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白芍 第二十七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鹅 书号:32716 更新时间:2015-4-3 
第二十七章
  夜浓浓的,带着凉的味道。我在幽静的庭园和回廊间穿行,像失了方向一般漫无目的。

  时而有夜巡的家人提着灯笼面走来,见到游荡的我都似乎吃了一惊,投来异样的目光。

  我只微微颔首,仍然走我的路。从前,我虽不算胆小,却不喜黑暗,觉得四周总像蛰伏着什么东西,教人不安。可是现在,我觉得这漆黑的颜是那样亲切,走在里面,可以慢慢地想许多事情,且不会像白里那样头晕。

  回廊在脚下慢慢延伸,前面,一座水榭灯火通明,将夜里的湖水也映出金红的光亮。有人在吟唱,伴着琴声,婉转延绵。那曲调有些耳,我仔细地停了停,竟是宝霓天里的“白

  我的脚步倏而踟蹰。

  “…神君恣意风,花君虽为神,却何以引神君注目?”柳青那时教训我的话隐隐回响在耳畔。

  神君,花君。如今心里再咀嚼着这两个名字,却万分纠杂。我忍不住想再认真听听,移步朝那水榭靠近一些。

  明亮的灯笼已照耀在前,水榭中的一张凉榻上,一人斜倚着小几饮酒。少顷,似发觉了什么,他转过头来。

  四目相对,子螭俊美的面孔上,眼睛幽深得不见光泽。

  我迟疑片刻,朝水榭中走去。

  伶人仍在吟唱,悠然的声音低回转,似含着淡淡的忧郁。

  怎会有忧郁呢?我微微怔神,自己以前听这曲子,从来只觉得欣呢…

  “撷英,你猜猜神君这几做了什么?”那时,北斗星君神秘地问我。他是天庭仙人中的元老,永远笑呵呵的,八卦。

  我看着他那光滑得如童子的老脸,摇摇头:“不知。”

  北斗星君“嘿嘿”地笑,摸摸那常年发红的鼻子,悄声告诉我:“神君在谱曲呢!”

  我讶然。句龙总是一副忙碌的样子,怎会有闲心谱曲?我觉得有趣,当即跑去句龙里,想看个明白。

  句龙看到我来,微微一笑,将写着谱的竹简拿给我看。

  我看着上面的曲调,轻轻哼了起来,竟动听得很。

  “谱得真好。”我赞叹地说。

  句龙眸光生辉。

  “如此,赠你可好?”他说。

  “赠我?”我一愣。

  句龙声音轻缓如风:“我那时见到你的宝霓花,就想着该谱首曲子呢。”

  我兴极了,问他:“此曲可起了名?”

  句龙莞尔:“未名,不若撷英来起好了。”

  我想了想,道:“既是观宝霓花而作,可名‘宝霓天’。”

  句龙轻笑起来。

  “甚好,此曲尚只谱完一段,此段须再取个名。”他思索着,道:“前些时候我到凡间,见人们咏蒹葭,甚是美好,此段便取名‘白’,如何?”

  我没有听过什么“蒹葭”虽不觉叫“白”有什么特别的意境,但是既然从句龙口中出来,我就笃定地觉得一定不会错。

  我点头,对他微笑:“此名甚好。”

  …

  出神之间,伶人一曲歌完。

  “下去吧。”子螭淡淡道。

  我讶然,回过神来。

  “为何不接着唱?”我问子螭。

  子螭修长的手指托着酒盏,缓缓饮下一口酒:“有真正的花君在此,还听什么宝霓天?”

  我默然。

  他看我一眼,拿起酒壶,将案上的另一只空盏斟

  “我不饮酒。”我说。

  子螭言也不抬:“可有心忧之事?”

  我没有答话。不但有,还多得很,脑子都要挤破了。

  “有心事就饮酒。”子螭缓缓道:“这是天上的‘解忧’,喝了就不会想太多,忧虑自然散去。”

  我看看他,又看看那酒,片刻,在一旁的茵席上下来。

  夜风从湖上拂来,凉丝丝的。我端起酒盏,往中轻送一口。酒味甘醇浓郁,似带着些花果的香气,令人心脾舒畅。

  心里有些奇异的觉。过去在天庭,自从子螭那句“长相太差”被我听到,我就恼怒得再也不想看到他;而每回迫不得已照面,子螭看我也总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眼角里透着轻蔑。

  我为了报复他,还耍了些心眼。仙们之中不乏慕子螭的人,每当她们谈论起他,我就不经意地提到:“哦,子螭君啊,我前两还见他与XX神同游太虚呢。”仙们的脸立刻拉下来,看到她们心碎的样子,我假装惊觉失言,又是道歉又是安慰,心里却开心得很。

  我不知道这些小谣言子螭知不知道,反正句龙是知道的。我从来不向句龙隐瞒任何事,他无奈地笑,却微微皱眉,斥我不该跟人胡说。我不以为然,反正子螭风是出了名的,柳青形容宝霓天神君里的话,放在他上正好合适。

  事实也证明我没有看错他,被我讹传的那几位神,后来也果真被子螭邀去同游太虚。

  说我心虚也好小器也好,没有句龙在场,我见到子螭定然绕得远远的。像现在这样到一起喝酒,还是头一回。

  “你早就认出我了吧。”我把酒盏放下,道:“在那安公别所的时候。”

  子螭将目光扫我一眼,饮一口酒:“嗯。”我目光落在他的上,那半边昆仑璧光泽温润。

  说来,我那些前生的梦和头疼,都是始于那夜从他上偷得昆仑璧。句龙告诉过我,它有纯正无匹的灵气,妖邪皆不可近。灰狐狸被妖男封住的法力突然回来,恐怕也都是这璧的功劳。

  我也再抿一口酒,苦恼地说:“句龙补天之后的事,我什么记不起来。”

  “是句龙不愿你记起。”子螭道。

  我讶然抬眼。

  他的手指缓缓拂过酒盏边沿,道:“你那记忆封闭之处,我也解不开。除了句龙,无人可做到。”

  我望着他,久久不能说话。

  的确,子螭神力之强大,能与之匹敌的只有句龙。我每回想要重拾那些记忆都徒劳无获,可是眼泪却会不可自抑地下来。心的一角锐锐作痛,句龙不愿意让我记起的,究竟是怎样一段过往?

  “你方才去看了若磐?”沉默了一会,子螭突然开口。

  我点头。

  “还在睡么?”子螭道。

  “嗯。”我说。

  “他不要醒来比较好。”子螭将手中的酒盏斟

  我诧异地看他。

  “可知天狗?”子螭缓缓道。

  我想了想:“知道。”

  天狗是握有晦之力的上古神,每当大地间气过剩,它就食月以制衡,在传说中,它虽不为人喜,却代表了生死替,是不可或缺的神。然而共工当年被杀前,曾与天狗搏斗,将天狗杀死。这事忙坏了天上的众神仙,没了天狗,他们只好煞费苦心地定出一整套律法,从此上至月明晦,下至草木枯荣,全都要遵循这律法。

  想到这些,我忽然领悟到子螭的意思,睁大眼睛:“你是说,若磐是天狗?”

  子螭点点头:“其法力虽弱,却有上古纯然之气,非妖邪所有。沉睡乃是新生神之常态,可积聚神力。”

  我仍觉得不解:“他为何寻句龙?”

  子螭看我一眼:“天狗当年为共工所杀,他如今复生,不寻句龙寻谁?”

  我吃惊:“他要报仇?”

  子螭角微微勾起:“不见得。天狗与别的神仙不同之处,在于每代天狗都由天地灵气汇聚而生,无前尘恩怨束缚,更不会为往生寻仇。若磐寻句龙,只是想要回当年被共工困住的神力。”

  “原来如此。”我说。怪不得他总睡觉,原来竟是位新神。我看看子螭:“他为何不要醒来比较好?”

  子螭瞥我一眼,神又变成以前那样的轻蔑。

  “天地万物已有替之律,天狗再世,岂不又要更改?天庭的仙官可不是整闲得发慌。”他淡淡道,说罢,斜睨我一眼:“不但长相差,心智也弱。”

  我瞪起眼睛,正要说话,这时,忽然闻得一阵软糯的声音:“殿下,时辰不早,该歇息了。”

  望去,只见一名长相白净得清秀的内侍站在水榭外,后站立着一众内官侍婢,皆姿容俊俏。

  子螭答应一声。

  内官小步趋前,从他手中借过酒盏,又恭敬地扶他起

  一个神君哪有这么娇矜。纵是一向知道他排场的习气,我心里仍然腹诽。

  似乎觉察到我的眼神,子螭目光扫来。

  我轻哼一声,转过头去。

  不知是否那仙酒果然解忧,我回去之后,长长地睡了一觉。待醒来,头虽然还有些发,却不像从前那般难受了。

  妖男不知踪影,灰狐狸似乎怕我又像前几那样不声不响地闷在榻上,一定要拉着我出门,说北海王的花园修得美丽,要我陪她去玩。

  我奈何不得,只好随她一道出去。

  天却不怎么好,沉沉的,时而能看到闪电划过天空。

  “要下雨了么?”我说。

  灰狐狸摇头:“不是,臭方士说,那是天裂的先兆。今晨他匆匆离开,就是为了这事。”

  我颔首。

  心中又想起上回天裂时的情境,我再没有见到句龙,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思及这些,心情又低落下来。

  “殿下还未醒来么?”

  路过一处山石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有人在说话,望去,只见两个内官正在山石另一侧说话。

  “可不是,他昨夜饮酒饮至深夜,一醉不醒。”一人说罢,叹了口气:“也不知殿下是怎么了,自从那二一男进了府中,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另一人也叹气:“这时节,可不要出事才好。听说陛弱卧病,朝中又开始为立太子之事吵得翻天呢。虽近来左相也站到了殿下这边,可郑王也不是好惹的…”

  那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走远,渐渐吗,没了声音。

  我却没有再前行。

  子螭醉酒不醒?

  我和灰狐狸对视一眼,心讶异。

  北海王的寝殿中,沁人的馨香袅袅,浓而不腻。纹锦裁就的幔帐低低捶着,各式家具摆件玲珑名贵,最耀眼的是角落一棵大的珊瑚树,以宝石明珠镶嵌作花朵,闪着豪奢的光芒。

  “啧啧!”灰狐狸看着那珊瑚树,脸惊叹。

  三四个美貌侍婢倒在前,睡得死死的。那是灰狐狸的功劳,我们试过走正门探望,可是府中管事坚决不允。

  “阿芍阿芍,”灰狐狸扯着我的袖,指着地上:“啧啧,痰盂都是镶宝的。”

  我没有管她,却将目光投向那,子螭躺在那里,双目紧闭。

  “果真是醉酒么?”灰狐狸探着头,又是好奇又是小心。

  我没有说话,翻开被褥查看子螭上,又将室内的箱笼物都翻检一遍,果然,都没有见到昆仑璧的踪影。

  “阿芍?”灰狐狸不解地看我。

  我笑笑,摸摸她的脑袋:“走吧,等辟荔公子回来,我们就离开这里。”

  子螭已经回天庭应对天裂去了,这上躺着的,真真正正的成了北海王。

  入夜时分,天上的雷愈加厉害,电光不断,闪得骇人。

  这时候,妖男终于回来了。

  “随我走。”他风尘仆仆,面沉沉。

  我和灰狐狸答应,拿起早已收拾妥当的行囊,很快出了门。若磐是不能丢下的,妖男口中念念有词,变出一头青牛,把若磐从小楼里驼了出来。

  正腾云而起,忽然,我们听到有人敲起云板大叫:“失火了!寝殿失火了!”

  我一惊,转头望去。

  果然,北海王的寝殿里透着浓烟和火光,未几,熊熊的火舌着屋檐蔓延出来,与天空的雷电之光相映,将周围照得白昼一般。 wWW.n6XS.coM
上一章   白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白芍》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白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白芍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