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现代修真史 第二十八章 刁蛮项莹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娱乐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二十八章 刁蛮项莹
  第二十八章刁蛮项莹

  广州是广东省省辖市,广东省省会。又名羊城、花城,简称穗。位于广东省中部,地处珠江三角洲北缘,濒临南海,毗邻香港和澳门。广州被国家列为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之一、全国科技改革、金融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综合试点城市。国家还批准广州市兴办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广州保税区,兴办了出口加工区,进行全面的改革开放试验。

  广州地处广东省中南部,是华南地区区域中心城市、通通信枢纽和贸易通商口岸,素有祖国的‘南大门’之称,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

  广州山清水秀,风光旎,名胜古迹众多,属亚热带季风气候,是游人和投资者的天堂,冒险者的梦想之地。有了人就更有发展,各种各样的发展让广州这个全国最大的滨海城市更加繁荣昌盛。

  我本来跟在炎龙九队边察看着他们的学习进度,后来看到他们在教官指导下兴致的学习掌握光武器的能和作方法,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起来。寻思这样老看着他们也太无聊了,自己找些什么乐趣好呢,可是林中除了树就是草,也没什么可做。一边在看着他们认真听教官的讲解一边沉思默想,到发现自己无意识的走出林中离开炎龙九队训练的地方时,已经走出很远了,我无意中走的太快,本想返回去,后来一想,算了,反正在教官的指导下,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事,我自己先到广州市内玩玩好了,想到这里再不理他们向前走去。

  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谢去幻化的形象,还原成原来的我,到全舒服、畅快,心道:“还是真实的我比较自然轻松,难得有这么空闲的一天,不去玩玩那不是白白费一天的时间,实在是对不起我自己,离开兰州后,我从没有这么轻松过,不是忙着训练炎龙九队就是在和几位董事长谈集团公司的事,真是烦死了。”

  快到广州市区时,心情愉快起来,心里一兴口里就了得呵呵直笑,引的路上行人看到我这么开心,也在不禁莞尔一笑。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像刚出笼的快乐小鸟,缰之马,但从我的行径可以看出明显的开心愉快,看出是一个令人头痛的调皮鬼,肯定是因为是调披捣蛋被父母亲关了几天才偷偷跑出来,所以才这么快乐愉快的发心中的闷气。

  不多时来到广州市区内,走在繁花似锦的大街小巷里,我东瞧瞧西望望,对什么都到好奇,对什么都充兴趣。最令我兴趣的是那些烧烤一类的食物,闻到一香味我的口水都出来了,路过烧烤一类的店,从玻璃窗口里望着里面各种各样的烧烤食品,更可气的是他们摆放一些在那里引顾客,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舌头在嘴辰上添了添。

  此时我走过一家烧烤店,在玻璃窗外往里望去,一只只摆放在盘子里皮微黄的烤成品,还正冒着热气呢,又又大,香味俱全,看样子刚刚出炉的,我两眼发光食指大动,恨不得大吃一顿。

  正在此时有人在我耳边说道:“小朋友,要不要来一些,本店的烧烤很出名的,吃了包你意。”

  我头也没抬顺口说道:“好啊。”

  “那你要多少,一斤够不够,打包带回还是这里吃?”刚才的哪个声音又问道。

  我顺着对方的口气说道:“一斤?一斤怎么够,最好是十斤八斤那才过瘾。”我忘记在那里,心理想着天天有的吃就好了,而且要吃很多,不料这时候无意中说了出来。

  “十斤?”刚才那个说的人惊呼道:“你能吃十斤,有没有搞错,”接着又道:“小朋友,照说我们做生意的,尽量足客人的要求,生意越多越好。可是,我黑三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从不欺负客人,这样吧,你先来一斤,不够再要怎么样?”

  “好啊…喂,等等…”我抬起头问疑惑的问道:“你是谁,你刚才说什么?”

  对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材发福的胖子,上披着白的护裙,上面粘着不少油污,正目瞪口呆的望着我,似乎在惊讶自己刚才说了半天话,原来是白说了,敢情这个小孩子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我看这位胖叔叔在发愣,拿起手在他眼前晃动,口里奇怪的喊叫道:“胖叔叔,你在想什么?”

  “咦?”黑三回过半神暗道我今天是怎么了,在个小孩子面前失神,可是这个小孩子也太奇怪了些,心里在暗骂自己口里说道:“小朋友,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刚才我在问你要不要来一些,你看本店的生意很红火,那是因为我黑三的烧烤技术在广州独一无二,”说到后来黑三很自豪吹嘘起来。

  “黑三…”我往他脸上看去,果然有够黑,叫黑三不是没有道理,名副其实,再看店里人确实很多,来来往往接连不断,生意可见一斑,也许正如黑三所吹嘘,他的烧烤技术很出名,独树一帜,很受顾客的喜

  只是我刚才忙着观看香烤鸭,没注意到罢了,看到这里我说道:“胖叔叔,你的生意很不错啊。”

  “那当然,”黑三自豪的说道:“那个不夸咱黑三的烧烤的技术好,香味俱全。”心理奇怪,我今天怎么了,平时很忙,难得和客人聊天谈话,现在却在和一个小鬼在这里瞎搅和,难道这个奇怪的小孩子有这么大的引力,不由暗暗称奇。而且,自己最喜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烤的鸭又又大,但又最怕别人说自己胖,只要是悉他的人没有不知道是他的忌讳,但是这个小孩子口的胖叔叔,自己一点也不生气,好像还有点喜,难道自己转变格了?

  “胖叔叔?”我看他又在那里发愣就叫道:“我要一只烤鸭。”我当然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忌讳,口的胖叔叔毫不迟疑叫着。

  “一只?你吃的完吗?”黑三惊讶的问道

  我望了一眼店里的摆放的烤鸭说道:“没问题,我此时能的下一头牛,不要说一只鸭,”我虽然现在修炼到吃不吃无所谓的地步,但黑三的烤鸭勾引起我的食,觉得自己饥饿难受,很能吃。

  “哈哈…”黑三被我的话逗笑了,指着我的肚子说道:“一头牛,就你的那小肚子能吃的下一头牛?那就到里面吧,看你能不能像你说的那样吃的很多,叔叔给你挑一只最好吃的。”

  “好呀,”我兴的叫道,刚往里走了两步,我忽然想起自己上没有钱,不,准确的说是没有零钱,只有大额美金,因为我从来不用钱,上很少带钱,而且美金也在戒指里,一个小孩子拿出大额美金,那可能吗,不被当作小偷才怪,

  想到这里我停下来呐呐的说道:“这个…胖叔叔,我下次再来,今天…”

  “怎么了?”黑三好奇的问道,他到自己在这个小孩子面前突然变得笨笨的,但看我手往口袋里摸的样子,有些明白了,试着问道:“是不是没带钱?”

  我迟疑的说道:“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说,说没钱,钱我有的是,而且不少,也算是一个小富翁,说有吗,自己拿不出来,一时不知道怎么解说。

  黑三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觉得自己特别喜眼前的这个小孩子,不忍心看到他吃不到自己的烤鸭失望的样子和心情,想到这里就说道:“没钱不要紧,叔叔请你吃,你能吃多少就次多少,叔叔不要你的钱,算叔叔今天你这个小朋友。”

  “这…这可以吗?那你不是吃亏的…”我迟疑不决的说道。

  “为什么不可以,叔叔你这个小朋友觉得不吃亏,”黑三说道,心里想道,这么可的小朋友成了我的朋友,不但不吃亏,说不定还赚了。

  我想了一下说道:“那…要不这样,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在你的店里当一天的服务生,算是我的饭钱…”我想到自己有一天的时间玩,也没有其它的事,倒不如帮帮他。

  黑三没想到我会想出这么一个意外的办法来顶饭钱,不由一愣,说道:“呃,那可不行,我们国家的少儿保护法里说的清楚,不得雇佣童工,你想让叔叔关门失业呀,哈哈…不要想那么多了,叔叔说请你就请你,”说着拉着我的手走进店里,找了一个没有人的位子让我下,然后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叔叔帮你去拿烤鸭,挑只最好吃的,很快的。”

  “好呀,”我下后口应道,神有些等不急。

  黑三看到我那幅急不可待的样子,不由笑了笑,心里想道,或许小孩子都是这样,也没有再说话,转走了。

  我这时候打量着这家烤鸭店,店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利落,一看就让人觉到主人花了很多的工夫打理。客厅里算能摆得下七、八桌的样子,有两三个男服务员在帮忙,大部分客人都是打包带回去,有小部分在这里吃。因为时间还比较早,这时候人不是很多,每张桌子上都有人,但空着一半的位子,再看他们吃的津津有味,我的口水又出来了。

  正在这时候,黑三端着一盘子苆好的烤鸭片走了过来,见到我在看着别人吃嘴很馋的样子,好笑的说道:“你自己的来了,不要再羡慕别人。”

  “好呀,”我兴的叫道,急不可耐的伸手抓了一片就往嘴里去,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好吃,好吃,谢谢胖叔叔。”然后再顾不得其它,猛吃起来。

  “有叉子和筷子,你怎么用手抓,”黑三急忙说道。

  “一样,一样,手抓方便些,”我含糊不清的说道。

  黑三见状无奈的将叉子和筷子强到我手里,也没再说什么,在我对面的椅子上,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狼虎咽的吃相。心里很奇怪,这个小孩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虽然穿着打扮很普通,但还是从他上能觉的到那种特殊的气质不是一般小孩子上有的,再看他那可的脸上,清秀俊白,配上炯炯有神而又有些灵活的眼睛,灵气好像全聚到他上了,让人看了无形中增加了许多的好。难怪我今天老是在他面前失态,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呢,不象是附近的,我从没有见过,听口音不是本地人,他不由心里想道,越看越喜,任不住问道:“你家是哪里的?”

  我正吃的呼不已,听到黑三的话我差点没被噎着,这时候才发现黑三就在我的对面着,两眼正很有意思的欣赏着我的吃相。

  “胖叔叔,你没去忙吗,我以为你忙去了呢,”我咽下口中的含糊的说道:“我是兰州的。”

  “兰州…那你一个人怎么在大街上跑,你家里人呢?”黑三吃惊的说道。

  “家里人…”我差点又被噎着,这叫我怎么说,忘记口里的搅动,两只眼睛在转,寻思怎么说才好,

  “怎么?”黑三看我言又止的样子,以为我是一个人跑出来的,但又觉得不象,试着问道:“你…是一个人偷跑出来?”

  有了,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注意,干脆将什么事都推到自己的化王兵上,恩,很不错的注意,听到黑三的怀疑,我忙说道:“我跟我大哥来的”

  “你大哥…”黑三有些松了口气,问道:“那你大哥人呢?”

  我说道:“他忙去了,我一个人无聊就出来玩,忘记带钱了,”我怕他追问个不停,干脆编下去,继续说道:“我大哥是个郎中,是帮人瞧病的,他很忙,一般没空理我。”

  果然不出所料,黑三不再追问我底细,现在有很多外地人来本地做生意打工赚钱,大人一天到晚忙着做事,小孩子就很少有时间来管了,像我这样偷偷的跑出来玩,再正常不过了。

  有了合理的解释黑三在继续品他的茶,没有打扰我继续狼虎咽。

  这时候,门口走进两位。准确的说是一个是大人一个是小孩子,因为其中一个是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年龄大的有三十五岁的样子,皮肤细腻光滑,穿白为底,绣有荷花的图案的长裙,由于保养得好,看似二十许的丽人,有一种飘然洁净的觉。小的有一张可的脸蛋,再配上两只会说话的眼睛,嘴角挂着调皮的笑意,头发扎成两条小马尾松,上穿着一绿,两人一白一绿,形成一幅亮丽,和谐的画面。

  两人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泰然自若的走了进来,似乎早就习惯于这种眼光,无视他人的目光。小的蹦跳着,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滴溜溜的打量在座的每一个人,突然,她发现所有人都望着他们两个,但有一个小孩子好像无视于他们的到来,正自顾自的一幅无人的样子猛吃他眼前的东西,用难看的吃相狼虎咽,她不由皱着可的眉头指着我对边的大人说道:“妈妈,你看那个小鬼的吃相很难看喔。”

  她妈妈说道:“莹儿,说话要有礼貌,不要说。”

  莹儿撒娇道:“妈妈,真的很难看耶。”

  本来众人的目光都望着她们两个,但在小孩子清脆的叫喊和手指的指引下,众人的目光焦点集中到我上。众人看到我先是一阵惊讶,心里想道:这个小孩子好有灵气。接着看到我的吃相,捧腹大笑起来。

  我在清脆的声音响起,再到众人大笑时,若有所觉的抬起头,发现一个小孩子用小巧的手指正指着我,众人的目光也随着她的手指集中在我上。我一愣,心里想道,我有什么不对吗,忙在自己上看看,没什么呀,再看别人都是盯着我的手和嘴,我自己也发现两手和嘴上粘了油腻,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黑三也笑着帮我用纸擦拭我的两只手和嘴上的油腻。

  同时,我也被哪个小孩子的清纯可所惊讶。我认识的小孩子不多,儿、小如、莫灵外再也没有其他人,而小如是调皮活波,儿是害羞少言,莫灵亦是如此。那像眼前这个小孩子泼辣大胆、刁钻古怪,嘴角挂着的笑意让人一看就是知道是无法无天的小魔,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这时候的她正用不屑一顾的眼光看着我,我微微一愣,我有得罪你吗,我不认识她呀,想及她刚才好像说:‘那个小鬼吃相很难看’,那个小鬼不是指我吗,这里吃东西的人里面只有我一个小孩子。是了,可能是我刚才的吃相让她不屑,报复我刚才没有看她无视她的样子,想到这里我暗道:‘你也太霸道了吧,有什么了不起,哼,我偏要这样吃’,得意的看了她一眼又无视他人的吃起来。

  莹儿看到我的动作和眼神,气的嘟着可的小嘴指着我道:“你…”然后对她妈妈说道:“妈妈,那个小鬼欺负我,”向她妈妈撒娇。

  她妈妈好笑有好气的笑道:“莹儿,乖,那位小哥哥没有欺负你。”

  “有的妈妈,就是刚才,”莹儿急叫道。

  这时黑三走过去对着小孩笑着说道:“谁敢欺负莹儿呀,那不是自找麻烦,恩,要说嘛,只有莹儿欺负别人的份,是不是?”看来他们很悉。

  “黑叔叔,你也欺负我”莹儿翘着嘴说道:“那个小鬼是那里来的,吃东西那么难看,你把他赶出去,不然的话会影响你的生意的哟。”

  “哈哈…莹儿什么时候关心起叔叔的生意来了,”黑三笑着说道,接着有些捉狭道:“怕不是关心叔叔的生意吧,是不是想找他的麻烦,难得有人能让你这么生气,不容易呀,哈哈…”她妈妈这时笑着对黑三说道:“和往常一样,一只烤鸭,打包带走。”

  黑三道:“好,请等一下,马上就好,”说着正要离开。

  旁边的莹儿突然说道:“妈妈,我今天要在这里吃,不要回家。”

  “哟,”黑三惊讶的叫道:“你以前不是说叔叔这里脏,要带回家吃,今天怎么了,忽然不嫌叔叔这里脏了?”

  莹儿翘起小嘴对黑三说道:“哼,不和你说,”说着看了我一眼。

  “呃,我明白了,”黑三看到莹儿的眼神就知道冲着我来,故意说道:“莹儿是冲着某个小鬼才让叔叔的店里落了一只可的小凤凰,叔叔还真要谢那个小鬼呢。”

  “黑…叔…叔,”莹儿嘟起嘴不的叫道,然后一跺脚走到我这一桌黑三刚才的位子上,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是说,都是你害的,人家才被黑叔叔笑。

  她妈妈无奈的对黑三笑着说道:“那就先给我们来一些,吃完后再带一些回去给莹儿她爸爸。”

  “好吧,你先,马上来,”黑三说完转走了。

  她妈妈也走到我这一桌在我的右首了下来,打量着我,心里暗暗喝彩,好一个灵的小孩子,难怪莹儿今天不回去要在这里吃,而且赌气的在这一桌。说是赌气,其实他从小被娇生惯养有人疼,加之边的每个人都把她当作宝贝,事事顺着她,而她也灵古怪,让边的每一个人都头痛不已,养成了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刁蛮泼辣格。偏偏今天遇到有人比她更调皮更灵古怪,无视他的存在的小孩子,赌气是假,被引倒是真的。

  在她打量我的时候,我礼貌的对她点出点头,接着一笑,算是打招呼了,她也很温柔的对我笑笑,让我心里一阵暖过,而他的漂亮和温柔让不禁想起我的母亲,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温柔可亲,面上带着亲切微笑。

  黑三这时候端着盘子走过来,将烤鸭片放在莹儿和她妈妈前面后说道:“你们没有聊聊呀,莹儿,你平时像一只小百灵鸟,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今天怎么不说话了?”说着他自己也到另外一个椅子上,这个桌子能四人,这时候正好凑成一桌。

  “哼,”莹儿刁蛮的说道:“我才不在讨厌鬼面前说话,”说着瞟了我一眼,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那一眼无形中就告诉别人那个讨厌鬼就是我。

  我心里骂道,‘这个鬼丫头处处针对我而来找我的麻烦,指着秃子骂月亮,哼哼,我忍,我忍…’两只眼睛贼溜溜的转,想着点子找机会报复,有了,你不是讨厌我的吃相吗,那我偏来,想到就做,伸手在盘子里抓了一片得意洋洋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夸张的进嘴里,含糊的说道:“好吃,好吃。”

  莹儿看我故意恶形恶状的气她,拿起叉子恨恨的朝着盘子里的鸭片去,好像那片鸭就是我,然后拿起叉上张口就咬,但想及自己的形象,很不甘心的浅浅咬一点点。

  顿时,两个小孩子眼睛瞪着眼睛,一个大口嚼动,一个小口浅尝,同桌两个大人看到我们两人的样子,好气又好笑,忍不住笑起来。

  黑三见状哈哈笑道:“难得你们这么有缘,我为你们互相介绍,大家个朋友。”

  他的话刚落,我说道:“鬼缘。”

  同时莹儿道:“谁想认识那个讨厌鬼。”

  黑三没有理我们两个的小动作,指着我说道:“这位是…”顿时傻眼了,他才想起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莹儿忍不住说道:“是什么呀,急死人了,”说完后才发觉自己太冲动了,在这个小鬼面前丢人现眼,赌气的转过头。

  我得意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是说:“你还不是想知道,”

  看我那得意的样子,莹儿又拿起叉子恨恨的向桌上鸭去。

  黑三对我说道:“还是你自己说吧。”

  “好呀,”我说道:“我叫王…冰。”我故意拖的长长的说出来,吊莹儿的胃口。

  莹儿果然上当受骗,在我开始说的时候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当我拖的时候她又急又红又专气,两只调皮的眼睛开始冒火,嘴角上翘,想问但又拉不下面子,我说出冰字时,她才道:“王冰,难听死了。”

  黑三对我介绍莹儿母道:“这位是项夫人,他人项德州是一家跨国公司的级研究工程师,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莹儿不意了,她道:“黑叔叔,你好罗嗦哦…”莹儿其实是等不及介绍到她自心里着急。

  黑三一笑说道:“这位是可漂亮的小姐是项夫人的,名字嘛叫…项莹了,很乖巧懂事…才怪,哈哈…”莹而眼中带着喜意口里刁蛮的说道:“谁让你告诉那个讨厌堆我的名字呀”

  我冲口而出:“鬼丫头的名字我才不稀罕知道。”

  “你…”莹儿用她那纤细白的手指点着我的鼻子道:“讨厌鬼,我也不喜知道你的名字。”

  “哼,刚才有人就想知道呢?”我说道。

  “妈妈,那个讨厌鬼又欺负我,”莹儿向她妈妈撒娇道

  我不肖的嗤道:“这么大了,还找妈妈告状,没出息。”

  莹儿一听急道:“妈…”莹儿气得又要向她妈妈告状,但想及我刚才的话,马上又对我说道:“谁找妈妈告状,我才没有呢。”

  这时候在旁边饶有兴趣看着我们两个斗嘴的黑三说道:“小冰是我刚的新朋友,今天我请他吃烤鸭,既然有缘,莹儿的也算我请。”

  莹儿一听马上找到了报复的机会,得意的说道:“原来是个吃白食的讨厌鬼,真不害羞。”

  我反击道:“谁吃白食,我今天帮胖叔叔打工当服务生,就当作饭钱。”

  黑三哈哈笑道:“你是我刚的小朋友,一顿饭算什么,不用,不用,再说那有小孩子当服务声的。”

  莹儿母听我叫黑三旁叔叔,为我担心起来,吃惊的往黑三脸上望去,‘胖’字是黑三一直以来的忌讳,可令他们更吃惊的黑三似乎不在意,而且很兴我称呼他为‘胖叔叔’,更不用说像以往一样生气了,项夫人暗道,这个王冰的小孩子真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让黑三多年的忌讳也不在意,还很兴呢。

  而莹儿就有意见了,她嘟着嘴说道:“黑叔叔,你偏心,你欺负我。”

  “偏心…欺负你…”黑三一愣,不解的问道:“叔叔那里偏心,没有欺负你呀?

  莹儿很委屈的说道:“人家那次说你有点胖,你好久都不理人家,”又指着我说道:“那个讨厌鬼叫你胖叔叔,你就这么兴,还说不偏心,没欺负我,骗人。”

  “呃,有这么回事吗,以后叔叔没有这个忌讳了。”黑三说道,为了我这个朋友,什么忌讳不忌都忘到脑后了。

  “那我也要叫你胖叔叔,黑叔叔叫起来很难听的,”莹儿说道。

  黑三无奈的说道:“好,好,随便你了,”接着又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今天怎么听到别人叫胖叔叔到特别的亲切,还真怪,恩,晚上回家得告诉老婆子,让她也兴一下。”

  在我和莹儿的不断斗嘴的过程中,我吃完最后一片,拍着圆圆的肚皮说道:“喔,好。”

  项夫人看我手和嘴上都是油腻就帮我拿纸擦拭,擦完后我说道:“谢谢阿姨。”

  在我对面的莹儿不依的娇叫道:“妈妈,我也要,”说着将刚擦过的小嘴伸给她妈妈。

  项夫人知道儿又在撒娇了,怜的说道:“好,妈妈给你也擦擦”

  店里客人越来越大多,几个服务员似乎忙不过来,黑三站起来对我们几人说道:“你们,我去招呼客人。”

  我也站起来对黑三说道:“胖叔叔,我帮你。”

  本来以为我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我真的要帮忙,黑三忙说道:“不用了,你就在这里和莹儿玩吧。”

  我坚持的说道:“没事,反正我有空,就帮帮你。”

  劝说无效,黑三故意指着自己的服说道:“那很辛苦的,也有很多的油腻,你看叔叔上就知道了,别人老远都能闻到。”

  我不在意的说道:“我不怕,没事。”

  莹儿也不甘寂寞的说道:“妈妈,我也要帮胖叔叔端盘子。”

  一个已经够黑三吃惊的了,现在还两个,头痛不已的黑三说道:“莹儿,你…你什么时候会端盘子,叔叔怎么不知道?”

  莹儿翘着可的嘴说道:“哼,那是我不愿意做,而且我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项夫人知道儿的格,但还是劝说道:“莹儿乖,不要影响叔叔做生意,咱们先回去,下次你再来玩。”

  莹儿指着我说道:“那他也端盘子呀,就不影响叔叔的生意。”

  项夫人说道:“小哥哥是男的,年龄也比你大。”

  莹儿似乎找到了某种理由,振振有辞的说道:“的又怎么样,他会的我也会呀,他那比我大,还不是一样。”

  劝说无效后,项夫人无奈的对黑三说道:“那我先回去了,就让莹儿到你这里玩吧,不想玩了你就打发她回来,这里也离我就不远,相距也不过是一百米,很近的。”

  黑三也苦笑着说道:“那只好这样了。唉!多了两个让人头痛的小祖宗,不知道今天的生意会怎么样?哈哈…”因此,黑三的店里今天破天荒的出现一幕特景,有两个十到十二岁的小孩子当服务生,而且互相不断的斗嘴,让客人啧、啧称奇。

  而我们两个当事人却乐此不疲,争取做一个合格的服务生。可怜,莹儿一直娇生惯养,几曾受过这样的罪,那有我从小修炼的体力,不要说我有修炼,即使没有,男生总比生强,在体力劳动方面占用很大的优势。

  这时门外走来一对夫妇,还没走进来我们俩马上跑过去。

  我比她先到一步,抢先说道:“两位光临惠顾本店,本烤鸭店的大橱胖叔叔的烧烤手艺是广州市独一无二的。你看里面客人很多,来晚了就没得吃,那很可惜的,要打包还是在这里吃,都包你意,要是我的服务不周到,有什么不意你可以到胖叔叔那里投诉。”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将黑三向我介绍时的话中夹杂了一些我自己的话,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晚到一步的莹儿也不甘落后,不过,她另有招,走过去拉着这对夫妇的手说道:“秦叔叔,刘阿姨你们也来吃呀,这里…不,本店的鸭很好吃我刚才吃过了,我妈妈也吃过了,胖叔叔的手艺是最好的,…不意你门可以到胖叔叔那里去投诉,”本来她说的就很急,说到后来忘记要说什么了,将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照搬了过去。

  我听他说的最后一句是我说的,就不意的说道:“鬼丫头,你怎么学我的话?”

  莹儿刁蛮的说道:“那有,是我自己想的,谁学讨厌鬼的话,我才不干。”

  我据理力争的说道:“明明你刚才说了,还不承认。”心里暗道,死要面子。

  莹儿狡辩道:“我才没呢。”

  我故意说道:“那你最后一句不意你门可以到胖叔叔那里去投诉不是我最先说的吗?”

  莹儿气呼呼的说道:“那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你不同意本小姐自己想呀。”

  我看达到了目的,就得意的说道:“只要你承认说过就可以了。”

  莹儿一时上当,但不甘示弱的说道:“我承认说过怎么样,有什么了不起。”

  我哈哈笑道:“有人终于承认自己学我的话了,开始还在狡辩,不害羞。”

  莹儿翘着嘴不讲理的说道:“那又怎么样,我想学就学,你管我,我小姐能借用你的话是你的荣幸,别人想让我学我还不学呢。”

  我看她很蛮横无理,就说道:“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我不稀罕。”

  莹儿很生气的指着我说道:“你…讨厌鬼,不稀罕拉倒。”

  站在门口的夫妇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两人争辩,一开始就不明白我们在做什么,由我们抢着向他们两人说话到忘记他们,心里惊讶,莹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个灵的小男孩又是谁?

  那个叫刘阿姨这时对莹儿说道:“莹儿,你一个人在这里,你妈妈呢?”

  莹儿说道:“我妈妈吃完后回去了。”

  刘阿姨不明白她妈妈回去了,那她怎么还在这里,于是又问道:“那…你没回去,在这里做什么?”

  莹儿很有理由的说道:“我在当服务生,为客人端盘子呀。”

  刘阿姨吃惊的说道:“你…服务生…端盘子?”

  莹儿理所当然的说道:“是呀。”似乎她做服务生再正常不过了。

  刘阿姨惑不解的问道:“你这么小,你会做吗?”

  莹儿兴的说道:“会呀,刘阿姨,你们不要理哪个讨厌鬼,你和秦叔叔是我接待的客人,好不好?”

  刘阿姨不明白的问道:“什么接待客人,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话。”

  我暗道,靠认识的就拉关系,那怎么可以,急忙对莹儿说道:“是我先接待的,怎么成了你的客人。”

  莹儿理所当然的说道:“谁叫你不认识刘阿姨,关系没我好,哼,活该。”

  我气结道:“什么关系…不关系的,要有先来后到,要有职业道德。”

  莹儿得意的娇笑道:“哼,才不是呢,这是竞争,竞争懂不懂,要不要我教你,免费的,只要你承认不如我就行。”

  我嗤之以鼻的说道:“你教我?想的美,还不知道刚才是那个在学别人的话呢。”

  这时,那个秦叔叔被我们两人的争夺战搞的越来越糊涂,听了半天才明白两个小孩子是在这里做服务员,接待客人,又互相竞争比试,为了抢先接到客人,两人争的十分烈,结果连客人都凉到一边也不知道,这是那门子的服务员。不禁又气又好笑,有些啼笑皆非,等了半天,两人还是在斗嘴,无奈的对厨房里面正忙着黑三喊道:“黑三,你在搞什么鬼?”

  听到喊叫,黑三急忙走出来。看到门口有很多人在围观,店里的客人也在看着门口,而两人小孩正在门口争执很烈,心里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对我们两个说道:“哎哟,两个小祖宗,你们这是在接待客人还是挡客人,还要不要我做生意。”

  我抢先说道:“胖叔叔,这鬼丫头抢我的客人,”

  莹儿反击道:“我才没呢,那个抢讨厌鬼的客人,明明是我认识叔叔阿姨的,当然归我了。”

  黑三苦笑不得的说道:“两个小祖宗,你就饶了我吧…”说着将我们两人拉开,夫妇进来,

  秦叔叔边往里走边笑着说道:“好啊,你这个黑三,使用起童工来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扣,请不起服务工就说嘛,老哥我帮你,你到好,小孩子都用上了,是不是想让我去投诉你。”

  黑三苦笑道:“秦老哥,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是这两个小祖宗自己要做,我劝都劝不了,莹儿她妈妈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先走了,我正在为此事头痛不已。”

  想及莹儿的刁蛮娇气,秦叔叔能体会出黑三心里的苦处,也亦有同,看着走向厨房的我和莹儿两个的背影说道:“这两个小孩子,一个比一个灵古怪,一个比一个顽皮,又同样的可,同时又让人头痛不已,莹儿这丫头我们都悉,另一个上似乎有一说不出的觉,很不简单呀。”

  黑三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对,我一直到他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觉,但想不出在那里,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他上的那种气质给人觉不简单,不因为是小孩子而小看他。”

  秦叔叔下来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这样,他上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看似无形又能觉到,那种力量好像散发在天地之中,若隐若现,若有若无,难以捉摸,不简单的一个小孩子…”说到后来赞叹起来。

  黑三也下来心里想道:“难怪我今天有很多地方不对劲,原因在这里呀,”不由说道:“秦老哥说的对,他这种气质我从来没有见过,而且无形中引着边没一个人,你看,莹儿这丫头,平时从不在我这里玩,今天赶也赶不走。”

  秦叔叔疑惑的问道:“这个小孩子是那里来的,以前没见过。”

  黑三接口道:“我也刚认识,就和他了一个朋友,”说着将认识我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秦叔叔听完后哈哈笑道:“可以呀黑三,想不到你把多年的臭规律丢掉了,这是好事,而你的眼光也不错,这个小孩子值得往,别的不说,单那可的样字就让人喜。”

  黑三也心领神会的说道:“谁说不是呢。”

  “胖叔叔,我端上来了…”我端着盘子里的烤鸭走进大厅说道。

  “秦叔叔,我也帮你端着茶…”莹儿不甘示弱有样学样的叫道。说完后眼波一转,心里有了注意,悄悄的将他的小腿伸向我的脚下,想将我绊倒在地上。

  我心里暗暗偷笑,你那小把戏那能瞒过我的发眼,如果没有修炼之前的我那还真难说,现在的我你岂能办到。故意装作不知道她心思,大摸大样又很凑巧地跨过她的小腿,得意的向前走去。

  莹儿见自己的计谋没有给我使用上,气得嘟起嘴说道:“这次算你幸运,下次,哼哼。”秦叔叔和黑三、刘阿姨三人看在眼里,哭笑不得,也为我的好运气到惊讶。心里都想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应该不会发现莹儿的小动作,莹儿从小整人,那个没有吃过她的亏和苦头,对整人她有专,在这个小孩子上却一筹莫展,没有丝毫用处。

  我虽然没有读取他们脑海里的想法,但看他们的神就知道他们想什么,暗道:“让莹儿的计谋得逞,那我还能做什么。”

  就在这时,莹儿‘呀’的一声惊呼。她刚才的计谋没有得逞,心里也到惊讶,很疑惑,不过没有秦,黑两人想的那么复杂化,一次的计谋不成,又在想第二个点子,正当她集中心思神游于外时,本没有注意到她前面的挡路的椅子,那能不碰。

  顿时,手中茶具飞起来,她人也倒向椅子,口里惊叫出来,旁边的人也不由心里一紧,来不及过来帮忙,心理的自然反应让他们一阵紧张。但在旁边的我,不着痕迹的将要落在地上的茶杯接到手里,同时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怕莹儿连人带椅子倒在地上受伤,这时候众人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紧张的心情,也称赞我的机灵,手脚干净利落。

  我哪能看不出他们的想法,这点小事对我来说是小意思,刚才是我故意表现的有些惊慌,也很凑巧的手脚并用接茶踩椅子,在他们看来很自然,反应正常,没想到其它,只是夸我机灵罢了。

  但在黑三和秦叔叔心里就有些吃惊了,本来两人的心思就放在我上,很多的猜测让他们心里惑不解,难以置信,亦难以下结论,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但他们两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只惊于表面现象,将我的动作过程看了个仔细,没有放过一丝一毫,两人在相视了一眼后,心中各有想法,似乎想印证某些猜测。

  秦叔叔若有所思的对黑三说道:“是不是太凑巧了,好机灵。”

  黑三惑不解的说道:“老哥,可是看起来很自然,一切符合事情发生的规律…”

  秦叔叔摇头说道:“我看不简单,一般人顾了手就顾不了脚,顾此失彼,手忙脚,你看他刚才的表现动作,虽然惊慌失措,但在惊惶中镇静自若。”

  似乎有些不信,黑三惊讶的问道:“有吗,我怎么刚才没有注意到这些动作?”

  刘阿姨看两人的样子,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也不要这样的没完没了,凝神凝鬼,不就是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吗,值得你们花这么多的心思,看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好像发生了世界大战似的,很严重吗?”

  两人心里一想,对呀,干吗这么执着,对方怎么样说都是一个小孩子,只是机灵罢了,有必要死钻牛角尖耗神吗…

  两人不由相视而笑,但在心里还在想,真只是机灵吗?

  这时,莹儿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很委屈,翘着嘴狠狠的一脚踢向椅子,接着对我说道:“你干吗要接住茶杯,关你什么事?”

  刚才她看到我接住飞出的茶杯,又踩着椅子没有让她倒在地上,先是惊喜莫名,后来又想到她不但没有让我出丑,反而自己先倒在椅子上,心里很不服气但有没办法,所以蛮不讲理起来。

  我以难以想象的眼神看着她,气结的说道:“帮你忙你谢话不但没一句,到是有理了。”

  莹儿尖着嗓子叫道:“我愿意,我故意的,谁叫你多事…拿来,茶杯是我的。”说着从我手里抢了过去。

  我看她蛮不讲理的样子,不的说道:知道这样,我刚才就不管了。”

  莹儿翘着嘴哼道:“知道就好。”

  刘阿姨走过来在莹儿的上察看有没有受伤,刚才事情发生的突然,她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时才想起莹儿会不会受伤,发现没有受伤才无奈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唉,就不能讲和吗,看刚才多危险。”

  我和莹儿同声道:“不能。”

  几个大人不由得苦笑,这是什么世界。

  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下午。

  我和莹儿两个也忙前忙后的没有休息片刻,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帮倒忙。

  黑三无奈之余只好由我们两个了,但今天的生意出奇的好,客人有了我们两个的招呼也特别的开心,也许很久以后还会提到今天的两个小服务生的故事,那时也许会捧腹大笑,也许在脸上出会心的微笑神

  而我们两个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服、手、脸上都沾了油污,就是今天最大的收获,还有莹儿香汗淋漓,似乎很疲劳,这是她自己一个人的收获,我呢,当然没有了,神很好,看不出有什么辛苦疲劳的神,用莹儿的话说,‘怪胎一个’。这点事让我疲劳,那不就是笑话了。

  不多时,项夫人因不放心莹儿过来接她回家。看到莹儿现在的样子,脸上脏的像只小花猫,心疼的为她擦试,怜的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全脏脏的。”

  莹儿倒是不在意她妈妈的态度,得意洋洋的娇笑道:“那个讨厌鬼还不是一样。”

  黑三见项夫人来了似乎松了一口气,兴的说道:“你来得太好了,这两个祖宗差点要了我的命。”

  项夫人也知道儿的格,无奈的歉意的对黑三笑着说道:“真给你添麻烦了。”

  黑三哈哈一笑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小孩子吗都是这样的,你还被别说,今天的生意格外的好,我都很奇怪呢。”

  项夫人听到没有影响生意,也放下了心说道:“没影响你的生意那就好,”接着对莹儿说道:“我们现在回家去,你爸爸也回来了,在家里等你。”

  莹儿一听兴的说道:“我爸爸回来了,那快回去…”接着看了我一眼道:“我现在不回去,晚上再回去看爸爸。”

  黑三吃惊的叫道:“什么?晚上回去,小祖宗,现在回去吧,下次你还可以来叔叔这里玩。”

  项夫人知道儿是想和我玩,就微笑着对我说道:“冰,你也到我家去玩玩吧,离这里很近的。”

  我没有想到她会邀请我,指着自己的鼻尖说道:“我,去你家?”

  “是呀,”项夫人温柔的笑道:“难得你和我儿能玩到一起,到我家去玩玩也好。”

  “这个吗…”我口里支吾道,晚上有要事等着我去做,所以我一时迟疑不决。

  莹儿内心很希望我到她家去玩,但看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生气的说道:“谁稀罕,不想去就拉倒。”

  本以为可以打发走两小祖宗了,放下紧张心情的黑三想不到事情又出现波折,为了自己的切利益着想,他机不可失在旁边劝说我道:“去吧,玩玩也好,项夫人也希望她儿能你这个朋友。”

  “这个可以吗,不太好吧?”我说道,心里有很多的顾忌,怕耽误正事。

  “没什么不可以的,”项夫人微笑着说道:“莹儿她爸爸也很好客的,你放心。”

  “别想那么多了,”黑三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婆婆妈妈的。”

  “那好吧,”我想了一下说道。

  事情有了转折点,黑三兴的哈哈笑道:“这就对了,下次再来我这里玩,我请你吃烤鸭,不过,不能再让你当服务声了,哈哈…”我有些不舍的说道:“我有空会来看望胖叔叔的。”往的时间虽然短暂,但黑三一直对我很热情和喜,我很看重这份真挚的情

  我说完后项夫人带着我和莹儿告辞了黑三。

  莹儿家离黑三的烧烤店距离很近,不到一百米,转进右侧面的一条小街就到。

  片刻后就莹儿家门口,这里是四合院式的平房,四周的楼大厦林立,相对于楼房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材料,这里的泥土气息的芬芳扑鼻而来,让我不禁深深的了一口清新的气息。

  莹儿兴的指着大门说道:“这就是我家。”

  项夫人莞尔一笑,上前打开门对我说道:“到了,我们进去吧。”

  我说道:“好的,”说着和莹儿一起走了进去…

  听到门响,从房间走出一位中拔,面带书卷气的中年男子,应该是莹儿的父亲项德州了,他朗的笑道:“莹儿回来了,哦,有位小朋友,。”

  莹儿扑过去,钻进项德州怀里撒娇道:“爸爸,我回来了。”

  看到儿脸上脏的如小花猫,项莹的爸爸笑道:“乖儿,你怎么变成了小花猫。”

  莹儿指着我道:“都是他害的。”说完后翘着可的嘴

  我在旁边暗道:“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要你端盘子,也不是我将油污摸到你的脸上。”

  这时,项夫人指着我对她人说道:这是冰,是莹儿刚的朋友,我看他和莹儿合的来,就带他到家里来玩玩。

  项德州看着我说道:“就是你上午回来说起的哪个小孩子,果然不错。”接着又对我说道:“冰,你到我家来玩,以后经常要来,把这里当作你的家。”口里说着心里暗道,夫人说的没有丝毫夸张,这个小孩子果然不一般,莹儿能结到这样的朋友值得兴。

  想不到莹儿的父亲对我很热情周到,难得的是他朗的格很合我的胃口,想到这里我说道:“项叔叔好,有空我会来的。”

  “不是有空才来,而是一定要来,”项德州豪的说道,接着又说道:“好了,咱们到房间里面,院子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到房间里还没有下,莹儿笑眯眯的对我说道:“我有很多的玩具,要不要去看随你的便。”说完后故意别过头去。但在内心世界特别希望我去,只是在表面现象看来是我求着要看她的玩具。

  项夫人两口子哪能不明白儿想夸耀自己玩具的急迫心情,项德州哈哈一笑对我说道:“去吧,和莹儿去玩吧,看看她的玩具,很不错的。”

  我对玩具兴趣缺缺,不怎么兴趣,但听他们这么说,莹儿也在邀请,就随着莹儿到她的房间。

  令我大开眼界也没有想到的是莹儿收集了很多玩具,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玩具堆在小房间里,小上还放着一个和莹儿差不多大的布娃娃孩,我打量了一下,心道,这简直是玩具的世界嘛,是不是每一个孩子都喜玩具,而且很疯狂。

  莹儿看我在欣赏他的玩具,脸上笑容可掬,当看到我最后的目光盯在大布娃娃上,夸耀的说道:“这是我最喜的玩具,我叫她‘小莹莹’,是我周叔叔送给我的生礼物,你看好不好看?”这时,似乎忘记了先前跟我斗嘴赌气的事。

  我一听她把那个布娃娃叫‘小莹莹’,差点没笑出来,她是把布娃娃当做他的妹妹了,我心道,有什么好看,不就比其他的大一些吗,嘴里夸奖道:“好看,很不错,真漂亮。”

  听得眉开眼笑莹儿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不看是谁的玩具,我喜的玩具那肯定是最好的。”说着眼珠转,脸上的神很神秘。

  我心里道,这种觉好像有点眼,在那里见过的,对了,我自己不就是这样一来的吗。这丫头又有什么点子来对付我,得小心了,不要中了他的道。

  正在我狐疑不决时,莹儿突然举起小手向布娃娃的口拍去,我心道:“这是什么意思,好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突然间布娃娃在莹儿小手的拍击下发出‘爸爸’的语音。

  “呃?”我吃惊的一跳,当莹儿看到我的表情得意的娇笑了起来,似乎我的表情变化达到了她预想的目的和要求。

  没有在意莹儿的得意洋洋的表情,我不由自主的说道:“这个布娃娃还能发出语音。”

  莹儿娇媚的说道:“那当然,不然我会喜吗。”

  我也被引起了好奇心,也试着在布娃娃的头部拍了一下,布娃娃发出:“呜…”的哭叫声,而不是刚才叫‘爸爸’的语音。

  “咦?和刚才的语音不同。”我惊讶的说道。

  莹儿开心的娇笑道:“哼,现在才明白这个布娃娃的好处了吧,”说着得意的又在布娃娃的古上拍了一把,布娃娃发出:“讨厌”的声音。接着又在掖下抓了一把,发出:“嘻嘻,哈哈”的叫声。

  莹儿在不同的部位拍击,发出不同的语言语音,这个玩具被设计的很有强心,而且布娃娃发出的语音惟妙惟肖,能发出声音的玩具现在市场上很多,不算希奇,但都是单纯的循环式发音,也就是说,经过拍击振荡,设计好的语言一个接着一个循环发出,这个玩具就不同了,它的设计很巧妙,声控功能不同,拍击震动不同的部位,发出不同的语音,让人把它当作是真人,更为奇特的是能据别人对做出的动作而做出不同的反应。

  莹儿看我越来越吃惊,娇笑着夸耀道:“这是周叔叔送给我的,他亲自设计的,好好玩哦。”

  听到莹儿的话我更吃惊,莹儿两次提到周叔叔其人,看来此人不简单,能够设计出如此明的玩具,没有深科技知识为基础是做不到,但这种尖端技术并不为人所知,如果有早就使用于市场化或者被列为机密技术开发,可是又与我的猜测不对号,有很多地方还解释不通,因为我清楚其中的关键问题,这种设计似乎接近智能型的趋势,我自小就和智能电脑,智能机器人打道,明白其设计的重要

  想到这里我问道:“周叔叔,他是做什么的?”

  没有想到一个布娃娃玩具令我心里闪过很多念头,莹儿随口应道:“他是我爸爸的同事,最喜我了。”

  听了莹儿的话我暗道:“有这样的人才,那一定要挖到我自己的旗帜下,他的设计几乎接近智能型,虽然有一段距离,但有这样一来的成就,难能可贵了。”

  莹儿此时发现我脸上神有些变化,以为我是羡慕她的布娃娃玩具,得意的笑道:“你是不是想要一个,可是周叔叔就做了这一个,而且给我了,你想要也没有了。”

  我不明白周叔叔为什么做了一个,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呢,那他可以再做一个呀?”

  莹儿也不明白的说道:“他不想做了,也不让我告诉别人,现在我告诉你了,你要保密,不然周叔叔会骂我的,不喜我了。”

  我明白,这样的科技如果被人发现会引起轰动,随之而来的是很多麻烦,看来他很喜莹儿,不然的话就不会甘冒危险帮她做一个了,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凭着这项技术,他可以投入使用会带来很多的利益,不应该半途而废,想不通。

  我脸上的神不断的变化,莹儿到不想那么多,拉着我的手说道:“不要失望了,我的玩具借给你玩玩不就可以了吗,”接着又兴的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其他的玩具。”

  我摇摇头丢开脑袋的杂念说道:“好的。”

  莹儿兴致的给我介绍她的每一个玩具,包括玩具是哪个送给她的,那个是她的生礼物,那个是…最后指着一个小盒子说道:“这是我一岁的生礼物,爸爸妈妈送给我的,”说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活波可的小兔子,纯白玉兔,合上盖子后她往我手中一说道:“送给你了。”

  “送给我?”我一愣问道,没想到她会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更何况这些玩具每一个都是她心的宝贝,怎么舍得送给我。

  莹儿大方的说道:“是呀,你喜布娃娃,可是周叔叔又不做了,这个小兔子也是我最珍贵的最喜玩具之一,就送给你了。”

  我惊讶的说道:“这个是你的生礼物,我怎么好意思拿?”

  莹儿理所当然的说道:“珍贵才送给你呀,不然给你干吗,是不是不想要,本小姐送出的礼物从来不收回的。”

  看的出她很想让我收下,我说道:“那好吧,可是我没有礼物送给你。”

  “下次呀,下次送给我不就得了,”莹儿不在意的说道。

  我突然想起送给小如他们的礼物是戒指和项链,上次为了给梁成他们炼制护戒指时多炼制了一些,不是还是有吗,就当作礼物送给她好了,想到这里利用转的机会从截止里拿出一个戒指和一条项链,还有一小瓶丹药,递给她说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还有这一小瓶丹药也送给你。”

  莹儿看到戒指和项链时眼睛突然发亮,对丹药倒是不怎么注意,看着我手中戒指和项链兴的心花怒放,喜滋滋的说道:“好漂亮哦,我喜,”说着将戒指和项链接过去戴上,对着镜子从不同的角度观看,越看越喜,最后忍不住叫道:“妈妈,快来看哦。”

  项夫妇听到莹儿的惊叫声,以为我们两又在争执什么事,项夫人忙喊道:“你们两个怎么了,不要打架。”两口子边喊叫边跑进来,看见我们没有打架斗殴就放下了心,接着看到莹儿对着镜子正在呼,有些不解莹儿什么事情这么兴。

  莹儿看到父母进来,兴跑过夸耀的说道:“看,好不好看?”说着将戒指和项链给他们看。

  项夫人看到莹儿脖子上和手指上戴的戒指和项链与众不同,很名贵,惊讶的说道:“这是那里来的,很漂亮。”

  莹儿指着我兴的说道:“妈妈,是冰给我的礼物”

  项夫人没有想到我一个小孩子上会有这么珍贵的东西,吃惊的说道:“这么珍贵的东西,你怎么送给了莹儿?”

  我无所谓的说道:“没事,我多…我偶然拣到的,也没有什么用,就送给了莹儿。”心里暗道,好陷,差点失口说自己很多,那就解释不清楚了。

  莹儿很喜我送给她的戒指和项链,听了她妈妈的话急叫道:“妈妈,我也将我的小玉兔送给了他的。”

  项夫人吃惊道:“那不是你一直最喜的吗,都舍不得让别人摸一下,今天倒是很大方的。”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项德州这时正看着莹儿手指上和脖子上的纯白首饰,呐呐的说道:“这是什么材料做的,我怎么没有见过?”

  果然是搞研究的,三句话不离本行,一下子就看出制作的材料不简单,他也没有见过。

  项夫人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项德州说道:“这种材料很珍贵,我从来没见过,看样子是人工制作的,但又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手工作痕迹,也不是机器制作成的,奇怪,也不象是天然形成的?”

  项夫人大吃一惊道:“…有这么珍贵?”

  项德州说道:“可能是无价之宝,不能用一句珍贵能概括的了。”

  听自己的丈夫这么说,项夫人对莹儿慎重的说道:“莹儿,还给小哥哥,这很珍贵的。”

  我很佩服项的渊博见解,听了项夫人的话不以为然的说道:“没事,珍贵就好。”

  莹儿也不依道:“妈妈,冰已经送给我了,你看,他自己都说没事的。”

  项夫人见状无奈的笑笑,而项德州还在研究材料的问题,项夫人知道自己丈夫的格,遇到不能解决问题,他一定会沉浸与其中,直到了然与才罢休,她推了一下自己丈夫的肩膀说道:“算了,以后有的是研究机会,我们先吃饭吧。”

  项德州还有些依依不舍的眼睛往莹儿手上和脖子上戒指和项链瞅来,在项夫人的催促下他才走出莹儿的房间。

  走出房间,我一看时间,太快要落山了,和莹儿不知不觉的玩了几个小时了,时间过的真快。

  吃完饭后,已经到了晚间***辉煌的时候,估计,疗银发他们也该等得很着急了。再不回去说不定那些宝贝们会闹的城风雨,出来寻找我。

  想到这里我说道:“我要回去了,谢谢叔叔阿姨的热情招待。”

  项夫人有些不放心道:“这么晚了,你就到我家休息吧。”

  “这怎么行呢?”项德州说道:“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小孩子出去我们那能放心得下,你就不要回去了。”

  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待我今晚去做,万万不能耽误,我急忙说道:“不用了,我今常玩到很晚才回家的。”

  项夫人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你有你哥哥的电话吗,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你。”

  我哥不就是我吗,那有什么电话联系,我忙摆手说道:“我哥哥可能不在,他经常在外面帮人瞧病很晚才回家的。”

  项夫人道:“这…”项夫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劝说我。

  “要不我送你回去,”项德州说道:“你和你哥哥住在那里,距离这里远不远?”

  项夫人说道:“只能这样了,这是最好的办法。”

  莹儿很希望我能留下,此时听到她父亲要送我回去,急忙说道:“我也要送冰回去。”

  我有些傻眼,你们送我回去那我的一切秘密不是陷了吗,忙说道:“你们放心,我家离这里很近的,我先回去了。”说完不等他们回答就快速溜出了房间。

  他们几人也赶了出来,脸上很不放心。

  莹儿看着我的背影喊叫道:“有时间找我来玩。”

  我回头说道:“好的,叔叔阿姨你们回去吧,放心,我不会有事。”说完后快速离开,怕他们再追上来劝说留我。

  夫妻两无奈的苦笑,项德州哈哈笑着说道:“好个灵的小孩。”

  项夫人担忧的说道:“真让人放心不下。”

  这时我已经走远了,向城外密林方向奔去。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娱乐,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尊宝国际娱乐,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娱乐”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