁机吃掉?”

  王冰笑道:“这个可能不是说没有,但可能很小,成猛国只不过是一个小国,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经济实力,还是土地都不好,得到成猛国没有多大的好处,要能吃掉成猛国只有主要的几个强国,可是,海凌等几个强过也相互制约着,他们也不敢吃掉成猛国,那会使他们背腹受敌,再说,成猛国失去了龙火军团,还有其它兵力,并不是等于中空,所以,你担心有些多余,不过,经过这次之后,他受到的打击不会被地越国的西林崴小,焦头烂额是少不了的,也算是对他一个教训吧。”

  呐洛惊讶的望着王冰,摇头道:“王公子,你太厉害了,将一切都计划在内,禾折卢这小子自以为是,以为凭着他的雄心壮志就可以实现一切,他原本想利用你达到目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被你利用了,而且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不知道以后他知道之后会怎么想,也许会为自己的幼稚到可笑,那好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王冰笑道:“你也不要气妥,也说不准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我希望你能将他们说服送到王城,这支军队以后就属于王城,不再是禾折卢,当然,我也知道你有办法,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面对改革的大,他禾折卢起到阻碍作用,那么他将要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而且,放着这个呐洛不用也是一种损失。

  呐洛叹道:“这么说来王公子将我计算在内了,我也是你棋盘上一个枚棋子,好吧,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禾折卢惹上你是他的失误,我已经劝说过他了,但他还是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活该如此。”

  王冰笑道:“暂时先不要你出面,最后关头才你出面的时候,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呐洛微愣道:“那你还想做什么?”

  王冰望了兵元龙等人一眼道:“直接让你出面,他们内心必然不服气,毕竟他们有实力却无法发挥,我给他们一个发挥的机会,然后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去王城。”

  呐洛苦笑着,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只好按照我说的去做了。

  兵元龙喜道:“小公子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这段时间一直憋着一口气,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放松一下,我们一定不会放过。”

  虎巨空摩拳擦掌道:“他的,太好了,还是小公子理解老虎我的心,我要杀的他们哭爹喊,做梦也在喊叫救命,哈哈…”呐洛皱着眉头有些担心的望着王冰,迟疑道:“王公子,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好?你应该劝说他们点到为止就好,不必大开杀戒。”

  王冰笑道:“前辈放心,他们只不过是在嘴上发狠罢了,不会真的这么做。”接着对兵元龙等人道:“你们记住,不要大开杀戒,教训一顿就好,这些人是我们未来的力量,即使不是,你们也不能这么做,我希望你们能够利用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自己,也不要掉以轻心,对方毕竟不是一般的兵团,是成猛国实力最强大的兵团,有着一定的实力,你们最好不要以为上百人和几万人拼就能赢,那是不智的,不被对方吃掉,也会被累死,我想,你们还没有狂妄到以为自己不到一百人的力量敢和几万人相抗的程度,将主要的军官能降服最好,然后给前辈处理就好。”

  兵元龙点头到:“我明白小公子的意思,我们会按照你说的去做,尽量不和对方的士兵纠到一起。”

  虎巨空一瞪大眼睛道:“那不是很没意思,不过,能和那些军官打一场也好,总比没有的好,希望他们能经得上我老虎的两大刀。”

  王冰道:“兵元龙,我们会作壁上观,所有的事情由你来主持,度飞负责配合你,对方快要到了,你们现在开始准备吧。”

  “是!”兵元龙欣喜的应了一声,然后带着度飞和虎巨空,带着天龙佣兵团的人到前面的大道上布下了两个冰火大阵等着龙火军团到来,这是度飞的注意,他从王冰的话中估计到,禾折卢早就在前面布下了兵力等着,然后等龙火军团的军团长亥妄亲自来两面夹击,所以,在两边布下了冰火大阵等对方,以免自己人无法两面兼顾。

  呐洛望着冰火大阵惊讶道:“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没看出其中的关键之处?王公子,应该出此你的手笔吧。”他原来担心王冰会安排龙凤三十六卫中的十八人出手,他看这些龙凤有很手,龙火军团虽然是成猛国最好的兵团,但在这些人手中算不上什么,见王冰没有让这些出手,而是将任务给了兵元龙等人,内心放心下了心,兵元龙等人在普通人中算是一等一的好手,但和龙凤相比之下,还差的远,不会对龙火军团造成直接的损失,甚至于有些不以为然,上百个普通人与实力雄厚的龙火军团对抗,有些自不量力,但接着看到兵元龙等人布下的阵法,在吃惊中忍不住出声问王冰。

  王冰笑道:“不错,那是我教给他们的,你看怎么样,能不能自保?”

  呐洛赞叹道:“现在我还不知道,也无法估计,关键要看你的这些人发挥的如何,不过,如果发挥的好,这个阵法自保是没有问题的,我不得不惊讶于你的明,这种阵法都能想出来,真明。”

  王冰笑道:“前辈这么说,我就有信心了,他们能不能发挥作用,等一下就知道了,我也是希望他们通过这个机会实际锻炼一次。”说着召回了在山林中的瓯花蕾几个人。

  瓯花蕾有些不兴道:“师傅,我们玩的正开心,你怎么叫我们回来?”接着看到兵元龙等人布下阵法在大路上,她虽然不认识阵法,只是觉得兵元龙等人那么有规则的一站,气势不一样,聪明的她立刻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喜道:“师傅,要发生什么事情?兵叔叔他们要干什么,是不是要打架?”

  王冰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现在看着就是。”

  瓯花蕾翘着嘴刚要说话,突然间前面的道路上响起来急剧的马蹄声,震耳聋般传了过来,瓯花蕾和樱樱惊骇的望着前方,还没等他们发问,后的大道上同时发出震耳聋的喊声,两人惊骇的脸都发白了,急忙靠在边,王冰对他们笑了笑,然后望想前方。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娱乐,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尊宝国际娱乐,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娱乐”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