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武林美女排行榜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四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武林美女排行榜  作者:大盗三木 书号:27313 更新时间:2013-12-4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三章凤婉组合

  听闻张浩波话里带着几分隐忧。范灿心中一动,追问道:

  “前辈的意思是…”

  张浩波脸上带着几分不解:

  “公子,在下不解的是黄煞为何扬言看上了我家小姐?要知黄煞田维应虽然凶狠,但江湖传闻中他并非是好之徒!”

  范灿本只有些好奇,听罢张浩波的解释后,面微动;既然黄煞田维应并非是好之徒,那么这次偷袭定然是别有原因。

  事情万变不离其宗,原因只能处在双方上,正常而言,对周兰芷来说,美貌是她最大可能为自己招来祸害的罪魁祸首;对田维应来说,美貌也应是他动手的最大理由。但这个最大的理由或许被张浩波的解释击破,双方的矛盾由不在周兰芷容貌上!

  想象山六熊和关西三凶对周兰芷的态度,本没尊敬可言;显然即使他们将周兰芷抓回去,也不可能向说的那样,周兰芷会成为田维应的小妾。

  除了美貌之外,周兰芷上肯定有引田维应的东西!这东西或者在周兰芷上,或者周兰芷本就是个惑——比如七煞好财,用以勒索周公允;不过这点从周兰堂的死来说是说不通的。

  范灿微微皱眉,事情的复杂似乎出乎他的预料;张浩波见范灿有些疑惑,歉然道:

  “田维应那厮肯定是别有所求。将公子牵扯进来,张某深抱歉!”

  “前辈误会!”范灿摇了摇头“甭管田维应为了什么,他之所作所为都为人不齿!对于出手相助二位之举,晚辈没有丝毫后悔,就像师妹现在一样!若当时任凭两位为山六熊或者关西三凶所伤,且不说师妹会责怪与我,龙门镖局的诸位前辈责怪与我,范灿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公子…”张浩波心生

  “前辈,范灿不才,深知当仁不让的道理!”范灿打断张浩波的话“绝不会因为黄煞在江湖上呼风唤雨就心生怯意!”

  范灿清晰地记着萧紫荷在竹林时说的话,整个江湖中的正义和秩序靠的是无数的江湖志士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不畏强势,当仁不让,才是侠之本

  “前辈,我师父师和师妹少涉江湖事,尤其是师妹,潜心治病救人,乃大慈大悲者!”

  “清姑恩泽遍及天下!”张浩波由衷赞道。

  “范灿稍有不同,半路拜入我师门下;先前多此与江湖人冲突,如黄河帮卢晓东之,如洛陈一鸣之,还有冥鼠谷的六只大老鼠也是在追击晚辈的过程中被左枫击杀;晚辈撇不开江湖的影子!所以江湖事对晚辈来说,虽然周折,但并不忌讳!”

  范灿解释这些,是告诉张浩波自己对救人一事实乃本意。不必为将自己牵扯进来心存歉意;张浩波闻罢,自言惭愧。

  两人边等边谈,约莫少半个时辰后,董婉儿过来报知周兰芷之毒和上的伤已然解去,并唤两人前去,范张两人闻之大喜,急忙跟过去。

  周兰芷斜倚在上,长颦减翠,瘦靥消红,但气明显好了许多;范灿看的出,破脉跗骨散已经解去;中此毒以后,发梢耳际会有一点异常,此刻已然褪去,正是解毒之效。

  于清榻边的凳子上,正关心地询问周兰芷的受,额头上渗出几粒香汗,显然是费力颇多所致;凤飞飞站在于清后,不时为于清递上巾拭汗;与面对范灿时的那个超级小魔判若两人,俨然一个贴心小丫鬟。

  董婉儿将范灿二人让进屋子,于清见张浩波进来,起让出地方。

  “公子。张叔叔!”周兰芷虚弱地向二人打招呼。范灿点了点头,张浩波赶忙上前,关切地询问:

  “小姐,你觉如何?”

  周兰芷点了点头,表示毒已经完全解去,稍作休息即可复原;对于清的之情溢于言表;张浩波对于清医术自然是信心,此刻闻罢,起便拜:

  “清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于清微微一笑,示意范灿拦下张浩波,温和道:

  “前辈无须多礼,于清是大夫,治病救人乃是本分!况周姑所中之毒有伤天和,于清相助,当仁不让!”

  当仁不让,又是当仁不让,张浩波暗暗赞叹。

  范于凤董四人在周兰芷住处了一会,便以她需要静养为名,告辞离开;离开之前,于清嘱咐张浩波好好照顾周兰芷,在燕赵楼静候东昌府的消息。

  考虑到周兰芷的安全问题,范灿拦下起相送的张浩波,跟在于清三后向楼下走去。

  燕赵楼是燕家家产,为燕京城第一大的客栈,不下数百间客房,各方面均属一;虽然价格不菲,依旧常常人为患;来人除了过路的各方商贾,大都是些江湖客;不过由于燕家威名在外,少有人敢在此闹事;闹事的虽少。但是江湖豪客呆在一起,自然少不了喧哗。所论话题五花八门,旧识叙旧,新友把酒,江湖趣事,坊间怪闻,才子佳人,美英雄,应有尽有。

  范灿四人赶来时大厅中人物尚少,大都是因为昨天一场大雨助了诸位的兴致,很多人听雨畅饮,所以起已是上三竿;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大堂里了人,大伙兴致盎然,议论着这些子发生的事,其中就包括昨天周兰芷雨中遇险一事。

  由于传闻所致,事情似乎有些偏颇,不过大方向没有偏出;却又是客栈掌柜燕平的功劳。

  “的,山六熊那六个狗熊竟敢跑到燕京城来,肯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有人骂骂咧咧,对山六熊颇有意见。

  “老贾,人家虽然是狗熊,可也是熊不是?怎么能再吃呢?”有人反驳着。

  “你知道个?”被称为老贾的人骂道。“狗熊就是狗熊!”

  “燕家传来消息,偷袭燕家主的小贼昨在南郊出现,燕二侠已经带人赶去了!”

  “真的?你从哪得来的消息?知道对方的份了吗?”

  “老李头竟然将闺嫁给了王秀才,这不是把闺往火坑里推吗?”

  “王秀才知书达理,颇有文采,不是好的么?”

  “文采再好,妙笔生花,不能当饭吃啊!”…

  正当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楼梯口和门口静了下来,继而这种情形传向整个大堂;人们的目光分别转向楼梯口和客栈门口,带着好奇。

  范灿在前。后是蒙着轻纱的于清三,虽然掩去姿容,但却掩不去三动人的姿;若只于清一人还则罢了,偏偏凤飞飞和董婉儿都是这般;所以四人甫一出现,就引了大批人的眼光。

  门口进来的是一男一两位剑侠客,男的年约三十五上下,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白里透红,神清气朗,长髯飘,一袭青衫,整个人气质超然,令人心生敬意。的明眸秋水,黛眉如花,瑶鼻红,青青裙,风姿绰约,望之虽已三十许的年纪,但岁月并未能掩去她的天生丽质。

  这美男子和美妇人给人雍容华贵的觉,和青气息十足的范灿他们一样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是琳琅双侠!”有人认出了此二人的份,纷纷向他们打招呼。范灿是后起之秀,而且来燕京城不过数,虽然名声在外,却少有人认得;虽有三个绝世美阵,却也没人打招呼。范灿和于清没觉得有什么,处之淡然,面不改向外走去;凤飞飞和董婉儿两个小姑却几乎同时轻哼一声,带了几分不服气。

  “琳琅双侠”是近年来江湖上风头正盛的一对侠侣,男的名叫王琅,就是那美男子;的叫商琳,就是那美妇人;夫妻二人联袂闯荡江湖,靠着一套琳琅剑法纵横武林,行侠仗义,颇有侠名。

  两人本都是名门之后,青梅竹马,本有机会继承家业。但他们均不喜拘束,因此大部分时间都在江湖闯荡。

  范灿听说过些许二人的消息,并未在意——若说在意的话,只是敬佩两人的选择,外加…商琳的美丽。

  偌大一个大堂,进出行走的自然并非只有他们两拨人,但是目光却大都落在他们上;一是好奇清凤莞三的容貌,一是赞叹琳琅双侠的风姿。

  范灿四人向外走去,琳琅双侠跟着热情招呼的店小二向里走来,范灿和于清不约而同地向旁边让了让,凤董二姝却不想让开,看她们的样子;大有和商琳一较低之意;于清若有若无地让她们让了让路子。

  范灿和于清依次平静从琳琅二人前经过,低声谈论着周兰芷的病情,面没什么变化,和平时一般无二;凤飞飞和董婉儿两轻轻碰了碰手,一左一右让开,凤飞飞在王琅一侧,董婉儿在商琳一侧。

  待店小二过去,琳琅双侠经过她们边时,凤飞飞突然惊呼一声,脚下一崴,打了个趔趄,轻纱飞扬,出了致无双的小下,顿时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包括商琳;董婉儿快速地商琳边绕过来,凑到凤飞飞近前,关切地问道:

  “姐姐,你没事吧?”

  凤飞飞出了口气,示意自己没事,见范灿和于清已然出门,赶忙扯着董婉儿追了上去。

  出门之后,董婉儿从怀里掏出个绣花荷包,在手里掂了掂,得意道:

  “哼哼,管他是琳琅双侠还是琅琳双侠,遇见了咱们凤婉双侠就只有被吃的份!姐姐,你数数银子,今天咱姐俩为清姐姐接风!”

  原来董婉儿在凤飞飞引众人目光时,趁机将商琳的钱包偷了来,她的偷技在本行业内,看比于清的医术在医界,一路奔波的商琳当时并未发现。

  凤飞飞结果钱包,掂了掂笑道:

  “商琳还讲究,朝云百花,这胭脂要几十两银子呢!”

  两人快步赶上范灿和于清,向范灿炫耀自己的战果;范灿听罢,哭笑不得;于清听罢,轻叱两人调皮,并且吩咐董婉儿快快将东西还回去。

  董婉儿和凤飞飞那里肯干,一左一右腻在于清边央求;正当于清束手无策之时,范灿看着不远处的燕赵楼门口追来的琳琅双侠,嘿嘿道:

  “苦主来了!小妮子你最好赶紧溜掉!”

  商琳正要付押金,突觉怀里空荡无物,钱包已经不知去处;顿时一惊,稍稍回忆,即找出事情的原因,说了句“钱包被小偷偷了”再去看,凤飞飞和董婉儿已经消失在门口,赶忙扯着王琅追了出来。

  燕赵楼的伙计一听,竟然有人在客栈行窃,赶忙包给上头,不过时就有三名手赶来,跟在琳琅双侠之后追出去。正吃饭闲聊的江湖客们一听,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偷窃之道,而且是那两个段极美的小姑,顿时扔下饭菜,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凤飞飞和董婉儿本待和琳琅双侠过上几招,突见他们后呼呼啦啦的人群,一左一右架起于清,向前跑去;范灿见没人招呼自己,自然没有背黑锅的道理,赶忙举步跟上。

  琳琅双侠、燕家三人和店里诸豪固然非是弱手,尤其琳琅双侠,行走江湖数十年,功夫早在一之列;但凤飞飞和董婉儿一个是天尘小魔,一个是神秘小神偷,来历出均不在前者之下,功夫也以轻功见长,虽然带着于清,跑起来依旧是轻烟似的。

  范灿不紧不慢地跟在凤董后,不时责怪两人胡闹,直接被她们无视:

  “你不胡闹,就留下来和他们好好谈谈!你跑什么呀?”

  凤董二人一左一右扶着于清极为不便,而且大街上那么多人拦路,只能发挥出七成本事;琳琅双侠全力追赶,后面诸位为了看热闹更是不留余力,很快就追了上来。

  凤飞飞见商琳只在十丈开外,回头指着范灿,大声喊道:

  “喂喂,你的东西都在这人上,快快别追我们了!”

  范灿是此次出诊的劳力,大部分东西都有他背着;闻听这等栽赃之言,赶忙辩解道:

  “你这小偷,尽是胡说!东西若在我上,你干嘛要跑?”

  “我们怕被你连累!”凤飞飞理直气壮,脚下的步子却是不停。

  商琳王琅是江湖一手,行走江湖数十年眼光自是非凡,看得出凤飞飞董婉儿是手,气定神闲的范灿更是手,对望一眼,趁范灿和凤飞飞斗嘴,突然发力,王琅腾空而起,如苍鹰搏兔在半空中一个滑翔,飘出数七八丈,落在四人的去路上。

  董婉儿招呼凤飞飞一声,示意她拦下追兵,自己则是背起于清向旁边跑去,准备绕开王琅。

  凤飞飞跟在清婉之后,严阵以待;不过董婉儿没走两步,就被商琳拦下,侠娇喝:

  “姑,请留步!”

  凤飞飞董婉儿见被人围住,撇了撇嘴,将于清护在中间,双双看着商琳。

  至于范灿,被赶上来的燕家手和诸位江湖客赶了过来,虽然看不到三的面目,但是不少人仍旧很嫉妒范灿;甚至有人将偷窃的罪名按在了范灿头上。

  在逃跑的过程中,于清一直未说话,任由凤婉带着自己;小神医知道这两个小姑子,说了也没用。此刻见她们将自己放下,径自躲到范灿侧。

  商琳王琅一左一右,三个燕家手和一群江湖客将四人围在中间。

  范灿将于清护在边,低声询问她腿脚累不累;至于周围诸人,不在他真正的考虑范围之内,凤飞飞董婉儿这俩小妮子敢惹事,自然要有摆平事情的准备。

  于清武功尚在凤飞飞之上,自然不会觉到累,况且两个小妮子本舍不得累她。

  凤飞飞和董婉儿被人追赶,知道事情败,除了污蔑了范灿两句,却也不慌不忙;凤飞飞见商琳面严肃,扯起董婉儿的小手,双双一指范灿,齐声道:

  “是他指使我们做的!”

  她二人正值青年华,声音清脆甘洌,闻之令人耳目一新;众人包括商琳的目光都转向了范灿;范灿见这两个小妮子咬定自己,不慌不忙,向王琅和商琳依次抱拳,招呼道:

  “在下见过两位大侠!丫鬟无礼,冒犯了侠,在下这里向您陪个不是,万望见谅!”

  琳琅双侠见范灿彬彬有礼,心生好,敌意放下大半,王琅正要抱拳回礼;就听董婉儿怒叱道:

  “混蛋,我们只跟随姐姐,谁是你的丫鬟?你若是再敢胡说,信不信姑踹你?”

  凤飞飞也道:

  “我们才不和骗子做朋友!”

  众人听到这四人复杂的关系,一时间没了主意,这两个小辣椒显然不服这年轻人管制,一直未说话的那位才是正主。

  商琳和王琅对望一眼,双双望向范灿,范灿对于凤董两人的话充耳不闻,却也不再说话,示意他们教训一下这两个不知天地厚的小妮子。

  正当琳琅双侠走到一块低声商量时,三个燕家手走上前来,其中一人沉声喝道:

  “阁下为何要在我燕赵楼行窃?欺我燕赵楼无人吗?”

  董婉儿闻言,毫不在意,撇了撇嘴,不屑道:

  “那是你说的,姑可没说!少林武当姑都闯过,燕北燕荆见了姑都要绕着走,何况你一个小小的燕赵楼?”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第一百零四章 借点银子

  范灿知道董婉儿本领不凡。定然有惊人的艺业或者背景;却未料到她有这么大的口气,燕家兄弟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就罢了;竟然连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林武当亦不入其法眼,这话并非随便是人就敢说!

  见她口气狂妄,琳琅双侠禁不住投来好奇的目光,好奇这到底是哪家的姑;燕家的三名手对望一眼,气势弱了许多,对方既然敢在此点名燕北燕荆,定然有所依仗,为首那人不再咄咄人,却也不甘示弱,抱拳声喝问:

  “姑是哪位人门下?可否报上名号?同时斗胆请姑给个解释!”

  董婉儿和凤飞飞并肩而立,宛若两株绝世仙葩;众人纵然好奇两张斗笠下是何等的美貌,可却没有人赶上前询问。

  “我师父不是人,只是个小人物而已!难道小人物就不能闯少林么?”董婉儿扬了扬眉,溢出几分张扬和英气“回去告诉燕荆那小子,他欠姑的东西,姑一定会拿回来;下次最好别让姑遇见,否则就不是贰佰两银子那么简单的事了!”

  她说的有模有样,煞有介事,燕家三人听罢。更是惊疑不定,围观诸人更是在猜测她的份,奈何在场的人中除了范灿之外,三个孩儿均是轻纱罩面。

  这个时候,琳琅双侠商量完毕,商琳上前,质问道:

  “不知商琳何处得罪了姑?竟然惹得姑施展妙手,将妾之钱包取走!”

  董婉儿见商琳不卑不亢,据理力争,有些理亏;推了推凤飞飞,示意她上前应付,凤飞飞不慌不忙,脆声答道:

  “侠,我二人和你无冤无仇,只不顾你恰逢其会罢了,若刚才进门的是别个人,一样要个过路费——至于我姐妹为何收过路费,还得怪这位少侠!”

  凤飞飞指了指范灿,众人见她把矛头又指向了范灿,已有八分不信,只是她的理直气壮,倒也没人打扰。

  “姑这是何意?”王琅上前,沉声问道。

  “咳咳!”凤飞飞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姐姐初到燕京,我和婉妹妹想为姐姐接风洗尘,奈何我们俩穷的叮当响;本是准备向他借点银子。但是这个吝啬鬼出来的时候故意分文不带!我们俩无可奈何,只能出此下策!所以我们俩并未故意针对你!无论刚才经过的是不是你,都要借给我们点银子!”

  凤飞飞将源归在范灿吝啬上,表明态度并非针对琳琅双侠——谁让你们这个时候出现呢?同时凤飞飞直接无视燕赵楼的人。

  她这理由本就是强词夺理,商琳面一沉:

  “姑的意思是,我夫妻来的不是时候,才会惹姑出手,纯粹自找苦吃?”

  除了东方韵、于清和莫轻寒等少数几人外,凤飞飞从来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蝶谷诸,何况是眼前的琳琅双侠;听罢商琳的话,小魔未可置否。

  “若我夫妻不想借给两位呢?”王琅上前一步,气势上升。

  “那可由不得你们!”凤飞飞话里带了三人不屑,反正东西已经到手。

  王琅见此,看了看毫不关心这边的范灿,做了个请的姿势:

  “既然如此,那我夫妇只能靠自己的本领取回自己的东西!得罪!”

  说着准备出手制住凤董两人,商琳在旁边配合;围观诸人中,燕家三人上前拦住了范灿,大有指教的意思;其余人一看要打架,纷纷喝彩起来。端的是闲的无聊。

  “喂喂!”董婉儿见状,连连摆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我们偷东西可不是想为了和你们打架!再说,你们俩是是传说中的前辈人,不能欺负我们俩小子!”

  范灿听罢,不由和于清对望一眼,不知这小妮子搞的什么鬼。

  理由虽然很烂,却足以让剑拔弩张的琳琅双侠停下来,因为董婉儿说的是实话,对方不但是晚辈,而且是两个小姑

  “姑以为我夫妇以大欺小?”商琳问“难道我二人取回自己的东西有错吗?”

  “当然没错!”凤飞飞懒得说话,董婉儿上前应付“可是你把钱要回去,我们怎么办?我们答应了姐姐为她接风的!”

  商琳见她歪理一大箩筐,虽然有些幼稚,虽然胡搅蛮,但并非劫道的强盗那般霸道,琳侠只得道:

  “这和我夫妇无关,我们只想取回自己的东西,其余的事就要靠姑自己解决了!”

  说着就要动手,董婉儿再次拦住:

  “等等!我有个提议,听我说完再打不迟!”

  众人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值得耐住子听下去;只听董婉儿道:

  “这位侠和这位男侠,可否给我姐妹半柱香时间,待我们在这半柱香时间内凑到足够的银两,再把东西还给二位!我姐妹说到做到,决不食言!这样咱们就不必打架了!你们看如何?仅仅耽误二位半柱香时间!”

  琳琅双侠听着这个怪异的主意。对望一眼,商琳问道:

  “若两位凑不够呢?是不是还要攥着我的钱包不还?”

  董婉儿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

  “你要对我们俩有信心!”

  小偷儿和失主讨价还价的事听起来颇为滑稽,但董婉儿却将它说得理直气壮,可谓姑的一大本事!

  范灿和于清依旧并肩而立,平静不语,心里却在为某些人担心。

  围观众人中有人看不下去,大声喊道:

  “两位大侠,快快将这两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擒下,掀开面纱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口出狂言,目中无人!”

  有人开头,就有人起哄,一时间要求琳琅双侠直接动手擒住凤婉二姝的声音此起彼伏。

  凤飞飞眼里闪过一丝凌厉,以她的子,就算是将这些人一剑一个杀个干净也无所谓;董婉儿却不愿伤人,握了握凤飞飞的手,低声道:

  “姐姐,动手吧!”

  话音未落,小姑一阵风似的闯入了人群中,鬼影踪般从众人旁经过;琳琅双侠见状,几乎同时出手,不过形未起。凤飞飞已经到了眼前,拦在两人前;动作之快,犹在董婉儿之上,只听她漠然道:

  “两位稍等片刻!”

  现在不用想就能明白,董婉儿的意思是搜怪这些看客的钱财之后,才会将商琳的钱包送回,而且小姑采取的手段很极端——依靠绝妙的轻功直接明抢!

  董婉儿所过之处,清脆的掌声此起彼伏,众人纷纷惊呼;刚才跟着起哄的几人,每个人脸上多了一个鲜红手印,显然是董婉儿留下的。

  人群中不可能没有手。但是包括燕家的三个手在内,无一人有还手之力!其中固然有人多手杂之故,董婉儿轻功之可见一斑!

  “得罪!”商琳不能再任之胡作非为,举掌向凤飞飞攻去;王琅试图饶过凤飞飞,捉拿董婉儿。

  凤飞飞岂是易于之辈,她本就是天尘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天资不输于东方韵,巩固极,小小年纪即迈入江湖一手之列;而遇见范灿后,数次被这家伙的功夫刺,得到了碎玉诀,虽然由于内功基所限,尚无法领会贯通;但是昨从范灿那里得到了莫大的好处,经过于清的疏通和自己的引导,那道磅礴的内力已经渐为己用,此刻面对名江湖的琳琅双侠,毫无惧——或者说不以为意。

  左掌一划一挥,风拂柳式,上商琳的双掌;右手屈指一弹,一劲风出,打向王琅后背,是江湖上极为明的弹指神通功夫。

  商琳见凤飞飞掌法明,娇叱一声,不待招式变老,变掌为指,点向凤飞飞手肘,出招迅捷准确,不输于人;王琅正要撇开凤飞飞,冲入人群中,突觉脑后生风,以为是暗器,艺人胆大,回手去接,可惜形慢了半拍,指劲擦着左臂划过,一阵热辣灼痛传来,低头去看。袖已然划破;心下大惊,如此功夫,当远在自己之上,王琅担心妻,舍弃董婉儿,翻跃回,和商琳一起围攻凤飞飞。

  其实凤飞飞未料到自己的攻击竟然如此凌厉,见商琳来势迅捷,娇叱一声,双脚快速错,飞快到了对手后,不但躲过了商琳一指;而且取得了主动,左掌轻飘飘拍向商琳背后数处大

  商琳眼前一花,不见了对手的影子,微微动容;觉到背后生风,双脚微微点地,拔地而起;在半空中快速一个旋,左脚踢向凤飞飞口。与此同时,王琅赶到近前,欺挥掌进攻,强劲的掌风将凤飞飞罩在里面。

  凤飞飞移形换位,躲开琳琅双侠的前后夹击,曲指连弹,两道劲风分打两名对手。

  她突悟此道,怕是连范灿也只能望尘莫及。天尘传承魔教,武功虽然邪异,却完全称得上博大深;天月极其疼自己的小弟子,自由言传教,教习凤飞飞各种武艺,因此她虽然年纪最小,武功却仅次于东方韵等二三人。

  凤飞飞喜小巧功夫,对于指法做过深刻钻研,很多时候往往是因为功力不够无法取得突破;昨得范灿全力相助,许多以前无法突破的境界现在都可以稳稳掌握,比如这套微尘飞花指,以前只能勉强使出,仅仅是依靠它的妙招式制敌,从未如今这般将之与弹指神通融会在一起。

  当然凤飞飞不会真正对琳琅双侠下杀手,目的只是阻住他们援手。

  琳琅双侠二人闯荡江湖数十年,除了那些极为出名的下剑客之外,少有对手,如今面对凤飞飞,突然涌出一难以抵挡的觉,给他们的力极大,暗暗吃惊,出招之间又多了几分小心。

  在凤飞飞拦下琳琅双侠的时候,董婉儿仗着妙的步法,从游鱼般从人群中穿过,不过多时,小姑的臂弯里就夹着一大摞的银票,而且小姑走着扔着,从前一个上取来的东西尚未捂热,就自动过滤,留下银票,将银子丢在地上;继而扑向下一个人,一时间地是白花花的银子。

  董婉儿有心给刚才那些起哄的人一点颜看看,所以将法和手法发挥到了极致,几乎无人可挡。

  人群大,纷纷喊打,然而却没人能抓住或者拦下董婉儿;五人多人很快成一团,这种混很快就蔓延到附近的大街上,有些贪小便宜者伺机上前捡东西,很快就被气急败坏的江湖客打了个鼻青脸肿。

  范灿和于清平静地看着糟糟的现场;本来董婉儿出手时候的时候,于清想出言阻止,但这两出手实在太快,话未出口,神偷已经虎入羊群,大战已经无法避免,于清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俩小妮子实在太能闹腾了!

  在凤飞飞出手阻拦、董婉儿大抢特抢的时候,有人试图攻击范灿和于清,均被范灿随手化解,或被他漫不经心甩了出去,或被他硬生生撞了出去,总之没有人可以靠近于清五尺之内;众人虽然有些急眼,可有些东西记得清清楚楚,没有人再上前招惹范灿。

  董婉儿在周围的人群中转悠了一遍,带着一大把银票跃回场子中间,后面跟着七八个苦主,喊打喊杀;凤飞飞见同伴范灿,左右划了个圈,退琳琅双侠:

  “两位住手,半柱香时间已到,我们的约定可以兑现!”

  猛然一掌拍向董婉儿后,看似轻盈的体打出的掌风却是刚劲有力,跟过来的人悉数倒翻回去,声势骇人。

  此刻围观的众人终于意识到眼前四人的强大,且不说这两个说打就打的子,即便是温和的范灿也非他们所能揣度,何况还有一直未说话,却显然是众人核心的于清!

  “姐姐,搞定,共两千六百两!”董婉儿拍了拍臂弯上的一叠银票,对凤飞飞说道。

  凤飞飞点了点头,掀起面纱,从袖子里掏出钱包,对商琳嫣然一笑:

  “商侠,这是你的东西,谢谢你帮咱们带出来这么一大批财主!”

  商琳看着这张俏丽却算不上绝美的面庞,眼里出几分疑惑,顺手接过钱包,数了数自己东西,分文不少,却也不好意思再向凤飞飞动手,只说道:

  “姑好功夫,敢问是哪位前辈门下?”

  凤飞飞心情大好,看了看于清,从容答道:

  “我和婉儿是姐姐的小护卫!”

  说完之后,不待琳琅双侠再问,和董婉儿一起,双双到了范灿和于清近前,众人立刻围了上去,对这二人怒目而视,但是领教过凤飞飞刚才那一掌的人全部站的远远的,因为有些东西似乎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视野,比如,凤飞飞的武功!

  “小妮子胡闹!”于清轻叱二人。

  凤婉二人在于清面前不敢顶嘴,却非是一副做错事的孩子样,而是心有灵犀地一块腻到于清上,在小神医耳边低声嘀咕;而为她们放哨的,是一副心平气和样子的范灿。

  “抓住她!不能让她走!”一个锦疤脸汉子怒道,因为一句话丢了二百两银子,实在让他疼,刚才出来的急,忘记待兵器,真是失策。

  “这小人偷了我二百五十两银票,欺人太甚!”一个大胖子腆着肚皮哼哼道。

  “光天化之下,竟敢偷抢,是可忍孰不可忍!当我燕京武林无人么?兄弟们,杀了这小人!”一个被董婉儿扇了掌的瘦小汉子声鼓动。

  董婉儿出手时,手上带了双金丝手套,打在脸上就是一个血红印子;加上小姑对起哄的人多加照顾,因此那瘦小汉子嘴角带着血丝,受伤不轻,所以他是人群中怨气最重的人,无怪乎如此大呼大叫。

  范灿只负责拦人,其余的暂时不理会;不少人知道这个年轻人看似温和,其实武功深不可测,只能在外面怒视,尚未有人冲上来。

  不一会有人将目光转向了琳琅双侠和燕家的三名手,大声喊道:

  “王大侠,燕大侠,这子胡作非为,自持功夫强,戏诸位英雄,还请几位大侠为咱们做主,拿下这两个小人!”

  王琅未说话,把目光投向燕家手;燕赵楼手中为首的五十多岁老者虽然震惊于凤飞飞和董婉儿的武功,但此事发生在自家地盘上,决不能置之事外丢了燕家的名头,沉声道:

  “两位姑,希望你们能为今所为做个解释,不然老朽等纵使不敌姑神技,宁拼一死也要维护我燕赵楼的名声!”

  燕赵楼名声在外,不仅仅是因为客栈大、服务好,江湖人更看重的是安全;董婉儿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盗取商琳的钱包,几乎就对燕赵楼的公然挑战;燕家作为武林四大世家之一自然不会允许这等事的出现。

  凤飞飞出天尘,不羁此事;董婉儿独行江湖,神出鬼没,毫不在意这威胁,本来就没准备在燕京城久居,如此本领在哪里不能混口饭吃?

  范灿不想将事情闹得如此僵,跨步上前,正要将事情揽下来;这个时候,圈子外面有人大声喊道:

  “诸位让让,大公子到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武林美女排行榜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武林美女排行榜》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完结小说武林美女排行榜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武林美女排行榜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