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白芍 第十六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鹅 书号:32716 更新时间:2015-4-3 
第十六章
  裳被扯了扯,我回过头,阿絮示意我该走了。

  我颔首,往那殿中望了望,随着她们静悄悄地走下了台阶。

  沿着原路穿过花树丛,又绕着弯路穿过一片庭院,直到那大殿的屋脊被挡住看不见了,阿絮和阿沁才停下步子。

  她们相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声音在寂静的林苑里显得很是突兀,我听到一只夜枭骂骂咧咧地飞走了。

  “方才那真是夫人?”我问她们。

  阿沁看看我,又笑了起来,擦着眼泪道:“你这小子,那不是夫人还能是谁?”

  “阿芍你如今可明白了?夫人在京中,底气可硬着呢。”阿絮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点点头,道:“方才真险,他二人说起话来,我还以为要被发现了。”

  “说话?”阿絮和阿沁一愣,面面相觑。

  “这小子莫非看痴了,”阿沁好笑的点点我的额头:“他二人何时说了话?”

  我懵然:“说了呢,什么有人见到,什么刀俎的…”

  “定是痴了,”阿絮以袖掩口:“这般旎之事,只怕她见都未见过哩。”

  二人又大笑了起来。

  我面上也讪讪笑了笑。

  心里却狐疑不已,那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小,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她二人却为何不曾闻得?

  正说话间,忽然附近的树丛中传来些叽叽哗哗的声音,似乎有什么怪叫着窜了过去。

  三人吓了一跳,阿絮和阿沁都收起了笑。

  “听说这苑里不太平,时辰不早,还是快些回去吧。”阿絮说。

  我和阿沁都点头,三人挑着宽敞些的路,朝住所的方向走去。

  许是夜浓重又没有光照,阿絮带的路有些糊,我和阿沁跟着她走了一会,阿絮朝四周看看,丧气地说她不记得这些地方。

  “呀,这可如何是好?”阿沁着急地说。

  阿絮一脸发愁,只锁着眉头。

  我朝四周望望,忽然望见远处一角飞檐,那形状,很像白里看到的湖边水榭。我提议不妨往那边走,栖桃弟子的歇宿之所就紧挨着湖边,说不定能有转机。

  二人想了想,都觉得不错,迈步走向那边。

  路变得很窄,旁边都是些草木,夜中,显得森难测。

  我总觉得背后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跟着,猛然回头望去,却又什么也没有。阿絮和阿沁或许也到异样,不停地加快脚步。

  那飞檐就在前方,道路一转,豁然开朗。只见面前波光盈盈,水映月,果然就是那湖畔。正庆幸,忽然,我到肩膀碰着什么,回头,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后多出来一个黑影。

  我惊得几乎尖叫,足跟却被裙子一绊,向后跌倒下去。

  顷刻间,一双有力地手臂将我扶稳,醇厚的声音夹着陌生的气息拂在耳边:“夜深路黑,小子当心。”

  我睁大了眼睛。

  月光下,一张面容近在咫尺,只见美眸如墨,肤若冠玉,更衬得上的锦袍鲜红。

  我与他对视着,有些发愣。

  那人看着我,角微微弯起,低沉的声音带着戏谑:“小子可觉得寡人怀抱舒适?”

  我登时回过神来,耳一阵发热,忙站直了体。

  看向阿絮和阿沁,她们望着这里,表情怔忡。

  “惊扰了殿下,妾并非有意,还请殿下恕罪。”我低头行礼道。旁一阵脚步声响起,阿絮与阿沁上前来与我一道行礼,声音却比我温婉许多:“殿下恕罪。”

  北海王没有说话。

  我低着头,片刻,那红的锦袍出现在面前。

  “你是何名姓?”他问。

  我心中一提,没有抬头,少顷,从容答道:“妾无姓氏,自名牡丹。”

  “牡丹?”北海王似一怔,声音带笑,却愈加缓慢:“果真?”

  “正是。”我说。

  旁边的阿絮和阿沁扯我角,我只装作全然未觉。

  “去吧。”过了会,只听北海王淡淡道。

  我应声行礼,低头匆忙退下。

  “什么牡丹?!”回去的路上,阿沁瞪着眼睛,几乎要把我吃掉:“为何不报真姓名?!”

  阿絮也在旁边咬牙切齿:“要我说你什么好?那可是北海王啊北海王!”

  我讪笑:“我想着北海王那般大人物,有名有姓的未必能记住…”

  “那你说个什么牡丹北海王就能记住了?!”阿沁更是恼火,拧拧我的手臂。

  “你这心眼啊…”阿絮叹气地摇头。

  三人说这话,一路嚷嚷地走回了住所。

  不知为什么,我总对殿上的光景很是在意,只觉梁王的话别具深意,还有那些异象,当时所闻所见,难道真是幻觉?

  囫囵的一觉过去,第二醒来,已经到了中。

  才起,就听得管事在外面吵嚷,说梁王下昼要为宾客送行,让我们赶快准备。

  “梁王府中也养有伎乐,为何把我等也叫去。”阿絮一脸不快地嘟哝道。

  阿沁笑笑:“反正你我就要走了,夫人大概想着能用一时是一时。”

  我更是不解,问:“不是今就起程返洛么,怎还要出演?”

  “你睡迟了不知,”阿絮道:“方才管事来说,今多留一,明清晨再走。”

  “如此。”我点头,没想到又起了变化。

  阿沁莞尔地叹气:“到了明,我等便留在京城,不同你回去呢。”

  我怔了怔,不禁有些伤起来。自从被柳青带来栖桃,阿絮和阿沁就一直与我在一起,如今要分开,不是不难过的。

  “说这些丧气话做甚。”阿絮却笑,摸摸我的头:“能进得栖桃的弟子都是万里挑一,阿芍这般资质,将来定也能到京城,到时我等又能会在一处呢。”

  “此言确实。”阿沁恍然大悟,掩口笑了起来。

  中时分,管事将栖桃的一种弟子们领到了湖边的一座水榭。这水榭修造奇特,分出一头探入湖心,建造出一座宽敞别致的亭子,梁王的送客宴就在那亭子之中。

  乐伎弟子们在廊下奏起乐歌,舞伎们轻舞袂,我则有些无所事事,随着阿絮站在一旁。

  我看到柳青也在,与承文站在不远处,手中仍轻摇着纨扇,不知在看哪里。

  似乎觉到目光,她忽而看过来。

  我忙避开眼睛,收起心思安分地站好。隔了会,再偷眼看向那亭中的梁王,只见他着鹤氅手持拂尘,正在席上与宾客们谈阔论,脸上似乎施了脂粉,有些不自然的红润。

  昨夜二人那纠的场面掠过脑中,我耳一热,只觉像是做了场梦。

  这时,人们忽而起了一阵轻微的动。我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水榭的另一头,一个俊逸的影正走来,步履款款,广袖在光中拂起优美的弧线。

  “北海王来了呢!”一直不甚喜的阿絮振奋起来,抬头张望。

  亭中宾客似乎因为他的到来活跃不少,纷纷起见礼,一阵热闹。落座之后,梁王甚至让舞伎们去舞几段助兴,乐伎弟子们奏出的曲子也一时快许多。

  我望见香棠也在那些舞伎之中,面上笑容灿烂。

  “媚样。”阿絮不屑地哼了声。

  未过多时,忽然,我听到管事在唤我和阿絮。他站在柳青旁,招手示意我们过去。

  我和阿絮对视一眼,走上前去。柳青领着我们,莲步轻移走到亭中,向梁王婀娜下拜:“柳青并栖桃弟子,拜见殿下。”

  梁王看看我们,浮起笑容:“这两位可就是昨夜的神君与花君?”

  柳青勾起:“正是。”

  梁王盯着我们,拂尘一扬:“且上前来。”

  我随着阿絮上前去,像柳青一般见礼。

  “你就是花君?”梁王看着我问。

  “弟子正是。”我答道。

  梁王颔首,一手持起酒盏,眼睛却仍在我上打转:“甚是年轻呢,今年也就十五六?”

  “弟子刚十六。”我答道,心里却一阵不舒服,觉得这般打量和询问着实无礼。

  梁王一阵大笑,转头对北海王道:“贤侄昨夜不是问起过花君,如今寡人将之召来与贤侄相见。看着眉目姿,贤侄可见过更好的花君?”

  手心里捏出了一层汗腻,我觉到北海王投来的目光,几乎不敢抬眼。

  “多谢皇叔,这位花君果然不凡。”他的声音清澈,似乎带着微笑。

  我微微低着头,心里不住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事先把花君的妆画在了脸上,还扑了厚厚的粉,活像戴了个面具。虽然知道胜算无几,还是但愿北海王认不出这张脸。

  梁王又是一阵笑,朝我招招手:“花君过来,为北海王斟酒。”

  我闻言,如遭雷击。

  安公府上那场景似掠过眼前,只觉体发僵。心里不住骂梁王臭老儿净出馊主意。敬什么酒有什么好敬的!

  旁,阿絮不着痕迹的捅捅我。

  “快去。”她的声音从牙里低低地出来。

  我只得上前。

  面上挂着微笑,我把酒壶从案上拿起,手像注了铁一样沉。

  一只手指修长的手伸过来,优雅地握着一枚白玉酒盏。

  我微微抬眼,正遇上那双美眸,一如既往的似笑非笑。

  酒壶突然不稳,几滴酒水溅在那织锦的袖缘上,瞬间洇开一片。

  我忙退开施礼,喉咙里却一点声音也出不来。冤孽。心里道,只盼一切赶快过去。

  “这弟子怎一语不发?”梁王奇怪地看我。

  “无妨。”北海王莞尔道,说罢,微微颔首:“有劳花君。”

  我脸上发烫,低着头再礼,逃也似的退了下去。

  回到住所,这事被阿絮和阿沁说着,连着昨晚湖边的偶遇,又是一阵取笑。

  “阿芍啊…”阿絮摇头,拭着眼角笑出的泪水:“第一回也就罢了,再来又是这样,你这一辈子能遇着几回北海王呢?不知北海王当时可认出了你这‘牡丹’。”

  话说出口,二人笑得捧腹。

  我讪讪,也觉得当时自己表现的确窝囊,脸红不已。我借口出去取水来烹茶,提起漆桶起离席。

  “也并非全然败了,”打开房门时,只听阿沁在后说:“你没看见阿芍未北海王斟酒时,香棠那脸多难看呢!”

  “就该让她难看,”阿絮得意地说:“北海王连我都知道了,就是不曾知道她…”

  关上房门,我松了口气。

  二人的笑谈声隐隐传出来,似乎还要说上许久。我苦笑,提着漆桶朝井边走去。

  院子里没有灯烛,光照很是黯淡。弟子们或在厢房中歇息,或到台上去观景,只闻得寥寥的语声,并不见人影。

  我望望夜,不禁觉得有些害怕,偏巧灰狐狸今又不见了踪影。

  许是又偷吃油饼去了。

  我心里道,到了井边,解下轱辘,准备将井桶掷下。

  “这般忙碌做甚,今老见尔等来来往往。”一个声音传入耳中。

  我怔了怔,往旁边看去,并无他人。

  “你不知晓,大王说那几个不够,今夜要吃掉全部。”又一个声音道,带着些尖利的“吱吱”声:“那底下什么物件都不齐全,可累煞了我等…”

  正听着,手上不觉一松,井桶“咚”地落到井水中。

  那些声音戛然而止,再没有动静。

  我又是惊讶又是疑惑,望向黑的周围,觉得灰狐狸说得果然没错,连老鼠说话都透着诡异。背脊上生出一阵寒意,我赶紧把井水盛好,快步走回去。

  到了屋里,一阵芳香扑鼻而来。阿絮和阿沁还在说话,见我进来,招手道:“阿芍快来看,方才梁王遣人送来一只香炉呢。”

  我走过去,只见那香炉很小,金光闪闪,镂花的顶端正冒着袅袅的烟。香气入鼻,只觉温温软软,甚是舒泰。

  “这是什么香?”我好奇地问。

  阿絮仔细嗅了嗅,道:“我也不知。”

  “这可是梁王送的呢,兴许是稀罕物。”阿沁道。说着,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眼角望向窗外,奇怪地说:“才刚入夜呢,怎这般渴睡?”

  阿絮也打了个哈欠,道:“我也觉得,许是这香有安神之效。”

  阿沁点点头,道:“今我等也累了许久,早些歇息却是无妨。”

  二人说着,各自起

  我望着她们,道:“不是还要烹茶?”

  “不烹了,明早起再饮也是一样。”阿絮懒洋洋地说,走向卧榻。

  不知是否真为那焚香的缘故,夜里,我睡的很沉。

  当我被摇醒之时,只觉得头脑昏,无论如何也不愿睁眼。

  “阿芍…阿芍!”灰狐狸尖细和急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快醒来,出大事了!快醒来!”

  我糊糊地睁开眼睛,灰狐狸的脸出现在面前。

  “什么事?”我着眼睛问。

  她表情惊惶:“你抬头看!”

  我讶然,抬起头。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地敞着。光照中,只见阿絮和阿沁不知何时榻上起了来。正慢慢地朝门外走去,脚步无声无息。

  “阿絮,阿沁。”我朝她们唤了一声。

  二人却似浑然未闻,仍旧移步向前。

  我觉得不对劲,赶紧披。门外,有“铛铛”的声音传来,一声一声,不不低,似钹似锣。

  “你们要去何处…”我跑到门口,淡光落在她二人面上,我吃了一惊。

  二人面无表情,目光空

  这时,窸窣的脚步声传来,我转头看向庭中,霎时瞪大了眼睛。

  月朦胧,所有的弟子都起了来,踱着一样的步子走出厢房,像失了魂魄,惨白的月光下,神情呆滞如一。 Www.N6Xs.COm
上一章   白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白芍》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白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白芍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