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宝国际娱乐

小菱奇遇记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逆流小说网
逆流小说网 尊宝国际娱乐 武侠小说 尊宝国际娱乐APP下载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尊宝国际手机登录首页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斗破苍穹 妻妾成群 周公解梦 盗墓笔记 倾世狂妃 暖味生活 修仙狂徒 庶女攻略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极品家丁 御赐痞妃 凡人修仙 百炼成仙 武动乾坤 绝世唐门 野媚乡春 偷香猎人 一路高升 乡野痞医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逆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菱奇遇记  作者:艺云天 书号:45065 更新时间:2018-4-8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他出惋惜的神,我能受到他的心情。{龙坛书网"longtanshuw" >longtanshuw}

  施御医盯着我,沉默了一会儿道:“小林,等北地事情了结,你回去营地,大有可作为的时候。”

  “将军大人并未看走眼。”

  “您过奖了。”

  他望着我迟疑后道:“小林,我还是想说。。。”

  “其实这一趟来,任务达成不易。”

  他眼神复杂地望着我道:“将军他不在这里,并不了解这里的局面。”

  施御医望着我继续道:“虽然能找到机会,但国师大人非等闲之辈。”

  “我一路跟过来的,多少会知道一些。”

  他这几句话,应该是发自肺腑的真言了。

  我心中闪过念头,望着他低声道:“来之前我想得非常明白了。”

  顿了顿,我看向他继续道:“真要遇上变数的话,您不用替我觉得可惜。”

  施御医跟我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困惑。

  “我真的是想清楚才来的,”我出笑容,神情专注地看着他,语气诚恳地道“我很肯定自己的选择。”

  这一点毋庸置疑,哪件事没有风险呢?!

  到了今天,我自问可以接受了。

  。。。我必须留在这里静待施御医说的时机。

  傍晚时分,营地前线的士兵传信而至。

  说是今晚那几名去了一线充当军医的御医得留在那里。

  我正在灯下翻看施御医带来的医书。

  送信的人则是当着我的面跟我待的口信。

  施御医外出回来,听到消息之后对着我道:“北地镇那边调集来了军粮。”

  我一愣,忽然间想到听闻的营地粮囤被烧毁一事。

  在大战前运送而至的粮食,算是帝想出的应急的措施么?

  顾绮梅早就先一步被派至一线处理相关事宜,还有顾家那位执掌大营的将军!

  没等我多想,施御医对我接着道:“小林,消息突然,今晚我需要要跟咱们的人碰面,还得尽快将消息传递出去。”

  他忧心忡忡地道:“眼前于他们是有利的局面,可对于公主那边无疑是增加了进攻的难度。。。”

  我脑中再次闪过念头,看向他问道:“是一样走地下通道过去?”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于这件事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

  我只能理解成地下暗道的设置是那边多年以前就在筹谋的结果。

  换句话说,由来已久。

  我知晓那位公主被派去领地不是一两天了。

  或许从离开国都城伊始,在她的计划中就有了即将到来的这场大战。

  。。。营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傍晚就有士兵替我们这里送来了餐食。

  他们不清楚一线那边的消息,只当几人都会回来,包括施御医在内。

  因此,送来的吃食远比我的一人份要多得多。

  搁在眼下缺药材缺存粮的一线,真可以算得上是一顿奢侈的晚饭了。

  当然,吃什么都不重要,对于现在的我来说。

  我在小桌边吃掉了其中一部分,入口味同嚼蜡。

  我时不时地会抬起头看一眼营帐内点着的灯火。

  隔着距离,听不到溪水岸边另一侧的动静。

  施御医提醒过我,甚至可以说是警告过我,不要再在这一带随意走动。

  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

  眼下,他人不在这里。

  假使我是自己一人出去,一旦碰上夜里的巡卫将我堵截,实在是很难将话说得清楚。

  。。。听到远处的脚步声,我从营帐里出来,刚才。。。像是有一行人朝着眼下我所在的位置来了。

  我疑心是自己的错觉,心中暗道就到了门口看一眼,确认一遍就行。

  远远地,从山林间的小路穿行而来的确实是一堆人。

  我站在树下观望,待听到队伍中的对话声,猛然间意识到是帝过来。

  那一刻,我立马折返了回去。

  等到了营帐内,我甚至连灯火都吹熄灭了。

  夜已深了,帝她这会儿来是为何目的?

  我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是判断失误。

  帝要连夜过来,怎么可能是到我住的营帐这里,她肯定知晓那几个人都留在一线了。

  这会儿,她要去的肯定是溪水对岸的营帐啊!还是深夜造访!

  思量至此,我心中矛盾。

  一方面我在告诉我自己,最好能知道她们的动静。

  另一方面我又在提醒我自己,千万要记得施御医的话。

  一旦出去撞见了帝跟她边的人,到时候我要怎么圆谎呢?!

  两种念头轮在心中闪过,最终我还是选择自己躺在了临时安顿的铺上一动不动的。

  只是耳朵努力捕捉那个方向传来的所有声音。

  不过这件事于我而言,也是很徒劳的。

  周遭掠过的风声,溪水经的声响,织在一起,加上自己心绪不宁,没办法安静下来仔细去想。

  要论锐度绝对连当初在北地镇的宅院里住着的时候都及不上!

  。。。月上中天。

  在黑暗中我睁大了眼睛,还是努力倾听着远处的动静。

  直到那一行人的脚步声,隐约传来,接着慢慢远去,全程我都在努力听着。

  风吹过外头的大树,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重新点燃了营帐内小桌上的灯火。

  视线在帐内扫了一圈,我的目光停留在了先前整理过的架子上。

  从架子上层取下先前看过半册的医书,外头隐约传来声响。

  我已经习惯了周遭那些让我心思混的动静,此刻提醒自己不要在意。

  。。。我趴在桌上,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梦中恍惚间浮现出悉的影。

  潜意识里知道帝一行人其实已经离开了。

  话说,她深夜来这一趟,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却不清楚。

  施御医一直都没有回来,去往暗道跟公主那边的人碰面传信。

  。。。帝从林中小路穿行而过,脑中回想着之前碰面的场景,角紧紧地抿着。

  等前方出现神情焦灼等待的官,她的视线才集中到了那人的上。

  “陛下,国师大人怎么说?”

  帝看向等得有点着急的官道:“已经碰过面了。”

  她沉声道:“山中先锋营调集来的那批人,算是最近才入王师的,等战事一起,他们先上战场。”

  “陛下,这批人训练的时尚且很短,虽然其中也有调集过去的人手,总归生疏了些,是否。。。”

  官思量着,带着几分犹豫地接续道:“陛下是打算让顾将军直接领兵么?”

  “有顾将军在,肯定万无一失的。”

  好比是营地将士的定心丸,有顾家这位大姐在,最糟糕的局面都可以从容面对。

  帝摇头道:“先前有句话你说对了。”

  她朝着远处的营地看了一眼,停顿了片刻才接续道:“那支队伍中的人事复杂。”

  帝沉声道:“要让年轻的将领调拨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不过,也不用顾将军亲自上场,底下不是还有几名她极力推荐的小将?给他们一个历练的机会。”

  官站在一旁,眼角的余光飞快地打量了跟随帝回来的侍从一眼。

  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了几分讯息。

  她闻言还是点了点头,随后听到帝语气淡定地道:“事情肯定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不过以往咱们养成的习惯,总觉得初战便告捷才能振奋士气,但是这一次国师大人有不同的意见,还是保留几分,探探对方的底再说。”

  。。。到达驻扎的大营内,灯火通明。

  帝走进去,瞧见一排等候的人,蹙眉看了他们一眼。

  随后,她径直走到桌边,转回头的时候目光接连从营帐内等候的那些人的脸上扫过。

  其中有几个,见过不止一次面,帝自然是有印象的。

  顾将军上前一步,望着她沉声道“陛下,定在明上午?”

  其余人等神情专注地望着帝,都在等待一个答案。

  要说刚才那一趟,不过是帝跟国师最终整合了意见,定出执行的计划而已。

  顾将军代表大家提出的问题,是眼下他们最想知道的事情。

  看清楚营帐中那些人各异的神帝招手示意他们靠近些,随后语气和缓地道:“召集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

  。。。“陛下!”

  底下有人听完计划,看向帝略微提了几分音量道:“先锋营那些人恐怕缺乏作战的经验,派他们前往的话。。。”

  闻言,帝听出他话语中的迟疑,待看向周围人的神,知道心中存疑的不止一人。

  于是,她语气决断地道:“先锋营不都是新近入王师的士兵,一样有别处调集来的老兵。”

  她神情冷淡地道:“那些人难道也跟朕说丝毫没有经验?”

  在帝看来,国师提出的方案可行。

  早在探望他时候,心中已经笃定了。

  又不是找这些人来商议是否派遣的意见,而是要他们完善目前的计划!

  帝打量了他一眼,语气平静地道:“决定了!现在商议带先锋营的将领人选!”

  她伸出手指叩击了几下桌面,提醒那些人集中神。

  。。。利刃划破营帐的声音,让黑暗中的我倏然睁开了眼睛。

  我虽然困倦,可是眼下所在的位置不一样,始终怀着几分警醒在的。

  尤其是遇到危险的时刻,人的本能促使我一瞬间清醒。

  我飞快起,待看清楚营帐划破的一角,月光透进来的时候,猛然间意识到营帐外有人。

  我随手抓起包袱中的那把匕首。

  眼下我带着的唯一能防的东西,不过是那把匕首而已!

  从营帐内追出去的那一刻,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谁来找御医呢?

  是的,我丝毫没觉得夜袭的人会是来找我的,脑中转过的就是这个念头。

  。。。我停在了林间的大树下。

  没隔多久,不远处忽然掠过的黑影完全引住了我的视线。

  紧接着,待我看清楚那人行进的方向,居然是往溪水对岸而去。

  一刹那,我疑窦丛生,夜晚的巡卫呢?

  总不能是帝来了一趟之后,将溪水岸旁以及浮桥一带巡视的护卫都给带走了吧?

  她清空了场地?!怎么听起来那么违和呢?

  然而浮桥边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是事实。

  我看清黑影朝着营帐驻扎的位置急掠而去,险些没叫出声来。

  脑中一片空白,行动力却更快!

  。。。“站住!”

  前方影有一刹那的迟疑,下一刻,他倏然变了方向,往营帐北侧的林子跑了。

  我又惊又怕,看清楚营帐内还亮着灯火。

  然而那说明不了什么,因为哪怕是在白天,云楚所在的地方始终是亮着的。

  停留在营帐前,我咬了咬牙,手几乎是颤抖着拉开了营帐的帐帘。

  让我惊骇的是,此刻的营帐内居然空无一人。

  什么意思?

  帝临走的时候,将云楚也一并带走了,他们一块儿离开了?

  我愣怔地站在空无一人的营帐内,灯火下甚至能闻到悉的气息。

  不可能,完全不会!

  。。。听到树林的道上再次传来响声。

  我终于回过神,心中一惊,忽然间意识到恐怕预到了不太对劲。

  云楚出去了?

  这么说,刚才改换线路的夜袭者是猜到了或者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

  来不及多想,我沿着营帐北侧的林中小道追了过去。

  巡夜的卫队。。。那些人哪里去了?!

  怎么会任由云楚处在危险的境地,那些人却一个都瞧不见呢?!

  。。。碰上了可就说不清!

  我冲进林子没多久,沿着溪水蜿蜒的岸边一路直追。

  忽然间再次听到杂的脚步声,隐约居然有巡卫的问答。

  “哪里去了?人呢?”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眼下我跟他们的距离不远,一旦碰上了,我就是浑张嘴都说不清了!

  情况紧急,我当机立断,脑中猛然浮现当初傲娇少年带着我过林中陷阱的场景。

  下一刻,我攀附到了树上,将自己的影藏在了枝叶间。

  居临下,位置更容易看清楚林中附近一片的情形。

  等我瞧见两名巡卫跑过来的影的时候,我不禁屏住了呼

  他们并未多停留,顺着跟我相反的另一个方向追踪过去了。

  我凝神细听,片刻后从树上下来。

  。。。目前的情形,必然得尽快做出下一步判断。

  可是据目前已经知道的讯息,跟我追踪的路线,我坚持觉得自己的方向绝对没有错!

  那个黑的夜袭者分明是往北地界而去。

  我稍稍迟疑,终于下定决心,继续往前。

  。。。溪水沿着山势淌。

  一路蜿蜒,我听着水声跟林间风声杂,一直往前走着。

  前方的地形却越来越难走,甚至到了一片灌木丛中,我继续追踪。

  这一片位置还在背的山面,灌木林中滑泥泞。

  在我心生茫,几乎决定要放弃了,改换线路折返回去的时刻,前方再次传来动静!

  我一下子来了神,加快速度从灌木林中奔跑过去。

  前方出了灌木林,隐约有水声响起。

  这一带是接近溪温泉的水源地了么?

  我脑中突然浮现出这个念头,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夜袭者选择的地点怎么会慢慢跟营地拉开了距离呢?

  可是云楚分明不在营帐中,我只想知道这个夜里,他去了哪里?

  。。。前方的道路越来越难走,我再次生了疑惑,这条路是不是不对?

  我一次次问自己,却连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要继续往前追踪。

  沿着山坡间的林中小道跑了过去。

  我分明听到水声传来的位置。

  我站在原地稍稍停顿了一下,刹那间辨明了方向,是瀑布的声音。

  我飞快地穿过林子,直到眼前豁然开朗,被月光照亮的水面猝不及防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放慢速度,小心翼翼朝前走了几步,随后沿着山崖一侧陡峭的小路一点点移动。

  一直到水边的岸上。

  这一处山崖不,一侧是瀑布。

  我在水岸的一块石头上,月光映照水面,波光粼粼的,可惜照不清我现在的模样。

  低头看着水面,我逐渐平复了呼

  周遭的风声好像是在刹那间静止的!

  我的视线掠过前方,整个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小菱儿。”

  我捂住眼睛,深了一口气,摇头道:“你不要过来。”

  月华映照下,照面的刹那,他清澈的双眸凝视着我。

  那双眸子深邃到仿佛有勾魂摄魄的魔力,然而我很快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我完全不想面对他!

  从来都知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眼前这一幕场景何尝不是呢?

  “你确定?好,那我先不过来。”

  我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我其实想过无数回跟他再重逢的场景。

  然而这一刻,我竟然有些害怕!

  他在原地站定,我却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

  一路追踪到了这里,此刻我有多狼狈。

  可是眼前人却一如既往,仿佛我跟他之间长久的分离从来都未曾有过。

  这种觉,让人觉得非常非常。。。委屈。

  目光已经模糊了,可是我还在下意识地朝后退却。

  连我自己都解释不清那一刻的举动,我只是很想逃。。。

  “小菱儿!”

  失重的觉,整个人被水包围住的时刻。。。我只有一个念头,真是太狼狈了!

  。。。马车颠簸,我负气转过头,就是不愿意拿正脸对着他。

  上火辣辣的觉到了这一刻还没消去。

  刚才赶车的那名暗卫瞧见我的时候,尴尬转过头的样子窘得我简直想找个地钻进去。

  回头对上某人笑意盈盈的眼神,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下一刻,子一轻,被他抱起来搁在了膝上。

  我依旧不愿意面对他,整个人都埋在了他的前。

  稍后,我听见他低下头在我耳边低声道:“还带着匕首来的。。。你想做什么?嗯。。。”

  我头都没抬起来,输人不输阵,咬牙低声道:“奉命来杀你的!”

  倚靠着的影有一瞬间的凝滞,随后,某人俯低子亲了一口我的脸颊。

  他靠近我耳边轻声道:“小菱儿,你想几时动手?”

  “你可以慢慢地想,仔细地想,想好了再动手,好不好。。。”

  。。。马车沿着崎岖的山道行走中,我能觉得出来。

  脑子里闪现我努力记忆的地形图。

  “小菱儿,不用想了,就是往山中走。”

  “若是困了,先睡上一觉,等醒了再说。”

  云楚微凉的手轻轻拂过我的额头。

  我糊糊的想到,这人该不会是又用了手段。

  好端端的,我怎么忽然间会那么困呢?!

  。。。醒来之时,顿觉山中寒气冻人。

  可我睁开眼寻找的时候,云楚并不在马车中。

  我慌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才瞧见他正站在不远处的位置跟暗卫谈。

  山风面吹来,吹散山间的雾霭。

  我惊讶的发现我们现在的方位,居然处在一处山崖上方的通道出口处。

  若再往前,要不是有山石阻挡,肯定是要摔下山去的。

  反观马车行驶而来的通道,宽敞到足以容纳车子经过,出乎人的意料。

  。。。“小菱儿,还记得在将军府教你的推演么?”

  面对上云楚的目光,有种不真实的晕眩的觉,我定了定神才找回了自己的思路。

  “有些模糊了,不过重要的环节还是印象深刻。”

  “整个北地战场,此处位置最佳,正是观摩实景最好的时候。”

  “等等,你,你在说什么?云楚?!”

  云楚转,负手而立道:“这一场仗,迟早的事情,不过正好可以作为给小菱儿的一堂课。”

  “你要仔细看着,认真看着,会在此处停留三。”

  “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整个北地战场。。。我。。。

  。。。马车穿行山通道,不得不说这条路线是我长这么大走过的最宽敞的山通道了,问题在于它看着似乎是天然形成的,并不是人工力量。

  出了山通道,沿着山路一直走着。

  我被他抱在怀里,翻阅着一本北地战事相关的册子。

  “你是几时写下这些的?”

  带着轻微凉意的温热气息缓缓贴近我的耳畔:“早在中的时候。”

  这人真是。。。我到底该说什么好呢?

  然而当前方拦截马车的队伍出现的时刻,我从他膝上下来,开车帘看去。

  轻易地在那一行人中找到了我家的腹黑师兄。

  下一秒我的视线忽然间凝滞了

  跟他们一块儿来的偏偏还有一个人。

  我呆怔地望着那个跟随人群走来的影,下一刻尚且来不及等马车停稳,就从车上跳了下去。

  “小菱儿!”

  后云楚的声音,还有若干暗卫,还有我家的腹黑师兄,一大群人亲眼见到我奔向一个他们完全不明白情况的人。

  我一路狂奔到了他的面前。

  对上他同样震惊的眼神,我伸手缓缓碰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我,神情有些悉,也有些陌生。

  一开口却是我悉的声音:“小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需要清楚一件事,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这个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他跟我曾经的队友长得一模一样。”

  。。。半个月后,我沿着山道缓缓上前攀登。

  这里是银之国跟西兰界的位置。

  月前因为暗卫将受困于山中密室解救出来的傲娇少年的真容突然展现在了我的眼前,以至于跟随云楚行走的路线临时发生了变化。

  我需要明白不可思议的地方。

  为什么傲娇少年的真容跟我曾经的队友周一鸣长得一模一样。

  藏地雪山崩塌的场景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场景。

  花了时间确定这人的真实份,确定他并不是记忆中的队友同样穿越而来。

  。。。山脚下,墨言拦住了我的去路。

  “殉玉阁将你带离北地镇,结果你用尽心机,依然找到接近我家公子的机会。”

  我气愤地望着他,竭力按捺住情绪道:“约定在先,你凭什么拦阻?”

  “上山的路只有这一条,公子在山上停留,是等不到你,迟几自然会离开的,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

  我跟他僵持了许久,终究转离开。

  心知上山的路程必然还有阻挡,不如另辟蹊径。

  我就不信上山的路只有眼前这一条。

  要说最容易的走的是这条还差不多。

  。。。我实在是低估了攀爬这处山崖的难度。

  等我竭尽全力攀爬上去,期间几次差点掉下山去终于到达山顶附近的时候,远远瞧见飞檐一角的刹那,我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每走一步,心跳就快了一拍,视线始终不敢转移。

  直到我出现在某人眼前,上他惊讶的眼神,下一刻,不管不顾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去。

  “云楚!”

  “小菱儿,怎么会。。。”

  那一刻,脑中浮现的是当初在他站立在船头,望着水中的我,突然间摘下了斗笠。。。我被他容颜震撼到的场景。

  反正,在他面前,早就不是第一回这么狼狈了。

  ps:全到此完结,后续若有番外,会放在作品的相关章节,以免费形式送出。谢多年支持,谢连载期间的几位编辑,多谢大家: Www.N6xs.COm
上一章   小菱奇遇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小菱奇遇记》是一本完本穿越小说,完结小说小菱奇遇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n6xs.com)立场无关,更多类似小菱奇遇记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逆流小说网的“完结穿越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尊宝国际娱乐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优发娱乐官网亚虎国际官网亚虎国际官网梦之城娱乐城
尊宝国际娱乐尊宝国际娱乐APP尊宝国际手机首页齐乐娱乐
优发娱乐官网齐乐娱乐网优发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城