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白芍 第二十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鹅 书号:32716 更新时间:2015-4-3 
第二十章
  “阿墨!”灰狐狸朝他打招呼。若磐站在树荫下,碎金般的光照打在他脸上,只觉那眼睛无比清澈。

  我好笑地扯扯灰狐狸的耳朵:“怎还叫阿墨?”

  “阿墨好听么。”灰狐狸耳朵,委屈地说。

  我不理她,看向若磐。如灰狐狸所说,他穿着我送的服,细白的絺布映着光,显得他俊朗的面容愈加明净,而形愈加阔。

  脸颊忽然有些热气。

  果然小了点。心道。

  不知是不是我盯得太久,若磐眼睛闪了闪,疑惑地朝上看去。

  我笑笑,道:“穿上裳可觉舒适?”

  若磐抬头,道:“不觉。”

  倒是直接…

  我微讪,笑意不改:“无妨,再久一些便习惯了。”说着,我将手中好的服看了看,折好了,双手递前:“给你。”

  若磐看着那服,似迟疑片刻,看看我,伸手收下。

  “又有新。”灰狐狸羡慕地嘀咕。

  “你上这套是我在街上买回来的,尺寸到底不足;现在这套是我自己做的,应当合适些。”停了停,我补充道:“你可以换洗。”

  “阿芍会做服呢。”灰狐狸讶然看我。

  我莞尔,心中有些得意。

  做服并非难事,我自己的服都是母亲做的,她做的时候我在一边看,几次以后就学会了。上回匆忙去街上给若磐买服不过是应急,想了想,又顺便扯了些布回来。若磐的形我大致留心了一下,布买到就即刻动手裁好。原打算在去洛的时候得了空就好,没想到了一半,却遇上那等事…幸而妖男他们细心,取回了我的包裹,这服终于得以完成。

  若磐看着我,忽而别过头去,把服卷起,间。

  灰狐狸看着他的动作,睁大了眼睛。

  还要给他做个包袱才是。我心道。

  “我去看臭方士在做什么。”灰狐狸忽然道,说着起,朝堂外跑去。

  树下的长石条多处一半位置,我往旁边又让了让,示意若磐下。

  若磐看看那石条,走过来。

  他下的一瞬,某种气息淡淡传来,干净而温暖,就像我伏在他背上觉到的一半。我看向他,只见他一如既往的缄默,只看着前方,侧脸上表情淡淡。

  “吃些么?”我把樱桃捧到他面前。

  若磐看看那些樱桃,神似不为所动,片刻,却出手来。他拿起一枚樱桃,看了看,放进嘴里。

  我也伸手到篮子里,将一枚樱桃放入口中。果皮裂开的清脆声在齿间响起,甜丝丝的滋味带着些酸,散在舌间,浓郁而可口。

  旁边的影是那样的不容忽视,我微微抬眼,只见光中,鲜红的汁洇开在那上,闪着宝石般的泽。

  风悠悠吹来,带着些微醺的气息。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异样,不大自然地转过头来。

  “若磐,”踌躇片刻,我对他说:“我今夜想回蒲州看我母亲,你带我去可好?”

  若磐侧过头来我,脸颊的轮廓在树荫下泛着金的光泽。

  “嗯。”他擦擦嘴,答应道。

  我弯弯角,微笑起来。

  半边月亮挂在天上,夜空清澄,巨大的云朵在月光中泛着银白的边,层层分明,后面,星汉一望无际,难以言喻的广阔。

  我在若磐的背上,望着天空中的奇景,仍然觉得新鲜不已。

  经历过梁王私苑的惊心动魄,再到若磐的背上,我已经不再觉得紧张了。凉凉的夜风面出来,我的两袖鼓起,裙裾舞动,几乎像庙壁画上的仙娥们那样地飞扬起来。

  京城早已消失在后,月光下,地上万物似乎在狂奔一样迅速往后退去,若磐飞过原野和江河,有时经过大些的城邑,还能看到耸起的楼上点着灯笼,一闪一闪地在风中摇曳。

  若磐在一片宁静的田野上空停下来,我朝下面望去,夜浓重,只觉茫得很。

  月光如银,忽然,我发现一所宅子的墙头上,有棵树头很是眼。让若磐飞低些再看,没错,那正是我和母亲院子里的那棵老梅树。老宅四四方方,没有一点灯火。我望着它,心里起了些复杂的思绪。现在看来,老宅可谓又小又不起眼,但是在过去,它曾经包容了我的所有,让我觉得它就像天地那么大呢…

  找到了老宅就好办许多,我朝四周望了望,一下就望见了母亲埋葬的山坡,让若磐飞过去。

  月亮在云间穿梭,荒芜的山坡上,母亲的坟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若磐在山坡上着了地,我从他背上下来,走到母亲的墓前。

  墓碑静静立着,上面只有“白氏之墓”几个字和生卒年月,如碑上的光泽一样清冷。

  “母亲…”我抚着墓碑,觉得喉咙哽哽的,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鼻子里阵阵发涩,眼睛里渐渐蓄起泪水,却许久也落不下来。

  “母亲,阿芍不但话说不好,连哭也不会了呢…”我苦笑着低声道。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风轻轻吹过。

  坟包上早已长青草,因无人打理,有些已经长得老。我举袖拭了拭眼睛,伸手去拔。那些草很深,我飞了好大力气才拔下一棵。正要再去拔旁边的,忽然,一双大手伸过来,将几棵野草连拔起。

  我转头,若磐不知何时已经变回了人形。他弯低头,只三两下,坟包上的草已经清理干净了。

  “多谢。”我说。

  若磐把手中的草扔到一旁,没有搭话。

  我转向坟前,把带来的祭品一一摆上,得整整齐齐。

  “母亲,你常同阿芍说起京城里的吃食,今阿芍给你带了些来。”我望着坟包,停了停,道:“阿芍知你心思,将来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母亲在那边,也…”话说了一半,泪水忽而决堤一般涌出眼眶,我再也说不下去,低头大哭起来…

  许是哭了一阵,路上又吹了许多凉风。回到京城之后,我躺在榻上怎么也睡不暖。

  想了想,我披,推开房门。

  月亮仍挂在天上,若磐趴在廊下,似乎没了忌讳,恢复了巨兽的形。

  我拿着一块茵席走过去,垫着下,轻轻靠在若磐的上。

  皮上的温暖透过背上的裳传来,果然一阵舒坦。我能觉到他的呼缓缓而沉稳,过了会,上的寒意渐渐消退。

  方才在母亲墓前,若磐在我旁,我哭了多久他就了多久。待我哭完,他又负着我一路飞回来,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

  那番啼哭大概是我懂事以来哭得最要紧的,鼻涕眼泪擦得到处都是,回来洗过脸。眼睛还是红红肿肿,把灰狐狸吓了一大跳。

  但是发之后,我发现自己竟是轻松了许多,便如现在这般平和的心境,似乎很久没有过了。

  这样想着,我把头小心地向后,枕在若磐的背上。头顶,屋檐在夜空中映着黑黑的轮廓,似乎正同后这躯一起包围着我。

  我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里,这温暖似乎已经占有了许多分量。假若有朝一失去它,不知道一切又会变成什么样?

  这般想法着实教我茫然。

  我微微侧,看着那片浓密雪白的皮,不禁喃喃低语:“若磐,将来你即便找到了要找的人,也不要走开,再陪陪我可好?”

  那背上似乎动了动,我把以为它醒了,心中小小地吃了一惊。

  抬眼看去,那眼睛闭着,仍是一副睡的模样。

  子过得很是悠闲且无所事事。

  妖男仍然行踪不定,或者在房中看书,或者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但用膳之前必定回到宅子里,到庖厨中为大家做饭;灰狐狸时而跟着妖男,时而跟着我,时而自己到街上去,吃得嘴油津津的回来。

  若磐仍然睡,无论房中、廊下或是院子里,张眼望去,总能见到他睡得死沉的样子。但不要看他总是睡,若是醒来与我们一起吃饭,食量可大得惊人。头一回的时候,妖男得意地对他说不必客气,有菜有尽管吃。若磐没有出声,只不停地吃,菜吃完了就光吃饭,最后把新添的一桶米饭也吃个光。我们三人目瞪口呆。

  相比之下,我可做的事情实在不多。

  这宅里的书不少,我翻了一下,却全是方术神仙之类的书,我能看的实在寥寥无几。于是,我上了做服,打算给若磐多作几套,妖男和灰狐狸也要做些。想法定下来,我干劲十足,到街上买了许多布料回来,给他们量过了,就每待在房中裁裁剪剪。

  拿到新裳,妖男很是欣慰,灰狐狸很是喜,若磐则仍旧一脸无所谓。他有时变回大兽在院子里睡觉,我就靠在他补补,觉得这样实在惬意。

  我仍惦记着若磐的包袱,也惦记着自己的新还没有着落,他们的服做完之后,我决定再去扯些布料回来。

  打开行囊,我数了数自己剩下的钱。原本过了这月,我就能找柳青领钱的,现在自然不可能了,那幻想中的小宅院和田产也随着破灭。

  想到钱,我心里不禁一阵惆怅,幸好现在还有一些,能支撑些时候。

  心里想着,我把行囊收拾好放起来,让若磐看家,带着灰狐狸一起到街市上去。

  京城的街市很大,人也很多,一眼望去,到处是攒动的人头。我和灰狐狸走走逛逛,她一到了人堆里就开心得很,买了许多油饼,嘴里永远的。

  布铺实在不少,我挑了些适合夏天的料,又扯了一块结实柔软的麻布,就催促灰狐狸回去。

  二人走走停停,才到宅院的巷口,忽然被几个人拦住了去路。

  “小人见过君。”一人微笑地看着我,上前作揖。

  那人陌生得很,我看着他,心中却被“君”二字着实惊得震响。

  “咦?”灰狐狸看看那人,又看看我:“你认得他?”

  “不认得。”我笑笑,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对那人道:“小子不是什么君,足下想必认错人了吧。”说罢,拉着灰狐狸的手向前走去。

  “小人并未认错。”只听那人跟上来,脸上仍微笑:“君下落,主公倾全府之力寻找了许久,今终于寻到,主公甚盼君归家。”

  我心中冷笑,道:“足下此言好生无礼,足下口中君,小子实不认得。”说罢,继续往前。

  那几人却将形移来,将我们的去路堵住。

  我皱起眉头:“尔等…”

  “表妹,出了何事?”话未说完,忽然,一个缓缓地声音传来。我看到妖男站在前方,倏而大喜。

  “表兄!”我脸上浮起笑意,用力推开那些人,快步朝他走过去。

  那几人面面相觑,似乎很是疑惑。

  妖男看看我,又看向那几人,拉着脸走上前去。

  “诸位意何为?”他冷冷地说,眼神凌厉扫过:“光天化,莫非强抢民不成?”

  几人看看他,又看着我,神疑惑。

  方才说话那人首先缓过神来,站出来向妖男一揖:“某奉主人之名,出来寻人,见这位子与画像相似,故而冒犯。得罪之处,还请足下见谅。”

  妖男“哼”一声,不理他,转走开。

  那阵势透着怒气,倒真像是个为表妹出头的表兄。我和灰狐狸对视一眼,忙跟在他后。

  “敢问公子名姓,某回禀主人,也好登门请罪!”只听那人在后面声道。

  妖男头也不回一下,只领着我们径自往前。

  “快收拾东西,即刻离开此地!”回到宅院里,才关起大门,妖男沉着脸对我们说。

  “现下?”灰狐狸一脸不解:“他们不是走了么?”

  妖男冷笑:“你以为他们真信了?他们走乃是为了搬救兵。”说罢,快步朝庭中走去。

  我和灰狐狸见他这般说话,也不多言语,赶紧去收拾行囊。

  所幸若磐没有在死睡,听到动静就出了来。我七手八脚,把房里的所有东西到包袱里。几个人收拾好东西出了院子,才要出门,忽然,门上传来“笃笃”的声音。

  我顿住脚步,跟他们相视一眼,心里升起不好的预

  “只好用术呢。”妖男无奈笑笑,说罢,他将袖子一拂。云雾平地而起,我只觉脚下忽而腾空,赶紧一把抱紧了若磐。

  突地,上吹来一阵凌厉的罡风,我只觉体几乎飘起,突然,怀中一空,我尖叫地落了下去… wWw.n6xS.COm
上一章   白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白芍》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白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白芍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