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白芍 第二十九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鹅 书号:32716 更新时间:2015-4-3 
第二十九章
  又怎么了?

  我盯着若磐的脸,直觉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却想不出什么地方不对。

  怪人。心里道。

  我闭上嘴,也一语不发,跟着若磐走下山去。

  灰狐狸说得不错,这里的确有个市集,的确很小,也的确什么都有。

  除了寻常城镇能看到的卖吃卖穿的小贩,这市集中还有别处见不到的东西。比如比如巨大得像马一样的鹤,说是能载着人飞起来,让苦于修行之人提前享受神仙的滋味;价值万两黄金的大氅,正中处着一小片光溢彩的霓锦,说是穿着修炼可事半功倍;比如一些干瘪的桃核,据说是那是神仙们吃天上的蟠桃扔掉不要的,小小那么一颗,也价值千金…我和灰狐狸在店铺里转着,看得眼花缭

  灰狐狸没有食言,领着我和若磐走了一圈之后,她带我们在一处小店下,豪气地跟店主人说要二十张油饼,再包五十张带走。

  “这么多。”我吃惊地看她。

  灰狐狸嘿嘿地笑,指指若磐:“阿墨食量可大呢,再说这雨也不知何时能停,爷爷总不好出来买。”

  我无语。

  未几,店主人笑眯眯地将油饼送来,灰狐狸往他手上丢过一大串钱。店主人数了数,笑得脸上开花,灰狐狸又他端个火盆来给我烘烤服,他也一口答应,马上送了来。

  我借机向店主人问起这市集的事。

  店主人听我们说是第一次到浮山,热络地说了起来。这市集可谓浮山上的一大名声,有许多修为深的商贩常年奔走四海,搜罗来无数奇珍出售。我们刚才看的那些东西,不论价钱低,来买的人可不少,如果天气不那么恶劣,我们连店门也挤不进去。

  听他这么说,我了然,这浮山果然有些意思。

  “早知如此,我等就将神君子螭那凡体运出来卖了,反正他也用不着。”灰狐狸在我耳边嘀咕道。

  我忍俊不禁。

  吃过了油饼,我们几个离开小摊,又一把兴致地逛起来。

  “阿墨真能吃。”灰狐狸肚子鼓得圆圆,两只眼睛却抱怨地看若磐:“这么多油饼,一下就吃光了。”

  若磐瞥他一眼。

  灰狐狸假装吃一惊,像个小童一样缩头小跑地躲到我旁,细声细气地嚷嚷:“天狗瞪人呢,怕怕!”

  我被她闹得好笑,看向若磐,却见那冰霜一样的脸似乎不那么冷了,轮廓柔和了许多。

  路过一处布摊的时候,我见那些料子不错,心中一动,就向灰狐狸借了些钱。

  “若磐喜什么颜?”我转头问若磐。

  若磐看着我,眼睛里泛着金的神采,似迟疑,片刻,指指边上一匹:“白。”

  “爷爷也要。”灰狐狸在旁边撅起嘴。

  “好。”我笑眯眯地说,又挑了几样,抱着布心意足地走开。

  午后的人似乎多了些,有两三家小铺已经走不进去了。灰狐狸面不快,一边退出门口一边嘟哝。

  我正想宽慰几句,这时,忽然觉得有人在看我。

  我猛然回头,却见来来往往的都是路人,无人向这边注目。

  错觉么。我疑惑地再看看,随着灰狐狸和若磐走开。

  “到底是浮山,我在外面淋了受了几暴雨,到这里才得些清静!”前面,两个人边走边聊着,看样子,似乎也是刚来到,上沾着雨水。

  “可不是,中原许多地方都发了洪灾,朝廷也不见个动静。”一人摇头道。

  “朝廷?朝廷被郑王搅得翻天呢,哪管什么洪灾。”

  “郑王?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天裂前,雷火击中了京城北海王府,把北海王烧死了!”

  这话传入耳中,我一怔,和灰狐狸相视一眼,继续跟着听他们讲下去。

  “北海王?就是那个今上宠得不得了的三子?”

  “就是他。北海王和郑王争位之事你可听过?北海王一死,郑王就立刻动作起来,联合了一干重臣,调起京畿军队。”

  “今上呢?”

  “今上病重,已被郑王软禁了。那郑王也够狠,朝中与北海王有牵扯的人都被郑王杀了,就连左相,儿还没嫁给北海王,也被灭了门。”

  “啧啧,可真惨…”

  “确实惨,不过我可听说,北海王没死,是乘着青牛升了天…”

  那两人说着,声音渐渐遥远,我的思绪仍停留在方才说到左相的那些话上,脑中似有一瞬空白。

  “阿芍。”灰狐狸看看我,有些小心,片刻,她紧走几步追上那两人。

  “二位公台留步!”她拦住那二人,脸堆笑地行礼:“方才闻得二位公台言语提及京城,我家中有亲戚在左相府,故追上来一问。”

  那二人对视,面诧异之

  “左相府啊,”一人捋着胡子连连摇头:“听说连柴房里打杂的仆役也没放过,你那亲戚,恐怕…”

  “这童子,这些事你父母才该知晓,说了你也不明白。”另一人朝灰狐狸挥挥手:“别问了,回去吧。”

  说罢,两人摇着头走开了。

  灰狐狸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又将目光投向我,片刻,扯起一个笑:“阿芍,嗯…幸好阿芙已经送走了。”

  我看着她,想说什么,喉咙却卡着,勉强地点了点头。

  送走阿芙的事,是妖男做的。

  我落水之后没几天,父亲在府中设宴招待几位朝中大臣。到后苑赏花的时候,一名叫什么大将军的人许是喝多了,看到路过的阿芙,两眼定定地,出了神一般。

  父亲向来心思通达,当晚就将阿芙送到了那个大将军的府上。

  据说当时阿芙哭哭啼啼,烈之程度,与第二见到她那个抚州表兄的欣喜程度相当。只可惜我那时被前生的事搅得失魂落魄,她离开京城的时候,我没有相送,只托妖男把我那些剩余的钱和一封书信给了她。

  阿芙以前跟我识过些字。信里,我言简意赅,把自己的心意都告诉了她,让她不要牵挂。据妖男回来说,阿芙和她的表兄乘着车走的时候,那哭声隔着半里路还听得见…

  灰狐狸说得对,至少阿芙没事。

  我心里安慰着自己,却还是藏着好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回去吧。”一个声音传来,我转头,只见若磐看着我,目光盯着我的脸。

  我点头,片刻,随他们朝来时的方向。

  回到山林里,又是雷雨如注。好不容易回到宅院,三人已经成了落汤一般。

  一番忙,我们换上干,在庖厨里生起了火,外面已是入夜时分了。

  今着实疲劳,灰狐狸和我说了一会话,就躺在上睡着了。

  我却一点也不想睡,辗转反侧了好一会,了起来。

  市集里买的布被打了,还没晾干,做服是做不成的。许是思索的太多,脑子又开始阵阵地发,我想了想,起朝隔壁的屋子走去。

  夜沉沉,雨还在噼噼啪啪落个不停。

  我在檐下躲闪着,快步走到屋前,推开门。

  黑暗中,我听到那呼被惊起的声音,忙道:“若磐,是我。”

  若磐平静下来,只见那双金的眼睛在夜里泛着微弱的光。

  片刻,灯亮起来,若磐举着灯盏,讶异地看我。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若磐,陪我可好?”

  若磐目光清澄,片刻,道:“嗯。”说着,把灯盏放在旁边一张简陋的案台上。

  我抿笑笑,随他在案台旁的茵席上下。

  雷声轰轰地传来,我定,看看若磐,他也看着我。

  我弯弯嘴角,看向面前,灯火晃动,在糙的案台面上投下淡淡的影子。

  “若磐可有父母?”少顷,我问。

  “不知。”若磐道。

  我一笑:“你比我好。”

  室中一阵沉默,片刻,忽然听若磐说:“他们自有命数,你莫太悲伤。”

  我抬眼,若磐看着我,金的眼睛光泽淡淡。

  我摇摇头,浮起一抹苦笑:“我并非悲伤,若磐,就在上个月,我还恨不得我父亲在这世上消失得干干净净,可真到了这时,却一点也不觉得开心。”

  一阵凉风带着语气,从门外吹进来,灯火摇曳不停。

  “总会过去。”过了会,若磐道。

  我望着他平和的眼睛,忽而有些怔忡。

  “…总会过去。”许久以前,也曾有人这样看着为种不好宝霓花而沮丧的我,微笑着说过同样的话。

  外面的雨声愈发大了,引得思绪渐渐延伸,那冲入水中的影似乎又在眼前浮起。头愈加地痛起来,我忙将两手蜷起拳头,用力地按在额边。后有些动静传来,我望去,却见若磐变作了巨兽,伏在地上,两只眼睛看着我。

  我似乎读懂了他目光中的含义,看看他的背。

  若磐耳朵动了动。

  心中涌起一阵暖意,我转过体,向后靠在他的背上。

  柔软的触传来,带着融融的温暖,久违而舒畅,我闭上眼睛,觉得那暖意将自己包围着,能把所有的不快都通通消解。

  “若磐,”我睁眼望着头上黑黑的房梁,喃喃道:“无论神或人,无论恨,终有一都会消散,可对?”

  雨水被风扫过房顶,哗哗作响。

  我等了许久也没听到若磐的回答,困意上涌,只觉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

  夜里,我被一阵凶狠的雷鸣惊醒。

  屋子里漆黑一片,上却很暖和,软软的。隔着背,我能听到若磐绵长起伏的呼声,似睡得正

  心头一阵安定,我角不禁扬起,歪着头闭上眼睛。正想继续再睡,忽然,一阵滴答声传入耳中,清晰极了。

  是屋漏,我登时醒过神来。

  我摸着案台找到灯盏,幸好灯油还有,我将它点着,眼睛被光芒照得眯起。

  朝四周的地面看看,只见干干的,没有落水的痕迹。

  那嘀嗒声仍然传来,我连忙又走向一旁,把帘子拉开。

  着帘子把房屋隔作两间,外间给若磐,内间则拥来放置

  我将油灯往里面照了照,子螭的凡体仍好好地躺在上,口却洇一片,屋漏的水正好落在了那里。

  我一惊,想去叫醒若磐。才转,又觉得若磐今也累得很,这点小事,似乎也不必劳动他。

  把那体拖到地面的茵席上就好,雨水且用桶接着,明再说。

  心里打好主意,我把油灯放在一旁,走到前。

  这体沉得很,所幸的是我还拉得动。我板着他的双臂,发尽全力气往下拖,未几,只听一声沉沉的落地之声,那体终于被我拖了下来。

  我看看方位,此处离太近,须得拖远一些才好。想着,我再用力,把那体拖向墙边。

  “住手…”

  雨水滴滴答答地继续落着,看得人心慌,我一边拖着他,一边思索着等会要赶紧拿桶来才是。

  “…住手!”一阵猛力突然传来,那体竟从手中挣落,我险些跌倒。

  我睁大眼睛。

  只见那体蜷着,低低地咳了几声,片刻,北海王,不,子螭转过头来,狠狠地瞪我一眼,声音沙哑:“怎这般用力!疼死了!” Www.N6xs.COm
上一章   白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白芍》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白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白芍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