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现代修真史 第三十七章 凼腊星球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娱乐 > 现代修真史  作者:异路风情 书号:23327 更新时间:2013-2-23 
第三十七章 凼腊星球
  第三十七章凼腊星球

  我将真元通过易腾搭在我手上手传到他体内,驱除寒气,我心里也没有把握。如果我没有受伤,可以拿出丹药配合驱除寒气,那样我有信心。但现下我受伤之后真元功力没有恢复,不到平时的三分之一,要说有把握那是假。

  也懒得听耷伽罗嗦,真不明白,他怎么这么好奇心重,在关心兄弟受寒气折磨的同时还能顾及其它。

  到易腾体内的寒气在逐渐被驱除来,信心倍增,一鼓作气将他体内的寒气全部驱除才收回真元。笑着对易腾说道:“可以了,你站起来试试看,体还有没有其它不对劲的地方?”

  耷伽觉得莫名其妙,问道:“这么一下就可以了,不会…”看到易腾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关心之情溢于言表,忙站起来问道:“易腾,你没事了吧,现在觉如何?”

  易腾活动着自己的体,觉全舒服,这种觉以前从没有过,上的寒气也消失了,也不明白我是怎么办到的,有些惊讶的说道:“没事了,我从没有这么舒服过。小兄弟,谢谢你了。”

  我笑道:“不用客气,是我妹妹惹的祸,我这么做也是应该,只要你没事了就好。”

  耷伽不明白我们两个说什么,疑惑的问道:“易腾,你可不要吓我,看你脸还有些苍白,说话颠三倒四的,不会是被冻坏脑袋了吧?”

  易腾知道是耷伽关心自己,怕自己还有事,说道:“耷伽你放心,我真的没事了。”

  耷伽道:“真的吗,没事就好,”说着往易腾脸上看去,显然是有些放心不下。

  我心想,这两人的关系还真好,不愧是好兄弟。我也知道易腾体内的寒气被我驱除了,但毕竟寒儿上的寒气不是普通的冷,易腾要几天才能恢复元气,脸有些苍白到也无关紧要,笑道:“易腾过两天脸就会恢复过来,不要紧的。”

  耷伽这才放下心来,说道:“真是这样就好,你这个妹妹怎么会这么怪,别人碰一下会受不了,她自己怎么没事?”

  提到寒儿,耷伽和易腾不由自主看了寒儿一眼,心有余悸,脸上有警惕的神,而寒儿却眨眨眼睛,对自己闯的祸事没有任何反应。

  两人心想,这个小孩看起来天真无邪,又不会说话,真是怪!

  我知道两人想什么,不要说你们不明白,我自己何尝又明白,说道:“我妹妹上有一寒气,对她自己没有任何伤害,别人却不能碰。另外,她到现在还不会说话。”

  两人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么可孩不会说话那真是太可惜了,易腾不由看了一眼寒儿,心想,自己还真冤枉,不明不白地吃了一次大苦,看小孩无辜的样子,他心里只有苦笑而已。

  我看到先前耷伽为了帮助易腾驱除体内寒气点燃的枯木还在燃烧,怕引起火灾,对寒儿道:“小妹,你去把那边的火灭掉,免得有意外事故发生。”

  寒儿一蹦而起,小手一扬,一道寒冷的白气立即将整个燃烧的大火扑灭,然后又到我头部不远处。

  耷伽两人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易腾在想,还好我是接触,如果是被这寒冷的白气碰着体,那后果…想到这里暗呼自己侥幸。

  耷伽苦笑着对易腾道:“我们两个真是一对难兄难弟,只是易腾,你吃亏在莫名其妙,对方也是无意的,想报复也无从谈起。哈哈,不过,每一次都是我受伤,这回有你陪着我心里好受多了,兄弟嘛有难同当,有苦当然同受了,你说是不是?”

  易腾看耷伽幸灾乐祸的样子,没好气的骂道:“你还说,要不你也试试被冷的觉,这次我不会阻挡你。”

  耷伽心惊道:“免了,免了,我宁肯被卡冉撒多打几拳。”

  易腾笑道:“你不是说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再说,这么可的妹妹你就不想抱一下,我记得你一向很关心小孩的,哈哈!”

  看到两兄弟间的情,让我羡慕,如果不是有意外事故发生,自己也不会跑到这里来,现在应该和军哥在一起玩物耍,或者正在被小如敲诈勒索,让我哭笑不得,想到这里我道:“你们兄弟间的情很好。”

  易腾接口道:“我们两从小在一起玩,兄弟间的情是很要好,不过,认识了这个倒霉的兄弟后我成了下人,每一次他受伤都是我在旁边照顾,想起来真是心有不甘。”

  我知道易腾不过是在嘴上抱怨,心里并不是真的这么想,我和军哥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每一次我悄然离开,回去后他都要抱怨几句,我知道他心里并没有抱怨我的意思。

  耷伽也不以为意,哈哈笑道:“你现在才想起来,晚了,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你这个下人还真不错,问寒问暖,照顾周到,要让我再找一个像你这样的下人还真难,呵呵!”

  易腾也懒得理他,对我说道:“我叫易腾,那个懒皮狗叫耷伽,都是山下村子的人,离这里不远。小兄弟,你还记得你和你妹妹叫什么吗?”

  我心想,这些到也没必要瞒着他们,说道:“记得,我叫王冰,我妹妹叫王寒儿,很兴认识你们两个,你们叫冰和寒儿就可以了。”

  易腾和耷伽两人心里想,还好记得自己叫什么,也怪,怎么会记得自己叫什么呢,念头一闪而过,也没有想到其它,兴的说道:“我们也很兴认识你。”

  耷伽若有所思道:“你妹妹叫寒儿名副其实,你叫冰,不像吗?”

  我道:是吗,不过名字是我父母取的,冰不冰只好用了。

  易腾忍不住一笑道:“说的也是,父母取名的时候我们知道什么。”

  我心里很疑惑自己掉在什么地方了,自己从广州市糊糊飞出来,受伤后在这里很久了,看老村夫的那副德,知道问也是白问。再看这里小孩子的说话行事都和我想象中格格不入,他们说什么老夫子、私塾都是以前的名称,现代人不会用的。我一直怀疑自己掉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又封闭的民风没有开化的山里,不禁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耷伽想也不想说道:“这里是天突峰。”

  天突峰?没听说过,我也想不起有这么一个地方,可能是不为人知的原因吧,也可以理解,我又问道:“你们这里隶属哪个省会?叫什么?”

  两人睁大着眼睛望着我,易腾道:“你说的什么省会,我怎么听不懂?”

  我一怔,省会也不知道,不会这么封闭吧,再怎么说中国解放后将近五十年了,多多少少也应该知道一些,不由问道:“难道你们的这里的人都一辈子呆在山里,不出去到外面做事?”

  “有啊”耷伽接口道:“我和易腾常随着大人到天突城无去玩,那里很好玩的,人很多,新鲜的玩意都是山里没有的,我和易腾还买了很多的玩具。”

  我怎么也想不出中国那个省会有个城市叫天突城,我读祖先留下来的游记,里面也不增提到,难道是个很小的城市,或者最近几年以来才命名的,不然的话我怎么不知道?

  易腾看我在沉思默想,脸上的神现出惑不解,问道:“你不会不知道天突城吧?天突城在萨蓝国很有名的,除了萨蓝国都城瓦克都,就论到天突城最大最繁华了,这你也不知道?”

  萨蓝国?瓦克都?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疑惑的问道:“等等,这个星球叫什么你们知道吗?”

  耷伽哈哈笑道:“你失忆只就知道自己叫什么,其它的都忘记了,如果不是失忆,怎么连凼腊星也不知道,真是笑死我了,哈哈…”我并不觉得可笑,失声惊呼道:“什么?凼腊星…”

  易腾一愣道:“怎么…你知道?你不是失去记忆忘记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我都被你搞懵了。”易腾一连串的问题向我丢了过来。

  耷伽也怔在那里,疑惑的问道:“冰,怎么回事,你…”我心里叫苦不迭,口里语无伦次的说道:“凼腊星,不是地球不远处的一颗星球吗,我怎么回掉到这里,这…噢不,我不知道什么凼腊星。”

  耷伽两人不知道我说什么,本不清楚什么地球,怀疑我的脑袋受伤严重,思绪错了,耷伽担心的问道:“冰,你说什么我们听不懂,你不会有事吧?”

  我冷静下来道:“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易腾比较心细,善于察言观,从我前后不同的神中他好像领悟到什么,不由问道:“冰,你说的地球是哪里?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我强笑道:“没什么,是我胡言语说的,你们不用当真。”

  我前后矛盾的态度让两人难以适应,对地球这个地方更好奇,见我脸上神变幻不定,两人想从中看出些什么,定定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暗忖,这里是凼腊星球,难怪自己觉得这里很封闭,各方面格格不入,对不上号,还以为自己跑到广州附近地区哪个深山里。自己怎么跑到凼腊星球,凼腊星球是距离地球比较近的一颗星球,直径有地球三分之一。

  在和九天阿姨讨论宇宙各个星球时,因为凼腊星比较小没有在意,只知道文化等各方面与地球相比,相差悬殊,不可同而语。虽然相距较近,按理说我的修为还不够,不能移动到其凼腊星球,难道我出山后修为不知不觉间有了很大的跨越?

  也罢,既然来了,就安心养伤吧,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提前一步离开地球。原计划在七月一香港回归祖国后打算离开地球到其它星球走动,没想到的是以这种方式离开,有些惨不忍睹,狼狈极了。

  对我来说,在凼腊星球返回地球也不会路,有宇宙卫星我路的可能很小,要么载宇宙飞船回去也可以,办法多的是。只是现在自己真元没有恢复,无法和九天阿姨或者疗银发他们等人联系,想到这里,对自己在异域也就不以为意,坦然对之,心情也随之舒畅多了。

  我想通后展颜一笑,对耷伽两人说道:“你们这里不错呀,是一个养伤的好地方。”

  耷伽两人相视了一眼,知道我是没话找话说,也知我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他们也是畅快的人,既然我不愿意提起,他们也不再问。

  又将话题又回到我失去记忆的事情上,易腾问道:“冰,你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家是那里的吗?”

  我内心有些愧疚,两兄弟一心一意帮助自己,我却在骗他们,但除了这样再没有其它好办法,再说,先前已经说出自己想不起来了,这时也只能继续装下去,说道:“是呀,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耷伽和易腾一时到很为难,耷伽双手一伸道:“这就难了,我们不认识你,说明你就不是附近山区的小孩子,你想不起来我们怎么通知你家里人来接你,也不知道送你回家的路?”

  易腾自作主张道:“要不我回去告诉大人,说不定他们知道,耷伽,你在这里守着他?”

  我暗忖,他们心地善良,首先想到通知家里人接我,或者送我回家,看他们刚才气势汹汹打斗,这会显得很明强干。但我在这里养伤的事情不希望惊动他人,知道再拖下去反而不妙,顾不得再试探两人,忙说道:“这个…就不用麻烦两位了。”

  两兄弟正在为了我的事想办法,自以为找大人这个注意很不错,这时听我说不用,耷伽奇怪的问道:“不用,你什么意思,有人来接你回去?”

  我道:“没有,不过…”

  耷伽一听没有,口道:“没有,那怎么可以,你躺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呀!”

  易腾自作主张的建议道:“要不我们两个将你抬到我家去吧,等你伤势好了说不准会想起自己家在那里,再说,在你养伤其间我们可以打听附近那里有失踪小孩的村子,不就清楚了。”

  耷伽一拍手,极其赞成易腾的建议,说道:“就这样,我赞成。”

  他们赞成,我可急了,忙解释道:“我受伤后在没完全好之前不能移动体,一动骨头断裂处再也长不好了,所以,就不用麻烦你们两位了,再说,躺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呵呵,你们不觉得这里风景优美,空气新鲜,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吗,天做被地当,再惬意不过了。”怕这两个热心的小孩子真的移动我,不得不说明原委。

  两兄弟这才释然,明白我一直为什么躺在这里不动是怕移动后骨头断裂处错位,易腾道:“呃,这样啊,那真的不能移动。不过冰,你到是很潇洒自如,这里是被人称为绝域,附近的村民没有敢来,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怕?”

  我心想,这里被称为绝域,难怪很少有人来,不知道为什么被称为绝域,自己在这里躺了一段时间,偶尔也听到山林里传来呼啸的声,是不是与绝域有关,心有所思,笑道:“有什么可怕的,我躺在这里很久了,还不是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你们说的绝域是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

  易腾神有些不自然,望了山林深处一眼,显然有些怕,他道:“我们也不清楚,大人告诉我们山林内有鬼怪,不让我们来这里。不过,山林内有时候传来令人很怕喉叫声,小朋友们听了自然很怕,没一个敢跑进去。算了,不说它了,反正没人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是说说如何安排你吧,你躺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办法。”

  我心想,绝域很神秘的吗,连附近的人都不清楚,不过,我怀疑呼啸的声音是手发出来的,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笑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耷伽有些为难道:“你躺在这里不能动,下雨或者有野兽怎么办,我们又不能时时刻刻配着你?”

  我内心他们的热心肠,不以为意道:“没事,山林中树木枝叶可以避风遮雨,再说这里是山林边缘,野兽不会跑起来,你们就放心吧。”

  易腾想了一下道:“我有办法了,不如我们搭个蓬子,既防守野兽袭击,又可以挡雨,两全其美,耷伽,你觉得怎么样?”

  耷伽大喜道:“这个注意不错,挡雨没问题,野兽就难了,不过,有比没有好,我们就搭个草棚,起码可以挡住雨水。”

  两人也不再和我商量,在我躺的地方动手搭草棚。在山林中搭起来到也不难,不用打桩,利用树干就可以了,用草绳将横梁连接绑在一起,再在上面搭上长长的野草,一个简单的草蓬两人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好了。

  两人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在我边,他们自己也意,很有成就

  寒儿到很新奇,兴得在草蓬内跳来跳去,耷伽两人也对寒儿没有先前那么怕了,知道只要不接触寒儿的体不会有事。

  我对两人热心很,在他乡能到这么热心的朋友,很是难得,由衷地说道:“两位辛苦了,谢谢!”

  易腾道:“你受伤不能动,你妹妹又小不能照顾你,我们这么做也是应该的,这点小忙不值得一谢。”

  我道:“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

  耷伽道:“什么事你说,不用说求了,能帮忙我们一定帮忙。”

  我道:“我在这里养伤的事情,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两位能不能帮我保密?”

  我的话令易腾难以理解,不由自主的问道:“保密?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做?”

  耷伽略一沉思明白了我的意思,以为我不想让别人打扰,试着问道:“你是说不想让人知道你们兄妹在这里是吗?”

  我表示同意,说道:“只有两位知道就可以了。”

  易腾不明白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别人知道也没什么要紧吧?”

  耷伽道:“也许自有他的道理,你想啊,一个比我们年龄小的小孩子,一的伤势,边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妹。又不是我们附近的小孩,肯定有我们想不出来的理由,决不简单,我们帮忙就帮到底,不用告诉别人就是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易腾自以为是的说道:“也许你说对了,他有不得已的理由,也可能他可能有很多仇家,他是在被打伤后带着妹妹逃了出来,只是他自己失去记忆后忘记了。谁这么狠心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耷伽也认可易腾的说法,问我道:“是不是有仇家追杀你,怕别人知道?”

  我暗想,你的想象力丰富多彩,很不错吗,我是被人打伤掉下来,俗话说跳的,摔得也重,如果不是太,摔下来的伤势就不会是这样严重了。内心也担心姓木的追来,他短期内伤势不轻难以恢复,但听他口气,飞鹰山庄很了不起,势力很大,知道姓木伤在我手,说不准会据姓木描述我的样子追来。

  不过,也不是很担心,我现在是小孩子,他们不会联想到一个青年人会变成一个小孩,说有仇家追杀也不是骗他们,想到这里说道:“两位还请为我保密。”

  两人以为真的,眼睛往山林四周瞄来瞄去,似乎很担心我的仇家突然间跳出来。我看的暗自发笑,如果真的仇家跳出来,你们两个这样有用吗。

  易腾点点头道:“你这样的情况是不能让人知道了,本来我还想告诉我家里人,把你们接到我家呢。”

  我一听急了,我受伤本来不能动,再让附近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小孩子受伤躺在这里,像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那觉很不好,再说,我不是附近的人,他们追问起来难以解释清楚,被姓木的人知道了,产生联想,追寻到这里,那…后果不可想象,忙说道:“千万别,我现在很好,两位就不用再告诉你们家里人了。”

  易腾笑笑道:“你放心,我是看你和你妹妹无依无靠在这山林里也不是办法,才这么说说,现在知道你有仇家追杀,就不会了。村子里不安全,来人一打听就知道,没有比这里再好的地方躲避了。”

  我这才放下心来,暗自心惊,希望他们两个能守口如瓶,不会把的事出去,想到这里眼睛望着两人,看两人也不像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耷伽以为我还不放心,拍着膛保证道:“我们下村的人最守信用,绝对不会说出去,你就放心好了,说出去我们就是胆小鬼。”

  我暗忖,最好是这样,不过,这种小孩子的说话保证我们很小就用过了,想不到他们十多岁了,还在用这一套,不过看他们的神也很认真的样子,说道:“谢谢!”

  耷伽道:“不用客气,都是落难人,哈哈…嗯…”他一大笑,牵动脸上瘀肿,痛叫出声来。

  易腾脸上有忧,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要不我回去找些药来?”

  耷伽不以为意道:“没事,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知道他说话的意思,因为刚才和大熊比试输了,而且被打鼻清脸肿,恰恰我也是受伤者,所以他说都是落难人。自嘲自笑,语气中有些落莫。

  易腾不由骂道:“卡冉撒那小子也够狠的,每次下手都这么重,下次得想办法教训他,不然的话,他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耷伽也有自知之明,摇头道:“难,他壮的像头老虎似的,力气很大,十次有八次是我们输。”

  我虽然看到他们打斗的过程,但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打斗,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打斗,大家和平共处不好吗?”

  耷伽摇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这就奇怪了,常常斗来斗去,却说不知道原因,这能说的过去吗,没有比这话更让不解,我道:“呃?奇怪了,还有打架斗殴不知道原因的事情。”

  易腾知道我问什么,解说道:“两个村子是世仇,是什么原因,大人也不告诉我们,反正双方都看不顺眼。”

  我眼神中疑问越来越多,问道:“是吗?”

  易腾说道:“大人说,以前我们下村的一个青年和上村的一个姑不知道怎么回事很要好,常偷偷约会,不慎被发现了。我们村说姑勾引有为小伙子,上村却说我们村的小伙子耍氓,有意败坏姑的名誉。两村婆说婆有理,公说公理,说理不清大打出手,双方死伤无数。后来他们两人找到机会偷跑出来相拥跳涯而死,两村人这才停止伦理打斗,矛盾加剧,恨比天。不过此后两村再无打斗,却老死不相往来。”

  我心里疑惑不解,怎么像故事一样,难道政府不管吗,呃,可能是这里离城镇太远没人管,但还有些不明白,年青人相是很正常的事,用得着偷偷摸摸约会?

  耷伽不以为意的笑笑,说道:“也没什么,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人都不理会。就是我们小孩子不服气,经常的打斗,也是闹着玩的,不过,输了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天黑后两人回起了,大概耷伽也知道黑暗中大人看不清楚他脸上的伤,也不用担心被发现,想来常常受伤,自有应付家里人的一套办法。

  寒儿一蹦而起,迅速消失在山林中,老村夫出现了,半闭着眼说道:“失去记忆确实是个很好的借口,推的一干二净,聪明,心计不差。”

  我暗骂这老东西可恶,在暗中偷听我们的谈话,这时却来冷嘲热讽,我不的笑道:“谢谢夸奖,不过,老人家偷听小辈的说话是很不礼貌的,呵呵,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

  老村夫眼中光一闪,很短暂,摇头道:“我一个老头子没什么你值得出卖的。”

  我笑道:“那可难说,比如说你不愿意让他们知道的事,呵呵,你不要生气,我也是随便说说。”

  老村夫道:“小孩子太聪明不好,不能掌握分寸的小孩子更不好,你是吗?”

  我知道他是在警告我,无所谓的笑道:“是啊,我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小孩子,不过,装神鬼的老人家让人看了很不,尤其是显得深莫测的老头。”

  老村夫对我的油嘴滑舌也大无可奈何,摇摇头走了,我对着他的背影扮了一个鬼脸,朝一个树后出一颗可小脑袋的寒儿伸了伸舌头。寒儿也极有兴趣的学着我朝老村夫扮了一个鬼脸,伸了伸设头,显得天真活泼。

  我哈哈笑道:“小妹,咱们两个越来越像兄妹了。”

  寒儿跳过来到我边,喜盈盈的看着我。

  一晃一个月又过去了。

  在小孩和老村夫的奇药帮助下我伤势恢复的很快,可以移动了。

  这天,耷伽和易腾两人又鼻清脸肿的来看我。两人的神让我到好笑,我笑道:“又输了?”

  易腾道:“又不是第一次,你那次见我们赢过。”

  耷伽没有说话,指了指自己的脸,意思是这不是很明显的是吗,还要问。

  对这两个好朋友,我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好气。明明清楚和卡冉撒单打独斗会输,但输一次斗一次,神可贺。每一次来都是鼻青脸肿,我于心不忍曾经劝说不要再打了,耷伽非要赢一次出出气不可,也许我只能帮帮他们了,想到这里忍不住说道:“其实,要赢卡冉撒也不是很难,只是你每次下闪的速度慢了一步,肩膀顶他的肚皮他非倒不可。”

  耷伽哇哇怪叫道:“你懂…怎么不早说?冰,你小子不够朋友。”

  易腾不管那么多,能赢卡冉撒就成,催促道:“快!快!快教我们。”

  想不到他们这么心急,一听有办法赢卡冉撒不顾一切了,我笑道:“我不懂,不过…我看别人这样用过,很有用。”wWw.N6xS.COm
上一章   现代修真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现代修真史》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娱乐,完结小说现代修真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现代修真史的免费尊宝国际娱乐,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娱乐”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