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白芍 第四十一章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鹅 书号:32716 更新时间:2015-4-3 
第四十一章
  这话出来,熊三面上一愣。

  “妖物?”罗言不禁失笑,上前拱手道:“二位公台,小店堂堂正正,店主人公子就在此处,何来妖物?二位公台想必是喝多了…”

  话音未落,那人却将他推开“锵”地将间一把宝剑出:“不与你啰嗦,待山人来将妖物收拾。”说罢,剑上忽然青光闪现,他口中默念,长喝一声,劈向熊三。

  剑气才到半空,忽然,一下灭掉。

  那人动作僵在半空,懵然愣住,再举剑,那剑却黯淡无光,犹如一块锈铁。

  “我来!”他旁边那人哼道,从上扯出一个布袋,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将口袋朝熊三张开:“妖孽,来受死!”

  话音落去,口袋在他手中瘪瘪垂下,熊三仍好好地站在那里。

  二人面面相觑,神匪夷。

  熊三青筋暴跳,怒吼一声便朝他们冲去。

  “熊三,慢着。”我淡淡道,拉住熊三,转向那二人,沉着脸:“二位可闹够了?”

  二人瞪着熊三,又瞪着我,一人道:“此人确实是妖!方才之事,定是有更厉害的妖力作祟!”

  “哦?”我慢条斯理:“如此,那妖孽又在何处?”

  二人紧张望着四周,狐疑地目光掠过我和罗言,说不出来。

  “妖不妖孽的暂不理论。”我继续道:“且问二位,就算我这杂役是妖,尔等要收服,可有他作恶的凭据?”

  “凭据?”一人皱起眉头,硬气地说:“你这公子!妖物就是妖物,收服即是正道,要什么凭据?”

  我冷笑:“如此,我就不客气了。”说罢,放开熊三:“去吧。”

  熊三双目圆瞪,大喝一声,抡起壮的手臂,一边一个地将他们拎起。未几,只听惨叫声传来,二人被熊三扔出了街上。

  活该。

  我心底冷哼。连妖力和神力都分不清楚,还修个什么仙。

  回头,罗言正看着我,一语不发。

  “来继续看账本。”我若无其事,朝柜台后面走去。

  夜晚,我躺在榻上,怎么也睡不着。

  我又开始想以前的事,一想就停不下来。

  我想起了灰狐狸。

  那时,我刚从幽冥出来,魂魄重新召集天地气重塑躯,恢复了神力。虽获得新生,我的心里放不下牵挂,开始四处寻找若磐、妖男和灰狐狸。找了许久,最后,终于在蓬莱找到了妖男。

  他那时就像换了个人,没了从前的张扬,变得沉默寡言。他失去魄血,登仙之事被耽搁下来。可我觉得让他意志消沉的不是这个,因为他每守着昏的灰狐狸,一就是一整

  修炼中的怪若被人取了妖丹,命就会变得濒死一般脆弱。虽然可以用别的妖丹加以弥补,但血有灵,若新补的妖丹力量不足,体必扭曲爆裂而毁,只有用妖力深厚百倍的妖丹才镇得住。

  灰狐狸也是一样。

  妖男手上倒有妖力深厚的妖丹,可那是从鼠王上取下的,邪气太重,须慢慢炼化。为了给灰狐狸续命,妖男带着她来到蓬莱仙岛,采仙草元喂她。

  我是花君,这样的事对我来说最是在行。见到他们之后,我把采集仙草元的事一手包办下来,好让妖男专心炼化妖丹。这十几年来,每隔一段时我就会回到蓬莱,将采集的元送给灰狐狸续命。

  或许真是事在人为,让我欣慰的是,灰狐狸虽一直昏体却不像从前孱弱。月余前我离开蓬莱的时候,她的脉搏已经有力了许多。妖男说鼠王的妖丹已经炼得七八成了,若有进展就来书告诉我。

  更多的,我想起了句龙和若磐。

  那两个人说句龙的事,只有一个地方说错了。句龙死后,昆仑璧仍完好,并非是子螭刻意隐瞒,而是因为句龙把他的神力放在了若磐上,又将倾注了意念的昆仑璧收集我的灵魂。这样,昆仑璧仍随着句龙,却因为我和若磐的沉睡而一直保存下来。

  后来的事就很清晰了。我投生为人,若磐上力量与句龙那半边昆仑璧息息相关,也跟着醒了来。

  这事子螭知道多少,我并不清楚。但有一点很明白,自从我偷到他的昆仑璧之后,句龙的昆仑璧就开始苏醒,我的魂魄也慢慢地与它剥离开来。

  他这么做是有意还是碰巧,我也想不透彻,只越想越觉得此人深沉得教人捉摸不清。

  而至于若磐…从妖男口中我得知,那我自尽,若磐像疯了一样,力量突然迸发。他爪下罡风生火,浮山登时山摇地动,那山腹中一片火海。炙人的热中,妖男只看到悟贤和他的弟子被烈火烧灼,惨叫地坠了下去,耳边是若磐的怒吼,却不见若磐影。

  那时情形实在危险,妖男顾不得许多,抱起灰狐狸逃了出来。许是浮山失去鳖灵,没过多久,整个岛都在大海中消失了,而若磐,从此再也没了消息。

  我不知道那是何等情形,听着妖男说时,手指紧紧地攥着,上阵阵发寒。

  句龙、若磐和我,就像被人下了恶咒,那羁羁绊绊,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分不清许多,只有一的悲伤,看不出深切,却像缕缕发丝般纠在心头。

  千年前,我为了句龙,散神封住了若磐;千年后,我把同样的事又做了一次。

  我苦笑,自己大概不欠句龙了吧。

  那么,若磐呢?

  脑中纷无比,我躺在榻上,闭起眼睛。

  脑海中,那金的双眸一直注视着我,似乎从未离开过…

  神仙睡觉也有睡得混沌的时候,第二我醒来,已是中了。

  出到院外,罗言匆匆走过来,说万琼楼主人遣了人来,邀我今夜游湖。

  “来人说,今夜田公还邀了太守,公子你看…”

  我瞥他一眼,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说的田公就是那万琼楼主人,名昌,琼州人都叫他田公。说是邀我游湖,实际目的不用想也知道,离不开要盘下云来阁的事。

  “公子,”罗言试探地看着我:“可要回他?”

  “不必。”我低低打个哈欠,转朝小楼内走去,懒洋洋道:“不必理会,就说我还在睡。”

  虽不想去,可田昌既然搬来了太守,便由不得我了。

  这太守新上任,姓卢。一方父母,还是要给面子的,谁让我是在凡间开店呢?

  到了傍晚之时,我换好了裳,收拾一番,乘着罗言为我添置的那辆雕花镶钿垂香漆车赴约去了。游湖的大舟停泊之处其实不远,就在琼池一处水榭旁。

  还没到地方,已经能望见紫红余晖下,盏盏明灯点缀着水榭和大舟,人影绰绰,阵阵歌声传来,热闹得很。

  似乎不止我和太守,田昌还邀了别的许多人,今夜也游湖许是要大大办。

  我不介意,反正有吃有喝,我来者不拒。从车上下来,我整整上的锦袍,款步向那水榭走去。

  水榭前,一名管事模样的人正在招待客人,见我来到,笑容面地上前作揖:“白公子,主人等候多时,请。”

  我微笑,随他登舟。

  大舟上果然灯火辉煌,上到去,只见丝毯铺地,正中一块西域花毯上,几名舞伎排列如雁,长袖飞舞,柔软。

  我面的一瞬,在场的目光纷纷凝来,似有一瞬的安静。

  “白公子!”田昌离席走来,面笑容地向我作揖:“当真稀客!”

  我亦含笑还礼:“田公相邀,某岂敢推辞。昨夜饮酒宿醉误了答复,还请田公勿怪。”

  田昌笑出声来:“公子这话折煞田某,公子俊雅风,琼州谁人不闻?能请到公子与宴,田某幸甚!”他说着,两只眼睛盯着我看,笑眯眯地说:“公子多年不见,还这般年轻俊美呢。”

  那圆胖的脸庞上,两坨脸泛着油亮的红光。

  “田公过誉。”我保持笑容,移开目光。只见四周围的的面孔半,似乎都是琼州本地的大商贾。上首,一个中年人端着,裳虽平常,眉目间却浑然一严肃的架势,大概就是那新任的卢太守。

  “府君请看,这位就是田某曾提起的那位云来阁白公子。”田昌引着我到上首前去,向卢太守笑道。

  我行礼:“白某拜见府君。”

  卢太守看着我,目光微微停住,片刻,微笑颔首:“白公子,久闻大名。”

  我又与旁边几席行过礼,在一席间下。田昌回到上首“啪,啪”击掌两声,场中的舞伎乐师纷纷退下。田昌堆起脸笑意,举起漆觞道:“今月圆花好,田某设宴湖上,一为新任卢太守洗尘接风,二为与琼州诸公共赏良宵。”说着,他笑呵呵地将漆觞先敬太守,又敬向众人。

  众人一阵应和,纷纷举起酒盏,一时间,笑语不绝。

  “这话说得,倒像他是琼州商贾之首一般。”正无聊,我听到旁边两人正窃窃私语,声音很低,却逃不过我的耳朵。

  “嘿嘿,人家现在可不一样了,听说卢太守是他远方亲戚。”

  原来如此,我饶有兴味地看向田昌,只见他正与那卢太守说话,两只眼睛笑得只剩一条。卢太守却一副敷衍的神

  蠢人。我心道。田昌再富,也是贾人,而卢太守仕人出,本差别悬殊。估计卢太守来赴这宴,本是看在了亲戚的面子,谁想田昌一心显摆请来这么多人,倒是教卢太守难堪了。

  “可惜呢,原以为能见到斛珠居主人,竟不曾邀到。听说那主人可从未过面,连那店里的人也不知他长相。”

  “斛珠居么?呵呵,你也不看看田公恨他恨得多紧,怎会请他…”

  我一边听着他们聊天一边品尝着案上摆的的点心,觉得味道不错。田昌能开那么大的食肆还是有些本事的,倒不知那着他来收云来阁的斛珠居又是何等能耐。

  正出神,忽然,我的眼睛瞄到田昌的管事匆匆走了出去。

  “怎么了?”外面的声音隐约传来。

  “管事,可不得了,庖中备下的油饼全都不见了!”

  油饼?我愣了愣。

  “吱,吱…”这时,我听到有什么在叫唤。

  循着回头,却见旁边的帏帘下的角落里,着一团茸茸的东西。片刻,它动了动,两只乌溜溜的眼睛与我四目相对。

  四十一

  发现了我在看,它似乎一惊,缩头往帏帘里钻去。

  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它擒住,拖了出来。明亮的光照下,只见它一如既往,皮油亮,灰白相间。

  “初雪?!”我却不放开,又惊又喜地看着它。

  她却似乎害怕得很,嘴里发出尖利的叫声,四肢在空中挥动。

  我有些吃惊:“你不认得我了?”

  灰狐狸两眼瞪着我,陌生得很,挣扎的愈加厉害,嘴里叫得更大声。

  宴席上,舞伎们又出来献舞,众人愈加兴致,因为我的障眼法,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

  我疑惑不已地盯着灰狐狸,她是怎么了?心里想着,我又转头望向别处,灰狐狸在此,妖男应当离得不远,找他来问问便知。

  稍稍走神,灰狐狸忽然将体一,从我手里溜走开了。我来不及再捉住,又怕她体虚弱不敢施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窜到了人堆里。

  先是舞伎们惊呼起来,灰狐狸从一人裙底钻到另一人裙底。舞伎们花容失,场上登时成一团。围饮酒的客人也吃惊不已,正待细看,灰狐狸突然一跃而起,跳到了上首的案台上。“啪”一声,她踩到一个漆盘,里面的放着的一碗羹汤溅了出来,把卢太守泼了一脸。

  举座皆惊,顿时鸦雀无声。

  灰狐狸蹲在一角案上,浑竖起,紧张地尖叫。

  “府君…这!这…”田昌更是语无伦次,手脚忙地用袖子替太守擦拭,他瞪向堂下家人,气势汹汹地指着灰狐狸喝道:“还不快把那畜牲抓起来!”

  家人们连忙答应,朝灰狐狸蜂拥而上。

  我心里暗叹,轻轻将手掌一转。

  “乓”一声,三名家人扑上去,力道太重,案台一下被塌了。他们爬起来,手里却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都跑了!没用!”田昌气急地斥道,脸上抖动。说罢,却又赔笑地去搀扶卢太守,口里不住道:“府君莫惊,一场意外,待田某领府君去换,今夜还可继续…”

  “罢了。”太守挡住他伸来的手,从席上起来,还残留着羹汤油光的脸上黑沉得像泼了墨:“多谢田公,今夜某体不适,还是先回府。”

  “这…”田昌左右为难,头大汗,堆着笑不停作揖:“今夜实在照顾不周,多有失礼。”

  太守却不假辞,离席走开。

  田昌仍一脸歉意,追着太守出去,口中叨叨不停的声音传来:“下回田某设宴,还请府君再光临寒舍…”

  一场宴饮被搅黄。上首的人走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亦是无趣。不少人纷纷起起来,互相作揖告辞。

  我自然也不打算留下,方才使了个小法术把灰狐狸救走,可这下,她又不知道钻哪里去了。心里一阵气恼,我见这宴厅上已经全然没了灰狐狸的气息,也起离开。

  “白公子,这…”田昌的管事立在舟下,与离开的宾客行礼,看到我,更是一脸苦相。

  “替我多谢田公招待。”我微笑颔首,从容走开。

  天空中没有月亮,平静的湖面上只有明灯绰约的倒影。我自然不打算就这么回去,站在水榭上,将眼睛四处张望。似意料之中,水榭长廊那边,一个影立在灯下,似乎在临水赏景。

  我朝那边走过去。

  许是听到脚步声,那人回过头来。

  是妖男。

  看到我,他眉梢微微扬起,目光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一圈,角一弯:“某在路上就听说白公子是琼州地界上第一俊美的男子,如今见到,似乎属实。”

  那声调和那表情带着倜傥,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那妖孽的样子。

  我也笑。男子装扮是为了应付在外行走,他们见惯了我,再易装成男子就未免无聊。故而我每次到蓬莱,都仍着回装,这般打扮,妖男是第一次见到。

  “初雪何在?”我问。

  妖男微笑,将体让开。他后的阑干上,灰狐狸站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啃着油饼,头也不抬。再看妖男脚下,一个布包得鼓鼓的,看那渗出的油迹,似乎里面全是油饼。

  “我也是无法。”妖男叹口气,道:“我若不去全偷了来,她就会去把人家庖房毁了。”

  原来如此。

  我无奈地笑,看着灰狐狸:“她何时醒来的?”

  “前几。”妖男答道。

  我颔首,却还是不解:“她怎不认得我了?”

  妖男缓缓道:“仙草元只能续命,能醒过来已经不错了。她之前活了三百岁,要重拾妖力才能记事。”说着,他瞥灰狐狸一眼。声音低低:“如今她这心智,不过是只初生幼狐。”

  我同情地看向灰狐狸。

  似乎察觉到目光,灰狐狸从油饼里抬起乌溜溜的眼睛“吱”地叫了一声。我笑笑,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灰狐狸稍稍撇过头,却继续埋头啃起了油饼。

  “鼠王的妖丹还没炼化么?”片刻,我轻声道。

  “快了。”妖男道:“还缺一味药。”

  “什么药?”我抬头。

  “海目。”

  我愣住。这个东西我知道,它产在南海。那里的海水离太最近,热力气透过海水,凝结成宝珠,那就是海目。此物虽属火,却纯正无邪,乃是炼化丹药的至宝。

  “海目千年才得一颗,恐不易得。”我皱起眉头。

  “正是。”妖男颔首。

  我瞅瞅他,片刻,道:“你就是为这个来找我的吧?”

  妖男没有否认。

  他面微笑,明灯下,目光人:“你还是那么聪慧。”

  妖男和灰狐狸来到,自然住到了云来阁。

  罗言和子弟们看到我带着这一人一狐回来,都讶异不已。尤其是妖男,一进门就引得众人围观。他手里抱着茸茸的灰狐狸,面带笑容,温情而绝尘,惹得不少孩眼睛发直。

  我见怪不怪,吩咐罗言安排饭食汤沐,好生招待。

  夜晚,我躺在榻上,又是无眠。

  能有办法帮灰狐狸,我本是乐意,可那偏偏是海目呢…

  海目是珍宝,全都收在南海龙君的中。

  天下的江河湖海无数,江河有水神,湖海有龙君。而所有龙君之中,力量最大的莫过于东西南北四海之君。

  他们各有脾

  东海龙君管辖之内多仙山,他本尊也最有神仙的样子,闲来无事之时,喜像子螭那样神游太虚,也喜饮酒清谈;西海龙君近昆仑,脾傲,轻易不与人相见,最待在龙里阅卷;北海龙君地处偏僻,水域广而寒冷,他脾却好热闹,常常离开北海,或拜访天上神君,或到别的湖海中串门,游甚广。

  至于南海龙君么…我认得他,他也认得我。

  现任南海龙君是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前任南海龙君生好斗,与弁天不睦,战中重伤而死。于是,南海龙君的位子传给了他尚未成童的长子。

  许是地域炎热的缘故,南海龙君大多脾气暴烈,这位幼年龙君也一样。而且龙生长缓慢,千年时间才长得常人一岁。这位龙君因此长期被周围所宠溺,生得一副任刁钻的脾气,是众所周知最不能得罪的龙君。

  很不幸,我曾把他惹了。

  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次天庭过节庆,瑶池琼台摆起筵席,所有神仙会聚一堂,南海龙君也理所当然地被邀了来。那时,我还在仙苑中做花君,刚刚从句龙赠我的悬圃神土之中种出第一片宝霓花树。宝霓花开枝头,绚烂夺目,与宴的神仙们看到,无不口称赞,我心里也美滋滋的。

  筵席中途,我忽然想起还未给花树浇水,便中途离席跑了回去。

  没想到还没进仙苑,就听到了风中传来树木的呜咽,我大惊,进去一看,却见宝霓花落了一地。南海龙君是年幼,偏巧好强喝酒,此时醉意醺醺,手里拿着金杖,一边打转一边挥舞,所过之处,宝霓花的幼苗无不摧折。

  我心痛不已,上前喝他住手。

  龙君却看着我,哼哼冷笑,继续挥杖。

  我怒起,使出法力,手臂的藤蔓破土而出,将龙君一下起,龙君醉醺醺的动弹不得,竟召火焚烧四周神木。我愈加愤慨,一把夺过他手中金杖,毫不留情地朝他上笞去,只听龙君痛呼一声,他一边的龙须被我笞断,出血来。

  这件事惊动了句龙。

  他斥责我不该下重手,更斥南海龙君酒醉闹事,罚他做三月劳役,每负神水来浇灌伤及的神木。此事本由南海龙君而起,句龙此举无可厚非,可是南海龙君很不服。

  龙君们本出神兽,长相奇异,最让他们自豪的,是鼻子两旁那长而优美的龙须。南海龙君的龙须被我笞断,虽还能再长,却总比另一边短了一截。

  这对龙君来说简直是奇大辱,估计南海龙君每回照镜子都会想起我来。于是,他每次再看到我,那童子般的脸上都是冷冰冰的,眼里像要飞出刀子。

  当真要去求他么?

  我额边,觉得头疼得很。 wwW.n6Xs.coM
上一章   白芍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白芍》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白芍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白芍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