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强续前缘 124|结局番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 强续前缘  作者:某茶 书号:37347 更新时间:2016-8-17 
124|结局番
  话说时均长成了个小少年。

  虽然肚里没多少墨水,诗作对羞于出手,在重文墨的权贵士族阶层中颇有点没脸,所幸他这一世也不需以此为生。时谨费了许多力气,实在无法,也只得由他去了。

  但这小少年却颇为勇武,又不缺机变,兼对弟妹都非常照顾。

  于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爹娘觉得由他照顾下头两个弟妹该是妥当,自己二人也可进行一场横在心中多年的冒险。

  在某个风高月黑之夜,二人来到了鉴竽尘封多年的小院子,命人扫净了一间屋子后退去。

  薛池掩了屋门,拿了一套自制的宽松对襟褂子和阔腿系带递给时谨:“来,穿上。”

  时谨看这衣衫怪模怪样的,心中颇有点嫌弃:“池儿,你家衣乡的衣物便是如此?”

  薛池道:“不是啊,这种也就是所谓的宽松‘家居服、练功服’之类,没法子,面料不同,又缺少物件,做不出寻常衣物。”

  时谨无法,只得换上。一时两人穿了身没形的衣服,好在身材绝佳,倒也不难看。

  薛池又拆了时谨的发冠,只用发带将他的长发扎成一束。

  自己同样拆了钗环,挎了个自制的布包。

  打扮一番后两人手牵着手出了房门,站在庭院中,一同仰脸望向半空。

  薛池喃喃道:“我好紧张…”

  时谨微微一笑:“只是你的猜想,也许什么也不会发生。”

  薛池点点头:“那也算我了了一桩心事,从此不惦记了。”

  时谨微侧头看着她:“准备好了?”

  他这样微垂眸看她的样子显得特别温柔,薛池只觉自己要被溺毙一般,甜得有如少女一般轻柔的嗯了一声。

  许多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薛池发现如果个人形象婚后继续得以保持,爱情的保鲜期应该也会比较久。

  时谨大概是点亮了“抗时间冲涮”技能,至今仍是清俊绝、气质出尘。

  他这样一副仙人模样,无论什么时候看去都像一副画,薛池总是忍不住要多看两眼,也始终有点危机感,注意着自己的体形和肌肤。

  假如时谨秃顶突肚,假如薛池脸横,互相看着都觉伤眼,这坟墓估计也名符其实了。

  此时这俊美男子三两步跃至树上,蹲下|身朝树下的娇俏女子伸出手来,两人双手相握,他一用力就将她拉上了树。

  两人并肩站着,时谨侧着头吻了吻她的额角,脚下用力一,借着树枝反弹的力量,时谨搂着薛池一齐跃至半空——当年薛池掉落的地方。

  瞬时间光影变换,入目就是一片碧海蓝天,两人凭空出现在半空,朝着下方礁石尖上疾落。等到薛池抱着时谨的站定在礁石尖上,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是和时谨一起来,如果是她自己,恐怕死相就不大好看了。

  等两人沿着岩壁攀上了公路,薛池一抬眼,就发现远处发生了许多变化。曾经她许多次在梦中眺望的渡假村,居民自建的房屋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精致的小别墅。小小的一座渡假村,已经变成了无法一眼全纳的繁华渡假区。

  时谨见她眼圈一红,也不需要过多言语,抬手搂紧了她的肩。

  薛池伤感了一会儿,牵着他的手往前走:“一会儿遇见生人,你先不要说话哦。”

  话没说完,后头就来了一辆车,薛池连忙招手,等对方停下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几乎要忘了母语!

  车窗被摇下,伴随着重金属音乐,一个染着金发的小青年探出头来:“嗨!”

  薛池半天挤出了一句:“能不能搭个顺风车去xx渡假村?”声音僵得不像话,难为人家听懂了。

  小青年一偏头:“上车吧,我也要去。”

  薛池拉开车门上了车,朝时谨招手,时谨也钻入车内和她并肩坐着。

  小青年手都没扶方向盘,指头一按键,汽车往前一下就窜了出去,原来已经实行智能半自动化驾驶了。

  薛池自己都吓了一跳,偷眼看了看时谨,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薛池就是知道他在装

  不到一刻钟车子就到了渡假村门口,薛池向小青年道过谢下了车,看着眼前高大上的一片建筑,深了一口气。

  她牵着时谨走了进去,找到了自己原来家所在的地方,原来的老房子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小别墅。

  大概是她站得太久,有个工作人员模样的女人开着辆小型低速工作车停到了他们身边,女人下了车:“你们好,要租别墅吗?这栋36号别墅分上下两层,共八百平米,上下共十个房间,你可以只租一层,在窗边就可以看到海,风景特别好。”

  她一面说话,一面眼睛就不停的看时谨:帅得简直一塌糊涂!看看这身重磅真丝手工衣,那不都是富贵闲壕才穿的嘛!

  薛池倒是不介意自家男人被人吃豆腐,他长这么张祸水脸,介意得过来嘛!她呃了一声,渐渐找回语感:“不是,这个别墅什么时候建的啊?”

  “十年前改建的。”

  薛池点点头:“十多年前我曾经在这里住过,所以来看看。”

  女人噢了一声,更热情了:“那您更要住以前住过的地方才对呀!”

  薛池想了想:“只要一个房间,行吗?”当年她还是个学生啊,口袋里能有几百块钱还是因为要进货把全部身家带身上的原因,奢侈的包一层别墅就别想了。

  女人眼睛滴溜溜的瞟着时谨,觉得看他这样子,这气度,怎么能只住一间呢?不过反正现在不是周末,空着也是空着:“也行,五百元一间每晚。”

  真tm贵,当年她们渡假村非节假住宿才100一间好不好!

  薛池从布包里拿出五张红色纸币,对方一看就瞪大了眼:“这么老的钱你还留着啊!中间都换了三版了,这不能用了!”她一脸‘你跟我开玩笑吧’的表情。

  薛池尴尬的把钱收了回去:“早晨出门拿错钱了,这是收藏用的,不好意思啊,没办法了,下回再来。”

  她拉着时谨转身就逃难一般往沙滩上走。

  时谨一直神色不动,高人风范。突然他双眼微睁,脸裂了。

  薛池察觉有异,扭头一看,哈哈直乐,原先被几棵树遮了目光,现在直接看到了沙滩上,就看到有几个女人穿着比基尼在沙滩上行走,这可把时谨给震住了。

  她拉了拉他的胳膊,让他附耳过来悄声说:“这是泅水所穿衣物,不必大惊小怪。”她心中大快,只道不知被他送了多少次“大惊小怪”今终于还了一次了。

  她再拉着他往前走,他就垂着眼入定了,怎么也拉不动了。

  薛池咬着牙笑,勉强道:“,施主何不看穿这红粉骷髅?来来来,走走走!”

  时谨便侧过头来看她,似笑非笑道:“‘玩火*’四个字怎么写,你可知道?”

  薛池立刻就萎了…没办法,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不是体罚的体罚,算是他的杀手锏。多年来,她作为一块被耕坏的地,在关键时刻总斗不过这头累不死的牛。

  既然旧地已经物是人非,薛池也并没有说死心眼的一定要住进别墅去,她现在琢磨的是怎么换点新版的钱。来之前也做了准备,她直接带了二十金条。

  领着时谨在附近转了一圈,硬是没找着出手的地方,这附近变化大归大,但所有设施都是围绕海滩渡假所建,步步都是美食住宿娱乐,却并没什么金店当铺之类。

  难不成她心心念念惦记的现代就这么对她?让她带着老公来睡大马路?

  薛池盯着时谨,大概是她愧疚的眼神太明显,时谨不由问道:“怎么了?”

  薛池尴尬道:“并无此间通行的货币,今食宿且没得着落了。”

  时谨淡淡的噢了一声,又问:“可需有路引户籍之类文书?”

  薛池一跳三丈,把这个忘了,钱都换版了,身份证呢?

  她掏出小卡片一看,就算没换版,也过期了!这次真的惨了!

  看她蔫头搭脑的样子,时谨于心不忍,像往常一样用手掌将她的头近一些,轻轻的在她额角亲了亲:“好了,无妨事,往日里我们也不是在荒郊野外夜宿过。”

  那怎么一样!薛池心道,那都有侍卫燃火堆、搭帐篷,现在却可能真要找个桥躺着了!

  被爱护的女人心智成长都低于年龄,薛池彻底懵了。

  反倒是时谨牵了她手道:“此处兑不得金条,我们且先换一处。”

  两人身上一个钢蹦也没有,薛池跑到停车场问了数辆汽车,才终于找着辆去市区的顺风车。

  车主见两人气质容貌不像一般人,倒特别客气:“要到市区什么地方,我一路把你们送到好了。”

  薛池忙道:“太谢谢了,您一路上看看有没有当铺,把我们放下就行了。”

  车主哦了一声,识趣的没有多问。

  一路上为了避免别人听出语言怪异,薛池连话都没有和时谨多说,闷了一路,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市区,车主将两人放在了一家当铺门前,互相礼貌客套一番,绝尘而去。

  薛池拉着时谨进了当铺,当金条还是比较简单的,工作人员拿仪器检测后称过重量,直接就开票付款了。

  现在的金价大约是八百多,当铺回收却只能给近五百一克了,薛池也不敢一下当太多显眼,只当了两金条,约50克左右,到手只有两万出头,想到现在的物价,大约也不怎么经花。

  出了当铺薛池就道:“我们去购物、吃饭!”

  两人直接打车,让司机给送到最繁华的商场。

  下了车时谨略有些遗憾的叹口气:“若能买一辆回成国便好了。”

  薛池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汽车:“不行啊,买车大约也需要身份证,我没有啊。”

  两人手拉着手进了商场,一进去两人都怔住了。

  这司机带他们来的是座购物饮食娱乐一体的商场,进去就是底层一通到八楼的一个中通空间,显得大气,但这也不足以让两人发怔。让两人发怔的是悬在半空的一幅巨型广告——上面的人不是萧虎嗣又是谁?

  冷硬的眼神,披洒的长发,半|的身体,肌坚实而有力,重重疤痕更是他魅力的象征。

  薛池还想看清是广告什么玩意儿的,就被时谨捂住了眼,低声道:“你看什么?”

  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哦,半|的嘛!

  “我不看,不看了还不行嘛!快松手!”她把头低下别到一边,尽量不去看这幅广告,别别扭扭的拉着时谨往里走,先找了家店吃川菜:“做梦我都想吃这个味,你尝尝!水煮片、血旺、夫肺片…”什么都变了,也就这菜没怎么变。

  时谨看着这红汪汪油腻腻的一片不敢下嘴,他素来不吃辣,却被薛池强了一筷子,嚼了两下,慢慢的睁大了眼睛。

  薛池期待的望着他:“好吃吧?”

  时谨微微点了点头,举起了筷子。

  夫俩优雅而迅速的进食,隔着几丛人造灌木,就听见旁边桌有两小姑娘在花痴:“萧天王好帅哦!明明可以手术去疤的,他全都留着,你别说,更帅了,每道疤都是他男人的象征!”

  薛池眼角一,不着痕迹的看了时谨一眼,心道萧虎嗣这些疤还有不少是时谨奉献的呢。

  “就是就是,我死他了,最讨厌他的经济人了,老霸着他,要是他俩像传闻那样结婚了,我真是生无可恋!”

  “他今年也有三十好快四十了吧,要说结婚也正常…你说他怎么一点也看不出年纪,每次我看到他,都觉得他就是个充韵味的古代男人,那一部《杀手》简直就是他的本演出…”

  薛池听着听着,忍不住就出一丝笑意,说实话,她心中倒也有万分之一的猜想,怕萧虎嗣被时谨给暗中除了,她是万万没想他居然来了现代,还过得这么好,这样她就放心了。

  时谨不动声的看着她嘴角的一抹笑,虽然听不懂两个小姑娘的言论,但他却知道必与萧虎嗣相关,看到薛池这抹笑,心中不免极不舒坦。

  两人吃完川菜,就一路上楼买买买。

  完全没见过的事物不停的出现在时谨面前,真是好险破了他气定神闲的架子。

  首先两人服装全换,现在正是夏天,薛池试了好几套裙子,时谨不是嫌她了胳膊就是嫌她了腿,眼看着她面上云密布,才勉强同意她换了身长连衣裙,还非让她往肩上披了条纱巾不可。

  时谨换了件白衬衣,米,白色休闲皮鞋,鸦青长发及,冷着一张脸(老婆胳膊和脖子不高兴了)。

  他这副扮相超睛,走路上十个女人恨不能生出十一双眼睛来看他,都觉得他和童话里的王子差不离。

  薛池左右一看,坏心眼的给他左手买了筒爆米花抱着,右手买了支冰淇凌举着,结果——别人觉得这个王子好可爱啊!

  薛池气不过来,只得算了。

  时谨了口冰淇淋:“味道不错。”

  薛池拉着时谨一路坐车跑到了游乐场,不是节假,游乐场里人少的,两人也不用排队,一路把海盗船、跳楼机、过山车、摩天轮玩了个痛快。

  然后薛池就发现摄政王大人最不喜欢摩天轮,对过山车却格外偏爱,薛池陪着他把过山车刷了整整五遍!

  晚饭两人吃回转寿司,倒不是多好吃,而是以前薛池路过这种店,看到里边寿司转来转去的,一直想吃从来没舍得,这回可不委屈自己了。

  薛池挟了个寿司往酱油芥末里沾了一下,再送到嘴边:“就这样吃。”

  时谨依她的样子送入嘴里,刚觉得不如午膳美味,促不及防就一股泪意冲了上来。

  薛池看他眼睛一红,就知道他中招了,笑嘻嘻的道:“这个绿色的芥末别沾多了啊,很冲的。”

  时谨微一瞪她:“顽劣。”

  两人开开心心的吃完饭,问题来了,上那睡?酒店可都是要身份证入住的啊。

  薛池站在酒店前台边侦察了一下敌情,现在的身份证也升级了,小小一张卡,酒店登记的时候拿个扫描器一扫,扫描器上有个小显示屏,立刻出现对方的全身照、正面照、侧面照和一应相关资料,甚至最后还要输指纹核对——真是看得人心的。

  为了不让摄政王殿下真的睡公园,薛池曲折的想了个办法。先买票进游泳馆,游泳馆都有淋浴的地方,两人洗白白的再找了ktv开了间大房——唱卡拉ok总不要身份证吧!

  房间里沙发尽够的,薛池拿了自己新买的浴巾垫上,想睡那也能勉强凑合啊。当然,还是不要浪费这个超豪华房间的原本功能了,必须拿着麦唱两首是不?

  她在怀旧金曲里找了一堆歌,情意绵绵的对着时谨唱。

  那效果,杠杠的,时谨听得心也柔了,眼也暗了,两人搂着轻吻,吻完了继续唱,唱到半夜再叫宵夜,撑不住了才搂着倒下睡了。

  第二天薛池一张嘴,惨兮兮的发现嗓子倒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两人就是当当当、买买买、玩玩玩。

  薛池非常遗憾需要用到身份证的高铁、飞机之类的不能带时谨体验一下,但海上飞艇之类的必须玩一圈啊,两人还专程跑去租用设备潜水,每一天都玩得筋疲力尽。

  这天早晨,薛池率先醒来,看着侧躺在沙发上的时谨,突然发现他眉头微微皱着。

  薛池突然想起他是有点轻微洁癖的。而ktv人来人往,再怎么清洁,空气始终也残留着些烟草混杂的味道,显得混浊,然而他这一个月始终没有多说过半个字。

  薛池想着想着,心就软了,用指头轻轻的推开他眉间的皱折。

  时谨睫微颤,睁开了眼睛,撑起身在她上吻了一下:“怎么了?”

  薛池微微的笑:“我想我们的孩儿了,回去吧。”

  时谨看了她一阵:“这是你的故乡,多留一阵也好。”

  薛池向他偎了过去,脸蹭着他的口:“不了,看一看就好了,我想家了。”

  时谨微微一怔,抬手抚摸着她的发丝,角却微微勾起:“好,回家。”

  薛池大量采购了现代特产,重中之中就是避孕套:避子汤伤身,她又实在不想再生了!

  时谨挑的却是个平板电脑和十个太阳能充电宝,一对情侣自动机械表。

  两人大包小包的,为了不引人注意,天色渐暗才打了车回到盘山公路上。

  黑夜中传来两人低声的交谈:

  “你以后想回来,我再陪你来。”

  “还是不用了,总觉着这样的穿越颇为危险,恐怕有生变的一。我现在只要能和你们一起,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就好…”“池儿。”

  “嗯?”

  “我心甚悦…”

  《全文终》 wwW.n6Xs.coM
上一章   强续前缘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强续前缘》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完结小说强续前缘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强续前缘的免费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