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妖孽横行,毒妃不好惹 第十二章 一生一个-大结局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尊宝国际娱乐 > 妖孽横行,毒妃不好惹  作者:轻染 书号:42677 更新时间:2017-9-11 
第十二章 一生一个(大结局)
 “所以你将我要给棠哥哥么?希望我和棠哥哥在一起?”

  “不,不给…”元清凝低声笑了,耳边传来那人轻轻的,淡淡的笑声,还有从前那种溺宠。好像过了很久,他都没有说话,她笑着,却听见耳边传来那人淡淡的声音。

  “阿凝,不会再分开了,不会了,不会再有第二次了,你是我的整个世界。”

  那声音宛如天籁,动听极了。

  元清凝这时想,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终归还是回到他边了,会跟她的无忧一起变老,一起看落,这样的一生,却也是不枉此生。

  不是么?

  “嗯!”她轻声回答,乌黑的发丝与他的发丝绕纠结“无忧,我们在一起!”似过了许久,元清凝眼中突然一黯,好像想起了些什么,她喃喃开口道“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宇文拓不语,只是那双干燥温暖的大手,将她冰凉的小手握紧,却又好似觉得不够,紧了又紧。

  元清凝懂了,她笑着,头埋进他的怀中,长长的睫翁动。

  如果,能够这样在他的怀中睡去,也是一件好事,即使眼前是一片无望的漆黑,哪又如何呢?只要有他在边,此生又有何后悔呢?

  她不会让他死,绝不会!

  只在那一瞬间,元清凝觉到,宇文拓温热的,在她的额头带着怜惜地吻过。

  时间,就此停顿。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不懂他所说的话,他说阿凝,若你信朕,你就该知道,你在朕的心中,谁都没办法替代。

  如今她却是明白了,像他这样云淡风轻的人,又为谁而停留过,可一旦停留,却是一辈子都会放在心上,一辈子呵,他为她,不是这样么?

  记得曾经她曾要求他,要他陪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他说,阿凝,若我不是西凉的皇帝,我定陪你去外放羊牧马,过着出而作,落而息的生活!可是你上的无忧偏偏是皇帝,他有他所背负的责任!

  是呵,责任,是为西凉帝王的责任。

  她的无忧是一个好帝王,定能带领西凉的臣民走向繁荣,这样的他必定是最累的吧。

  他,就接受他的一切,所以她是该陪在他边的。

  即使,她讨厌那个地方。

  只要能一直这样靠着这个温暖的肩膀,只要这双干燥温暖的手能一直握紧自己就好。

  就在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桃夭,看来我是小瞧你了,你竟能找到这里?”

  元清凝一听这声音,猛然抬头,看着逆光走进来的轩辕恒,那黑眸中凝聚的怒气仿若盛开的藤蔓,一圈一圈的将她绕住,令人窒息。

  “你…”“我如何?”轩辕恒依旧笑着,笑容中带着痛意“你以为没有我的安排,你能找到这里么?我不过是让你瞧瞧宇文拓罢了,瞧了他如今的模样,你才会下定决心,晓得自己该怎么做!”

  “何苦呢?”元清凝淡淡的开口“轩辕恒自欺欺人很好玩么?你该知道的,我不可能嫁给你!”

  “是么?”轩辕恒朝着他们走去,一步一步的靠近,他看着元清凝,眼中的痛意越发浓了“只是,你除了答应我的要求,别无选择!”

  “何必呢!”元清凝淡淡的说道。

  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宇文拓淡漠的道“轩辕恒,你输了!朕说过,阿凝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未见得!”

  说罢,轩辕恒轻轻挥手,外面便进来了好几个侍卫,团团将元清凝和宇文拓围住,只听那人一挥手,便将他们分开了“带他回去!”

  “轩辕恒,你想做什么?”元清凝挣扎着,她怒视着轩辕恒。

  “桃夭,他的命在我手上,别忘了,他中毒了!”轩辕恒转头看着元清凝,静静的说道。

  “你想怎么样?!”

  轩辕恒一听,藏于袖中的手指蜷缩卷曲,握紧,而后他一步一步走向宇文拓,伸手去拉住了锁住宇文拓的锁链,轻轻一用力,原本凝结的伤口再度裂开。

  “怎么样?昭帝,这滋味如何?”

  “很好,又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么?”宇文拓咬牙切齿的说道,实际上,他不大的力度却给他不小的痛楚,本来就已经是刺得很深了,哪怕只是微微一动,都会引发不小的痛楚。

  “不要再折磨他了,轩辕恒,不要再折磨他了!”元清凝看着那被鲜血染红的白,眼泪簌簌落下,侵了她前的襟“你折磨他这么久,够了,已经够了!”

  “桃夭,你很心痛么?”轩辕恒淡漠的问道,眼底的伤口愈发深沉起来。

  “我求你!”元清凝哭着说道,手也在用力的挣

  轩辕恒看着元清凝,眼眸闪过一抹狠戾,手再次加大了力度,宇文拓整个背部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白侵血,已经看不见一丝白了,只剩下一片狰狞的猩红。

  “不——”

  元清凝看着那血直直地往外冒,她拿出魔笛嗜杀,那些侍卫被这样的元清凝吓着了,却也因为怕伤了她,没有去得太紧,若她有任何闪失,且不说昭帝会不会放过他们,就光是他们的主子,皇上,便不会放过他们。

  “谁敢还上来找死?!”

  元清凝一用力,魔笛一出,那些侍卫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解决了他们之后,她走到轩辕恒的面前,目光森冷,沁凉如,好似从不认识这个人,只见她弯下去,伸出手抚上宇文拓脸庞,深深地凝视着他美丽的茶眸“无忧,很痛么?”

  “不痛!”宇文拓微微一笑“阿凝,你答应过我的话,要记牢!”

  “不会忘记的!”

  她低声说道,声音有些低哑。

  “无忧…”那声淡淡的呼唤声,却教他尽是柔情,红眸璀璨,等他再想说什么时,却见那人伸手去紧紧抱住了他,声音似情人的呢喃“无忧,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再也不要…”

  “好!”然而,元清凝却被站在她后的轩辕恒一用力,带离开宇文拓的怀中,他紧紧捏住元清凝的肩膀,黑眸黯然,他腾出一只手去拉住那铁链,而后用力一扯,强大的力道,让宇文拓蹙眉,额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半晌,他眼眸微阖,意识似乎开始涣散。

  “轩辕恒,不要我跟你动手!”

  元清凝转头怒视轩辕恒,但却怎么都挣不了他,于是她一狠心,魔笛一横,便与轩辕恒便打了起来,她用了十足的力道去攻击他,而轩辕恒也被她伤了,直到殷红的血顺着淌而下,似有冷汗顺着脸颊,蜿蜒而下。

  轩辕恒看着她,眉狠狠皱着,却是一动也不动,任元清凝的魔笛刺穿了他的口,他到了疼痛,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捏着元清凝的手,紧紧纠着。

  她就这样恨他么?刺得这样深,这样狠!

  赵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刚刚他不说话,只是为了让轩辕恒看清眼前的元清凝是什么样的人,可如今这一幕却教他失了神,轩辕恒竟那样任由元清凝刺,似乎连疼痛的觉都没有了,莫不是伤心会让人失去疼痛的觉吗?

  他从轩辕恒的神情中分明看到了绝望和撕裂般的痛楚,他懂,他的主子这辈子怕是都放不下这个子了,可这子却偏偏不是能与他携手一生的人。

  他上前一步,轻声说道“主子,你的伤?”

  然而,却被轩辕恒看了一眼,瞪了回去。

  过了许久,魔笛的力道似乎小了,当他低头的瞬间,却对上了元清凝那双乌黑的眼眸,眸深沉得厉害,他想说什么,却教那人先开了口“你若再敢伤他一分试试!”

  那声音淡淡的,轻轻的,却有着淡漠疏离的味道。

  “我倒是忘了,你练就了魔笛!”轩辕恒轻轻捂着自己的口,淡淡一笑,他道“桃夭,你若想救宇文拓,自废武功,只要你自废武功,我就把他中的毒的解药给你!”

  元清凝微微眯眼,想了许久,她怒视着轩辕恒“你当真会给无忧解药?!”

  “当真!”轩辕恒笑了笑“你该知道的,圣死后,解药只有我有,而且相思听命于我,你难道不知道吗?!”

  “好,我答应你!”元清凝咬牙道。

  而轩辕恒看着她,眸一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向宇文拓走去。

  “无忧…”一声低回如叹息的轻唤,带着入骨的相思在他耳边萦绕,这样的声音让原本意识已经涣散的宇文拓浑一震,他吃力抬头,红眸中印出一双黑亮的眸子,心忽而微微一痛。

  “无忧…为我坚持下去…”

  元清凝看着那背,伤口外,触目惊心。

  “阿凝,不哭…”苍白如纸的薄弯成淡淡的笑意,他低低唤着,背脊处的痛楚一波一波来袭,他挣扎着张开眼睛,他却看到一张遍布着泪痕的脸。以在棠过所。

  他缓缓伸手去,抹去她脸上的泪珠,角弯弯。

  “不哭…我没事…”

  听着那淡淡的声音,元清凝一时心神荡,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伸手去紧紧抱住了他,还住他的颈窝,她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去抱住,仿佛一松手,她的无忧就会消失不见…

  泪水,不受控制的淌下来…

  宇文拓轻轻一笑,惨白的脸上的笑容却显得美极,隔着服渐渐意,那沁凉的眼泪却好似如火般炙热,烫伤也刺痛了他的心。

  随即只见元清凝暗自下劲,随后噗的一声吐出了血,一声功力就此没了。

  魔笛也随之从他的手上掉落。

  “阿凝…”

  “我没事…”元清凝抬眸,看着宇文拓“无忧,我没事,真的!”随即她望向一旁的轩辕恒“解药!”

  轩辕恒看着她,随即从怀中将一个药瓶给了元清凝,元清凝看着那羊脂玉的瓶子,道“轩辕恒,若这是假的,我们死了,也会要你一同陪葬!”

  轩辕恒没有说话,只是捂着自己的口。

  元清凝则是将解药喂给了宇文拓吃了,两人眼中只有彼此,再也没有别人。

  “将他们拉开,带元清凝回!”轩辕恒看着这一幕,心好似被人狠狠剜去一块,他下令道,那群侍卫再度上前,这次却下足了劲去抓住元清凝,不再让她有逃的机会。

  只要悉皇上的人,都看得出,这次皇上是真的动怒了。

  “无忧…”元清凝看着宇文拓,声音带着凄凉的味道:“无忧…”

  指尖离那双干燥温暖的大手越发的远了,心中的痛楚便也加重了。

  “无忧——”

  泪水在她指尖远离那双手的瞬间,如同开闸的洪水汹涌而来,怎么都止不住。

  她哭喊着,带着撕心裂肺的哭声。

  宇文拓听着那哭喊声,缓慢抬头,他望着元清凝,轻声道“阿凝…不哭…等着我…”

  “好…我等着你…”元清凝哭着,泪水划过脸颊“我会一直都等着你…”宇文拓抿嘴,红眸晦暗如深,却带着掩不住的欣喜。

  “带走!”

  轩辕恒下命道,随后元清凝便被侍卫拉走,带到他边,他捏住元清凝的手腕,便往外走去,光照入他眼底,却怎么都无法照亮他眼底凝结的冰霜,还有一份噬骨的痛楚。

  渐渐地,宇文拓的影消失在元清凝的视线中,直到再也看不见。

  直到走了出去,元请凝看着一太监对轩辕恒说了一些话,她却看出了端倪来“轩辕恒,棠哥哥来了,是不是?”

  “看来你很在意他?”

  元清凝白了他一眼“朱雀神君,你难道连他也认不出来了么?!”

  “他是柏景棠,当年暗恋你的那只狐狸,我知道!”

  “你既知道,就该知道,我和棠哥哥究竟是什么关系了!”

  “自然是知道的!”轩辕恒笑了笑,又道“桃夭,你什么时候也能如此在意我呢?”

  “轩辕恒,你确定你待我真是么?”元清凝淡淡一笑“你待我却不过是个不真实的梦境而已,说你我,不过是场得不到的游戏罢了。在你心里的其实是另有其人吧!”

  笑了笑,却没有了声音。

  一直到后面几都没有再说话,后来,一个侍卫突然来抓她上城墙,好像是说,昭帝逃了,伤还没有好,就已经清除了西凉的七皇子和太后,其实他早知道太后和七皇子之间的事,不动声,只是不想打草惊蛇,也不想错,但一直叫瑞王监视他们,只待时机成!而今内已除,便急着领兵攻城,还有就是无双公子也带了门下一起攻城,如今漠北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宇文拓一袭白,领兵城下,他后的军队都整整齐齐的站在后,与城中的军队对峙。

  “叫轩辕恒出来见朕!”宇文拓看着城楼上的人,淡漠的说道。

  “昭帝,本将军不知道你再说什么,皇上从未抓走什么元清凝,还请昭帝以百姓为重,莫要让百姓再受战之苦!”

  “战?”宇文拓淡漠一笑“既然轩辕恒不敢出来见朕,那么今便休要怪朕!”

  宇文拓望着城楼脚下出来的军队,漫天的雪花弥漫了他的眼瞳,眯起美丽的眸子,目光中的纯净刹间消失,迸发出骇人的杀气,接着,他微微一笑,那笑却叫人遍体生寒,仿佛瞬间化为地狱修罗,散发出令人胆颤的震慑!

  “杀!”宇文拓薄微启,杀字刚落,整个人已经如同一颗星般冲了出去!

  不一会儿,那如雪的白已被鲜血染得赤红,如同绽放的花朵般在他的白袍上绽放,而他所到之处只有由血育成的红莲怒放!

  元清凝被轩辕恒带到了城楼,她静静站在城墙上,眸光看着远处的那人,那双墨眸。

  那双墨眸仍旧只需一眼,便能永久的沉陷下去…

  只是因为她,那双眸却是再也不能恢复到以前那般墨黑了。

  雪下得更大了,一片又一片,而下面的厮杀却还没停止,后面似乎又来了一对人马,元清凝远远望去,那人着一袭青长衫,一袭黑斗篷。

  那是柏景棠——

  她的眸垂了垂,宇文拓来是她预料之中的事,而柏景棠来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一生,她终究是负了那个男子。

  前世的棠哥哥,只是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都负了这个拿生命在她的男子,棠哥哥,你可知,我心悲,悲的是,你要的我从来都没有给过你,从来都没有。

  我的人,从来都是他,从来都是。

  “怎么,害怕了?”轩辕恒着元清凝,淡淡出声。

  “轩辕恒,你以为我这么不食人间烟火么?战争意味着血,谁都知道的,不是吗?”

  轩辕恒没再说话,只是看着下面的厮杀,宇文拓果然不一般,不会儿就到了城墙下,见这样一幕,轩辕恒眸中闪过一道恶毒之,嘴角浮现一抹讥笑“昭帝,她在我手上,你敢轻举妄动,我就立刻让她死无葬之死,想必当年她纵跳下悬崖的场面,你还记忆犹新的吧!”

  宇文拓深邃清幽的红眸微眯,眸中迸躬出骇人的寒芒,抑着心中绝顶的愤怒,寒声喝斥道:“轩辕恒,你到底想要怎样?!”

  轩辕恒眸中出怨毒的厉光,嘴角勾起一抹侧侧的笑,冷冷道:“凤珏,你该知道的,我要你死!”

  宇文拓的目光沉淀下来,冰芒一湛,寒入骨髓“是不是我死了,你就会放了她?”

  轩辕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尖锐的笑声响彻云霄,伴随着狂风中飞沙走石肆,那凄绝的笑声中夹杂着深刻入骨的恨意“你觉得呢?宇文拓,你死了,我就要元清凝一辈子陪在我边!”

  “轩辕恒,只要她心里有我,就算是死,又何足为憾?”

  轩辕恒听闻,眸晦暗,他掐住元清凝的脖子,力道之大,足以让元清凝的脸涨红:“若她死了呢?”

  元清凝微微蹙眉,呼有些困难,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手太过用力,她嘴角沁出一丝血迹,和另一边惨白的脸颊相比,格外的显眼。

  “阿凝…”

  “夭儿…”

  宇文拓和柏景棠的眼中分别迸出骇人的杀气,宇文拓抬头,眸中冷洌凌厉的目光闪动,冷声怒喝道“轩辕恒,不要伤害她,你若敢动她一,我宇文拓必将你极刑诛杀,碎尸万断,挫骨扬灰!”

  轩辕恒脸渐渐扭曲,勒着元清凝的颈项的力道加大,疼得元清凝的冷汗淋漓。

  柏景棠和宇文拓的心疼不已,却是没有办法上前一步。

  轩辕恒冷冷叫道:“昭帝,既然你这样在意她,我给你一个选择如何?你想救她,那就用你的命来换,为表诚意,你先砍了自己一只手吧!”

  元清凝被掐得透不过气来,脸真是惨白得可怕,痛苦的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单音“无忧…不要…不要…”

  宇文拓看到元清凝被掐得快没了气,心头如同被干刀万剐般的剧痛不巳,眸光陡然一沉,紧咬牙关,毅然决然道“好,我答应你!”

  “宇文拓,你疯了,就算你照做了,他也未必会放了夭儿!”

  “我只想要她好好的!”

  在这边争议的时候,轩辕恒却角一弯,笑的怨毒无比“昭帝,不舍得么?那我砍了她的手,如何呢?”言罢,他举刀对着元清凝的手“昭帝,莫要后悔才好呢!”17904112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一阵狂飓的血漫天,赤红一片,妖治绝艳,像是地狱的曼珠沙华一般凄绝,携着死亡的气息。

  天际都仿佛蒙上一层赤炼的妖红,染红了元清凝的视线,心头袭来一阵难以言喻的悲痛,像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汹涌水,将她整个人淹没。

  一只活生生的手臂,残忍而绝望的,被迫剥离了原本的体,不甘的坠落在地上,落地之时,其中的一颗手指,似乎是不舍的微微一颤。

  宇文拓迅速的点住手臂的几处大,止血,脸上扭曲的表情,已经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决然,那一刻,他抱着必死的决心,为了保全她的生命!

  元清凝发出嘶心裂肺的嘶喊,眼眶红裂,原本晶莹的眼泪,变成了凄绝的红,悲怆凄绝“不…”

  柏景棠俊目瞪大,瞳孔不断收缩着,心中仿佛受到猛烈的撞击般,被他刻骨铭心的觉悟,深深的震撼到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不在乎回报与否,不在乎是否能拥有,只是一心一意的为着心子,付出所有,以至于生命的最后一刻。

  “昭帝,你果然够狠,不管是前世的凤凰之王,还是今生的昭帝,你一样都是这样狠,只是你却永远对元清凝狠不起来!她便是你最致命的弱点!”

  他回头,看着在一旁的柏景棠“柏景棠,你两世,都为桃夭而活,我给你一个机会,让她永远记住你!”言罢,他丢下了一个锁链,锁链两边便是大钩“锁了自己的琵琶骨!”

  “不,棠哥哥,不要——”

  元清凝回眸看着柏景棠,眼眸中泪水轰然落下,看着那抹泪水,柏景棠忽而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值得了,夭儿,我本就为你而生,那么为你而死,又何足畏惧呢?

  “怎么?连你也怕死么?真遗憾,我还准备说,只要你锁了自己的琵琶骨,我便放了元清凝来着!”轩辕恒摇头地说道,很是遗憾的味道。

  “好,我做!”柏景棠咬牙道,随即捡起那锁链,在惊鸿青鸾等人的惊叫声中,将那东西狠狠扎入自己的后背,噗的一声,便出一口鲜血“轩辕恒,该你放人了!”

  而就在这时,一支冷箭向轩辕恒直直而来,那种声音在轩辕恒的耳朵里听起来格外的刺耳,他瑟一个回旋,便躲开了那冷箭,而那箭却刺穿了元清凝的肩胛骨,他看着已经站在眼前的人。

  而下面的两人,看着元清凝肩胛骨出的鲜血,怒不可遏。白的宇文拓愤怒的目光几乎要出火来,怒吼道:“轩辕恒,你该死!”

  而后元请凝趁着轩辕恒不注意的时候,自己便踩了他一脚,自己翻跳下了万丈城墙,下面却是有个男人接住了她,而随之跳下来的,还有轩辕恒,

  “阿凝——”

  那一瞬间宇文拓绽觉自己没有了呼,没有心跳,没有了没有。

  她踮起脚尖,纵而去,看着躺在地上的元请凝嘴角含笑,笑的是那么的绝望,他的心间慢慢被疼痛所蔓延开来,细细密密的,慢慢直至四肢百骸。

  “无忧…”元请凝笑了,漫天的雪花下,笑得竟是那样的美,美得不可思议。

  看着眼前的景象,元请凝转头,看着地尸横遍野,地雪花被染得通红。

  她转头看着宇文拓俊美的容颜上带着如修罗般嗜血的神,她累了,真的累了,她慢慢伸手,缓缓地环住了宇文拓的手,脸上带着绝美的笑靥。

  而战斗似乎已经接近尾声了,宇文尘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叛军和漠北的军队已经大致控制住了,唯有从下面从天而降的轩辕恒。

  “无忧,我想跟你在一起…”她的声音低低的,斜睨处,却已经看到了眼眸猩红,轩辕恒拿着长剑向他走来,她趁着宇文拓不注意,一个转,硬生生地接了轩辕恒一剑。

  “为什么?”轩辕恒看着自己的剑,看着那头的子大声咆哮着。随即自己子猛然一沉,凌厉的掌风,便将他震开了。

  “阿凝——”

  宇文拓抱住她,心痛到不能自己。

  元请凝看向轩辕恒,淡淡的笑了“轩辕恒,要杀宇文拓也该是我杀,何时轮到你来杀?”

  “不——”轩辕恒怔怔地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恍惚间看到皮肤下长出锐刺,从皮肤相连的地方,深深地扎进里。

  那或许就是一种由而生的恨意。

  “元请凝,这一切都还没结束,都还没结束,还没结束!”他走了上前去“桃夭,你也曾经过我的,是不是?”

  “从未!”元请凝淡淡地说道。

  “你撒谎——”

  轩辕恒受不了打击,猛然一推,却被宇文拓一掌震开了,他受伤倒地,随即被宇文尘带来的人给抓住了。

  天地间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雪又开始渐渐地飘洒。

  宇文拓低下头,看着宁静脆弱如初生婴儿的元请凝,轻声说道:“阿凝…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是恨不得我死么?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还要来…”

  “你是我的夫君,你欠我的都还没还清,我怎可让你轻易死去?更何况,这天下之主,除了我夫君能做,其余的人,配么?”元请凝乌黑的眼珠无声地转动着,她全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连说话的力气好像都没有。

  可是她的眼眸中依然有着温和的笑意,就像是里温暖和煦的光一样。

  雪白的雪花在她周边飞舞,那样的光亮明亮耀眼,在元请凝乌黑的瞳眸上无声转…

  她的体仿佛正在一点点变成透明,一点点地…

  仿佛被万前道光芒穿头了…

  “阿凝,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要你,我只想要你,你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宇文拓心痛如绞,他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我只想要你,就如当初说得那样,一世长安…”

  “来不及了…”更多的血从元请凝的嘴角渗出,她望着雪白的天地,忽然觉得这样美的场景,以前,以前他们也曾在一起见过。

  她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很好了,有自己的人,也有自己的人。

  虽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可她却无悔了。

  “无忧,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

  “阿凝…”

  柏景棠走了上前去,看着桃夭,立即便大吼道“还不赶紧送去看大夫,你愣着干吗!”

  于是宇文拓抱着元请凝赶紧就去看大夫了,经过抢救,元请凝救了回来,因为失血过多,但是仍在昏中,而柏景棠则是带着浅落离开了,回去南海宁家了,他待浅落也好了些,而雪鸢始不肯原谅老十,所以始终没能在一起。

  夜幕渐渐降临,桃夭殿内烛火摇曳。

  静静的殿内,动着如水般的静静的光芒。

  宇文拓站在走廊上,看着凄凉的月光,看着远处,阿凝,你要什么时候才醒来。

  已经一个月了。

  你要什么时候醒来呢?

  顿了顿,他才转进去,他知道,阿凝一定是等他等急了。

  朦胧月下,一切仿佛都是当年模样。只要轻轻掀开那面毡帘,屋子里的热气就会面扑来,然后,会看到她穿着墨绿裙,戴着狐狸围脖,抬头看见他,她会放下手中的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问:“忙完了?”

  他站在门口,好像已经痴了。

  这面毡帘掀开,里面真的有玉人如旧吗?

  “阿凝…”他低低在门外,唤在这个在梦里千回百转的名字,头轻轻地抵在门框上,眸中似有泪意。

  她仿佛立在他心尖上最柔软最酸楚的一块位置,每次轻轻一转念,眼眶便忍不住润。

  阿凝,你会醒来么?会醒来等着我回来么?

  一颗心如在云雾,全无着力处,他的手轻颤,伸向毡帘,慢慢掀开。

  他轻轻闭上眼睛。

  毡帘掀起,热气微微地扑上来,里面仿佛有一抹绿意,抬头向他微微一笑,搁下笔,问:“忙完了?”

  看着那人的瞬间,他都呆住了,他站在原地,然后只见那人上来了“无忧,我等你好久了!”1d7G0。

  “阿凝…”

  “无忧,我醒了,你不兴么?”

  “不,我很开心,阿凝,我们以后都不分开了,好不好?”

  “好!”“前几天,柏景棠来信了,他带着浅落出去游玩了,让你别担心!”

  “嗯,无忧,我晓得了!”

  “阿凝…”

  “怎么了?”

  “我你,我以前,死都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可我现在想说给你听,这辈子,除了你,我再也不会喜上别人了!”

  “我知道!”

  屋内相拥的两人是那样的和谐,那样的美好。

  正如他们说的那样,一世长安。 wWW.n6XS.coM
上一章   妖孽横行,毒妃不好惹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妖孽横行,毒妃不好惹》是一本完本尊宝国际娱乐,完结小说妖孽横行,毒妃不好惹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妖孽横行,毒妃不好惹的免费尊宝国际娱乐,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尊宝国际娱乐”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